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 的存档信息

喜新厌旧读诗经(下)

2014年6月17日 | 分类: 日志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333 浏览

  本篇涉及到另一个重要的民生植物——葛。别名:葛藤、葛条、葛麻、粉葛、甘葛。学名:Pueraria lobata(Willd.)Ohwi。古代主要用葛的纤维织布,做成夏天穿的衣服。也有用葛藤的地下块根磨粉做粉丝、粉条的。葛根是一味中药,可以清热解毒。生炒葛花还能够解酒,所谓“葛花满地可消酒”。现代一般将葛根用做保健品原料,药食两用。广西藤县有三万亩规模的国家级葛藤种… (阅读全文)

偷性?偷情?偷人?

2014年6月16日 | 分类: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2,763 浏览

但凡有点烹饪常识的人都知道,饺子、馄饨、韭菜盒,这三样美食是不能一锅煮的,它们虽然都是面皮夹馅,但在吃货们眼中、口中和心中的地位、风味及趣味还是有所区别的。同样,偷性、偷情、偷人三种婚外不轨行为,也不能都以偷香窃玉、红杏出墙笼而统之;它们既有层次与境界的差异,又有身份和地位的不同,甚至男女都不一样。 一般来说,“偷性”的行为大多发生在乡村民间。城市里… (阅读全文)

中国凌霄与美国凌霄的区别

2014年6月15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786 浏览

  中国凌霄(Campsis grandiflora)——原产中国中部,为落叶藤本,奇数羽状复叶,对生,小叶7-11片,多数为9片,叶脉处无毛。顶生圆锥花序,由三出聚伞花序集成;中国凌霄的小枝前端生有花苞,叶缘有齿,整个叶子的形态好似被搓过的芹菜叶子,有皱褶。花朵呈喇叭状,五瓣,花瓣的质地如木槿花的花瓣。花色有淡黄、有桔红。枝干细而粗糙,盘曲交织。花萼筒钟状,浅绿色,… (阅读全文)

喜新厌旧读诗经(上)

2014年6月13日 | 分类: 女人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543 浏览

  《诗经》是2500多年以前的古诗集。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没有被埋入地下的文物。若是放在埃及、希腊或者以色列,可能得由考古学家才能解读,但在中国和中国以外的华语地区,稍有一点古汉语基础的人都能读,而且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解码。这不能不归功于中华文化数千年一脉相承,从未间断的韧劲与活力。 虽然《诗经》在文化人、文艺人中的普及率很高,大家利用现代传播… (阅读全文)

落花时节读华章

2014年6月12日 | 分类: 文艺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339 浏览

  今人在解释毛泽东的《七律.赠柳亚子先生》一诗时,往往都把重点放在前两句和后四句,尤其是“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上,而对这第四句“落花时节读华章”却忽略不计。 其实,若论意境,全诗唯有这句写得最好。落花时节正值暮春,踏青的躁动、伤春的悲情均已过去,只有风香水甜,落英缤纷,恰好是静下心来读好书的季节。只可惜中国人对落花的感觉过于负面,很少人… (阅读全文)

大“壶”人家

2014年6月10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076 浏览

  去年仲夏,温哥华的同学携妻带子来草原观摩印第安人歌舞,同行者还有杭州的女同学母女俩。五个人在我农庄上住了三天。最后一天,他们说哪儿也不想去了,就要在农庄体验生活。于是,我赶紧从工具房拿出十八般武器,安排男士割草,女士浇花和剪树枝,自己先给他们每个工种做个示范,然后就回到厨房为大家做饭。 工间休息的时候,男同学返回厨房喝水,刚好碰到我从橱柜里… (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不再骂人?

2014年6月9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256 浏览

  平生“师”缘不深,但却在两个方面受过高人指点:一是看相;二是骂人。看相是刚参加工作时跟同事学的。同事是名画家萧龙士的徒弟,他除了会裱画,还喜欢喝酒、下象棋。我因为跟他做邻居,平时经常受邀去他家陪他喝酒下棋,故而有机会于酒后学得他的师传看相秘诀。据同事自己说,他师傅的本领是一位清末宫廷大官传授的。 我后来带着这个相人的“利器”走南闯北,下海出国,… (阅读全文)

中国人哪些方面最不可靠?(下)

2014年6月6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2,404 浏览

  针对上文列举的国人十大“最不可靠方面”,我试着开出了七个方子,剩下的三个留给高明的读者来开,虽然未必对症,但足以旁敲侧击。因为我是垅亩民,不是医生,所以医治的处方就改称民治的“笑方”。希望您在见笑、见谅的同时,身情和心情也能随之见好。 1、治“喝酒”的笑方 尽管酒在问世之初,大禹就曾警告过,“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但还是没用,夏商两代都是因酒色淫乐… (阅读全文)

看农家采制蒲公英的手段(图)

2014年6月5日 | 分类: 女人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3,429 浏览

  第一次听说蒲公英的名字,是在大学训诂学课的课堂上。当时,老师郭在贻先生特别喜欢讲故事。他刚刚从屈原研讨会上回来,讲完两湖学者因为争论屈原到底是人还是虫的时候大打出手的新闻,马上又接着讲高考中有人把《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写成了蒲公英的趣话。大家在哄笑的时候我也跟着笑,可笑完了还是不知道蒲公英为何物。 移民加拿大后,公寓住宅楼四周的草坪上长满… (阅读全文)

你能逃过这样的小陷阱吗?

2014年6月4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2,206 浏览

  很久没有回国,对国内的世风民情多少有点陌生。不说别的,就这防骗一项,倘若没有亲友陪伴,游归人基本上是百分之百中招。 去老字号吴良材眼镜店配眼镜,女服务员马上过来跟你套近乎,晕得你分不清是服务员,还是小姨子。验光、选框、配镜片,一条龙服务,几分钟搞定,最后还要送你一个漂亮的眼镜盒,里面有你放在鼻子上就不想挪开的熏香眼镜布,外加两瓶清洗剂,总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