美丽的草原,恐怖的木虱

2014年6月3日 | 分类: 旅游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2,657 浏览
字体 -

 

如果你打算来加拿大草原旅游,又怕染上莱姆病(Lyme Disease)的风险,那么,建议你最好能避开4月中至6月底这段时间,因为此时草原上冰雪消融,乍暖还寒,空气阴冷又潮湿,正是本地特有的木虱疯狂肆虐的时候。这种木虱既不同于跳蚤,也不同于虱子,它与国内某些树木上的菌类木虱更不是同类。尽管它有个正式的学名叫“蜱”(念皮),英文的通俗名是“美洲狗虱”(American Dog Tick),但草原居民都习惯称它“木虱”(Wood Tick),所以我就把它翻译成“木虱”。

木虱原本寄生在野鹿身上,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移居到家狗身上。人们常说亚洲的人瘦夏,可加拿大草原的家狗瘦春,因为每到春天,草原上的家狗们浑身爬满了木虱,闹得它们整天坐在地上不停地用嘴咬自己。别看这种寄生虫既不会飞,也不会跳,可吸血的功夫了得。它们饿肚子的时候也就火柴头般大小,喝饱了血后竟有指甲盖那么大,跟胖蜘蛛似的。我在自家的两条狗身上看见过这种景象,当时我还以为狗身上长出了黑葡萄呢。

除了狗身上以外,鸟类的身体,高枯草堆,灌木丛,还有小树林等处,也是木虱偏爱的蛰居所在。春游踏青,野田植树,草地玩耍,都容易招惹到木虱。而一旦沾染上身,带进家里,很快就全家沦陷。最严重时,家里的衣柜里、沙发上、床单上、枕头上到处都有木虱在爬行。草原省春季大风天气多,强风劲吹,木虱更是随风飘荡,无处不在,即使你关门家中坐,“虱”也会从天上来,不论城市乡村,概莫能外。

我第一次看见木虱就是在里加纳的家里。当时我并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还以为是地下室地板下面藏着的湿地小虫。后来见它们登鼻子上脸,竟然敢在人身上探索与发现,就感觉它们不是等闲之辈。买了农场以后,我试着活捉一只装在瓶子里,带到庄上问卖地给我们的老场主,这才知道木虱的名字和它们的能耐。

木虱身体扁圆滑溜,爪子带齿,附着力极强,虽然爬行速度不快,但却很容易粘附到人身上,从裤脚、袖口或领口爬入人体内。脖子、耳根、胳膊肘、膝盖弯、头发、踝骨还有肚脐眼,都是木虱最喜欢隐介藏形的部位。由于人的感觉灵敏,稍有动静马上就会察觉到,而且人会以最快的速度将它捉拿归案,所以,它们很少有机会吸吮人血。从目前卫生部门侦测、调查和研究的结果看,木虱除了能传播某些细菌,导致莱姆病以外,还没有发现它们有别的作恶表现。所以说,木虱对人并无大的直接危害。

尽管如此,它们在人身上簌簌爬过的那种滋味,加上它们曾是鹿、狗身上寄生虫的联想,感觉上的瘆人,比视觉上的刺激人和恶心人要厉害得多。去年春天的一个早晨,我醒来时觉得右眼睑上有异物,就本能地想把它摘下,可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因为不痛也不痒,又捋不下任何东西,所以,我就以为是春困导致的干涩,或者是上火引起的炎肿。吃过早饭,我正准备出门剪草,忽然感觉右眼上有东西在动,吓得我赶紧跑去卫生间对着镜子查看。天啦,居然是一只木虱叮在上眼睑上!木虱的身子本来就扁,侧面对着你根本看不出,要是它不动弹,就是在我眼睛里藏一年,我也发现不了。当我连着几根睫毛扯出它来时,灵魂都恨不得出窍了才好。

530日-610日,国内好友一家三口来我农庄小驻。我们每天几乎都是扪虱而谈,扪虱而饮。朋友是个风雅人,他把李清照的词句改作“此虫无计可消除,才下额头,又上肩头”。我当时就递给他一把袖珍剪刀,示意他将捉到的木虱“一剪‘没’”。朋友的儿子是个大小伙,白天开了一整天车,晚上本想睡个好觉,可那爬行的吃货却让他春眠难入睡,男儿起彷徨。朋友的太太是卫生系统的官儿,面对如此灾情,她不无怨愤地说道:“没想到加拿大这样的发达国家,卫生居然还有死角!”我笑着解嘲说:“人卫不如天卫啊。”

