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物、原声与原味

2014年8月9日 | 分类: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542 浏览
字体 -

有人说,人在10岁以前的口味,决定人一生的口味。我觉得这话颇有道理,因为我自己就是个例子。

小时候太贪玩,很少在家里的饭桌上坐着正儿八经地吃饭、喝茶,多数时候都是拿着馒头、包子或是冷粽子就跑,在外面一边吃一边玩。喝水也一样,渴了回家从水缸里舀一瓢井水“咕咚、咕咚”就完事了。这样日久成习,后来就只喝白开水,而且喝的津津有味;无论吃饺子、包子还是馄饨,只要是带馅儿的,我从来不喜欢添油加醋,连葱蒜佐料都不要,只吃原味。

这个爱吃原味的饮食习惯,不知道为什么又扩大到耳朵,形成爱听原声的听觉嗜好。在公共图书馆做服务工作时,我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就是找理由让东西南北中的读者讲他们的方言。我发现中国人都有方言的属性,每个人在讲方言的时候最有味。广东人就适合说广东话,北京人就适合说北京话,上海人和山东人也一样。若硬要让北京人说广东话,上海人说山东话,或者反过来,你会觉得不仅语言没有了味道,就连说话的人也不是原人了。

多伦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以前在多伦多打工、学习的时候,我也特别喜欢跟工友和同学们一起讲母语玩,结果我又发现,人在讲自己的语言时,比讲英语自然、真实、生动。有人拿中国人做过比较,说中国人说英语后,面部表情会比说中文时丰富,因而显得更好看。我觉得可能对口型来说是这样,但移民说英语后,自身丢失的信息还是很多的。

音乐是高级的声音,艺术的响动。虽然音乐有声乐和器乐之分,又有美声、通俗和民族等诸多唱法之别,但是人欣赏音乐的耳朵和品尝美食的嘴巴,喜好竟然相同。人说话,器发声,不管是有平之鸣,还是不平之鸣,说话之人和发声之器不同,所说之话和所发之声也不同,反之亦然。

所谓“金声玉振”,形容的是高雅好听的音乐,反映的道理却是物有原声。玉有玉的声音,金属有金属的声音。人不但可以从声音辨别出物体,而且可以从声音的质量判断出物体的质量。如果打击铜器却发出棉被的声音,敲击鼙鼓竟听到破瓜的声音,那一定有人为的伪装、矫饰,一定是乱了套。

即便是顶级的音乐艺术作品,也没能跳出“原物、原声与原味”的三界之外。二战中,敌我双方军人都争着唱的那首《莉莉.玛莲》歌,德军唱,盟军唱,艺术家唱,总唱不出18岁的首唱者Lale Andersen的韵味;故事片里听,纪录片里听,怎么也听不出军旅诗人Hans Leip爱恋街女莉莉和玛莲的情致来。

江苏民歌《茉莉花》,原本是青楼中传唱的花调调,后来被共产党新四军中的才艺人采集整理,定为民歌。周恩来、陈毅、乔冠华这些共产党的早期外交领导人,因为是苏中、苏北人,或是曾经在那里生活过,都知道这首民歌的背景,所以他们在任之时,并没有用力向全世界推广这首歌。而同样是苏中人的江核心,因为是理工男出身,人文素养浅如浅水,或者是先暧昧人,后暧昧歌,竟然动用全党之资,举国之力,把《茉莉花》高举到天上。

然而,艺术欣赏一向都是先入为主。不管是宋祖英唱,还是彭丽媛唱,在维也纳国家大剧院,还是在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那捏着嗓子、拖出吼声、看似高亢的西洋唱法,总觉得有点矫柔造作,雅声乱郑。你再听听民乐伴奏程桂兰用苏中方言唱的《茉莉花》,仔细比较一下,看看哪一个更有茉莉花的馨香与甘味。

程桂兰唱的《茉莉花》

Norbert Schultze作曲,Lale Andersen唱的《Lili Marlene》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小时候一碗白米粥,到现在还是最偎贴;一口清水活鱼汤,到现在还是最鲜美···

    一家老少也跟着爱吃白米粥爱吃鱼···别小看了煮饭婆 - you are what you eat!

    10岁之前,俺没电视看, 到现在,试过多少fancy的电视套餐,也是白搁,一家老少都不开。

    其实,You really don’t need a lot to be happy!

    ——YES. You are right!

    凌波仙子 [ 评论 @ 2014年8月9日 12:25 # ]
  2. 两首歌都是那么好听,茉莉花,在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心里,都是那么令人陶醉,周末愉快~~

    ——小树唱《茉莉花》一定更好听,希望有机会听到。周末开心!

    olive tree [ 评论 @ 2014年8月9日 16:03 # ]
  3. 小调有小调的美

    ——大曲曲也都是从小调调来的。

    一目 [ 评论 @ 2014年8月10日 11:07 # ]
  4. 至今最美的记忆之一就是儿时下午有委婉笛声,傍晚飘来钢琴致爱丽丝

    ——儿时的味觉和听觉最好,记忆力也最好,所以,那时确立的印象就不容易改变了。

    一目 [ 评论 @ 2014年8月10日 11:09 # ]
  5. 最喜欢张毅, 谢琳提琴领奏的那首[茉莉花] 乐曲。听着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小时候我家邻居四兄妹都喜欢玩乐器, 大哥吹笛子, 二哥弹吉它, 三哥拉小提琴, 四妹弹钢琴, 好一个音乐之家, 有时我也跟着玩。 这种对音乐的喜爱一直延续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刚才去听了一下,确实很棒,谢谢推荐。愿你一直保持这个雅好。

    鸣翠鸟 [ 评论 @ 2014年8月11日 20:25 # ]
  6. 前些天还跟我先生说起口音的事呢,我们认识几位从小在北京长大的南方人,都是一口的京腔。听他们说话的声音,就会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们的性格是北方人的性格,感觉挺有意思的。

    ——我会用指头弹西瓜,辨别生熟,也会用指头敲击铜器,辨别青铜和黄铜,真的很有意思。

    大雁与雁宝宝 [ 评论 @ 2014年8月12日 09:59 # ]
  7. 儿时的生活真是会影响以后的。至今每次家里煮粥,先生都要感叹要是有他奶奶腌制的萝卜小菜就好了。

    ——下次你问问他,先有咸菜还是先有咸肉?

    蓝馨 [ 评论 @ 2014年8月12日 10:11 # ]
  8. 分析的很有道理。我找了9个不同的人唱的《茉莉花》,挨个听,高亢大气的,婉转柔和的,都好听。程桂兰唱的最嗲,是你说的那个味。呵呵。

    ——梳子就是梳子,细活做的就是棒。在南北多个版本里,我就喜欢程桂兰的。谢琳唱的山西民歌《茉莉花》也蛮好。

    梳子 [ 评论 @ 2014年8月12日 12:12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