在给他们饯行的饭桌上,我朋友不解地问我,草原省春天有这么多木虱作祟,那本地人怎么活呀?我说:“孩子们扪虱而玩,大人们扪虱而作,老师们扪虱而教,学生们扪虱而学。”一阵欢笑过后,朋友的太太接过我的话茬风趣地说道,以后要是遇着谁敢在你这里虚夸自己定性好,风动旗动心不动的,你就捉一只木虱放他身上,保准他五心不定,六根挪位。谁要是敢张狂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你也捉一只放他身上,我看他崩的比泰山还高!至于那些经常吟咏“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小资,你只要让他们看一眼木虱的样子,恐怕他们就一头栽到水里去了。

本地人虽然不像我说的那样夸张,但他们面对虱灾也不见得有多淡定。我女儿的几个本地同学,周末和放学后经常来家里的Sun Room玩。小姑娘们天真烂漫,笑声跟天使一样,我在外面干活,老远就能听见。木虱横行的日子,我常听见有“What”、“Horrible”、“So Creepy”的声音从她们那里发出,那一惊一乍的情形,好像有人脖子突然断了,脑袋掉到了地上。

草原木虱还有一个可恶的秉性,就是它们叮在你的皮肤上,就像瓷砖或马赛克贴在墙上一样紧密结实,你想用干燥的手指逮住它们,根本没门。西人专家建议用钳子,可谁会随时随地随身备个钳子呢?我就是唾沫染指,用力一掐,抠出来往坚硬的桌面上一放,再用铁锤照准一击,将其击为齑粉。木虱又扁又圆又滑,外星人的UFO可能就是由它“仿生”而来。对这样的尤物,我以天下之至拙,胜天下之至巧。

值得庆幸的是,尽管草原木虱听起来让人心寒、胆寒,骨麻、肉麻,但它们害怕炎热,气温升高以后,随即就不见了踪影,而这时你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前来,领略我们草原的大气磅礴和美丽多姿了。

1.jpg

2.jpg

3.jpg

4.jpg

木虱 001_副本.jpg

 

5.jpg

原载《萨省报》第六十六期第九版“文化草原”栏目。

分享博文至:

13 条评论

  1. 不敢来了。夏天不是还有 deer flies 吗

    一目 [ 评论 @ 2014年6月3日 09:39 # ]
  2. 南非有一种专门杀Tick的药水,兽医站的后院,总是有专门用来给狗洗“虱澡”的大缸,药水搅入放满水的巨型洗澡盆里,然后让大狗跳进去,小狗抱着沾水,狗浑身湿透,再跳出来。狗身上的虱子受到药水刺激立刻进行虱生最后一次狂吸,狗们在院子里痒得绕圈跑,满地打滚。然后把狗带回家。狗虱会当天开始慢慢掉落。肆虐季节,需要一周洗一次。这种Tick和你照片里的那个非常相似,习性也一样,但似乎不往人类身上发展。估计是表亲

    豆一 [ 评论 @ 2014年6月3日 09:46 # ]
  3. (估计上个留言太长,后边话没说完)这篇文幽默风趣,有张有弛,引经据典见功夫。好看。

    豆一 [ 评论 @ 2014年6月3日 09:57 # ]
  4. 一目:不用怕呀,气温升高它们就没了。今年气温骤升,现在就已经没了。

    豆一:谢谢夸奖并介绍南非表亲,我们这里也有那些药水,但不管用,除非用直升机大面积喷洒灭虫剂,可萨省穷啊。

    农家苦 [ 评论 @ 2014年6月3日 10:34 # ]
  5. 有点怕!你真得拥有了乡村人生,而且你还拍了照,也对,这样你再不会忘记这段日子~~

    olive tree [ 评论 @ 2014年6月3日 11:21 # ]
  6. 在国内时到鹿场,被这类动物咬了,到医院叫医生挖去了黄豆大的一块肉。当时担心该动物传播脑灰质炎疾病。这小动物应为深林草蜱。

    春风古道 [ 评论 @ 2014年6月3日 11:43 # ]
  7. 小树:无限风光在险峰。这“险峰”也不都是高处,草原虱子窝也算一种。

    春风古道:看来还是国内的“土鳖”狠啊,咬到挖肉^_^。谢谢关注并推波助澜!

    农家苦 [ 评论 @ 2014年6月3日 12:01 # ]
  8. 我有点紧张这样的小东西。要用榔头消灭他们?

    ——是的,靠指甲根本弄不死它们,锤子最好使。

    蓝馨 [ 评论 @ 2014年6月3日 12:23 # ]
  9. 谢谢这样的信息让大家知道真好! 谢谢!

    ——注意避开时间段即可,不必因“虱”止步哟。谢谢!

    枫云 [ 评论 @ 2014年6月3日 18:07 # ]
  10. 你也可以吃它呀,活吃,下酒,沾醋吃都行,最后见了你就躲

    ——有时候手上抓了好几只,没地方放,怕它们跑了,就只好吃下它们,再喝一口伏特加,感觉跟吃了仙丹似的。

    aalways [ 评论 @ 2014年6月3日 20:45 # ]
1 | 2 »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