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荻花秋瑟瑟

2014年9月22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741 浏览
字体 -

psb_副本.jpg

尽管枫叶与荻花同是深秋的应景良物,但加拿大的华人似乎钟情枫叶的多,留意荻花的少,即使荻花上了野游人的镜头,也不过是将其作为秋水或流丹的背景而已。究其原因,很可能是大家不认识荻花,不知道何为荻花,因为芦花、荻花、茅草花,远观粗看似一家。

荻花就是荻草的花序。荻,学名叫Triarrhena sacchariflora(Maxim)Nakai,古代称萑(音环),是一种多年生禾草。草原这边多用荻草做饲料喂牛,多伦多地区除了水际山崖的野生种以外,很多西人喜欢将改良的荻草用作庭院的景观点缀(Ornamental Grass)。所以,实际上大家对荻花并不陌生。

唐诗有“枫叶荻花秋瑟瑟”的描写。我们加国的深秋景色正是由枫叶和荻花点缀而成。有趣的是,加拿大的枫叶是真的,荻花也是真的,而白居易《琵琶行》诗中的荻花是真,枫叶却是假的,因为浔阳江畔并没有枫树;唐代江南地区的枫树通常指“枫香”,也指“乌桕”,如“江枫渔火对愁眠”中的“枫”,即指“乌桕”。

因为荻草的茎杆又长又直,而且坚硬,所以古人派给荻草的用处很多。有的用它编制窗帘和门帘,谓之“荻帘”;有的用它在泥地上写字,作为贫困儿童的助学工具;还有的用它代替蜡烛照明。两个成语典故“画荻学书”和“燃荻夜读”,都用到了荻茎和荻枝。赤壁之战中,吴蜀联军以火攻打败曹军的燃料,正是荻草。

为了体验古人的生活,证明史籍记载的虚实,今秋,我在农庄特地做了几项关于荻草的文化实验。结果发现,“荻帘”确实可行且可用,“画荻学书”也不难办到,唯有“燃荻夜读”存在较大疑问。

《颜氏家训》记载说,北齐刘琦年幼时家贫,买不起蜡烛,于是就将荻枝折成段点燃照明,夜间苦读。我先把荻杆剪成15公分长的小段,差不多也就是荻杆一节的长度,然后从牛棚里找来一盏老旧的油灯,再把剪好的荻杆两根一组放在油灯的灯罩齿片上,就放两组。

点燃后我发现,还没到眨眼的功夫荻杆就燃尽了。如此频繁地更换荻杆,不要说读书,就是在地上找一个纽扣可能都很困难。若不停地点燃,除了火盆比较方便以外,用别的什么取火都是问题,火源的破费一定比燃料高,况且荻草丰盛乃在秋季,距离寒冬生火尚早。如若将荻杆束成火把,点燃后烟雾又太大,不但没法读书,还可能烧了茅庐。

据此可知,“燃荻夜读”这个形容刻苦求学的成语,带有很大的想象成分。所以,读古切不可泥古,尽信书不如无书。

燃荻 023_副本.jpg

燃荻 017_副本.jpg

燃荻 002_副本.jpg

燃荻 003_副本.jpg

砧座 014_副本.jpg

燃荻 001_副本.jpg

psb.jpg

分享博文至:

12 条评论

  1. 农家真是博学。我一直把荻当成芦。

    ——哈哈,看来我的努力还有点用。

    蓝馨 [ 评论 @ 2014年9月22日 13:09 # ]
  2. 捡一只粗框的大花瓶,一捧荻看似随意地待在里面,有时比花更有味道

    ——简妹的审美力就是独特!我有粗花瓶,跟咸菜坛子似的,明天就来他一瓶,以显我的“大资”风范。

    jane12345jane [ 评论 @ 2014年9月22日 13:28 # ]
  3. 芦苇是大自然的小浪漫,把她叫做荻花,更给了浪漫一个理由了。

    ——对的。“蒹葭苍苍”可不是一般的浪漫哟。

    olive tree [ 评论 @ 2014年9月22日 14:24 # ]
  4. 另:荻花比芦花细致一些

    ——小树观察的仔细啊,芦管可以吹响,当芦笛,所以芦荻并称也没什么。

    olive tree [ 评论 @ 2014年9月22日 14:32 # ]
  5. 一直觉得你的文章有诸子中一位的影儿,现在想起来了—墨家。

    ——近墨者黑啊,既然是墨家范,那我以后就有理由干坏事了。

    远方无声鸽 [ 评论 @ 2014年9月22日 14:52 # ]
  6. 小心更火,别把房子给点着了,哈哈,欢迎归来。

    ——今早天还有点黑的时候,就起来编荻帘了,火是在sun room里面点的,是有点吓人。我本来还想演示一下黄盖船的,因为有风,怕吃曹操肉,所以就免了。

    白色百合 [ 评论 @ 2014年9月22日 14:59 # ]
  7. 农家真是惬意啊,枫叶红也是先睹为快,火把很有意境啊。

    ——我们这里秋霜来的早,9月15日见白的,所以红叶出现的也早。你家院子还是绿肥红瘦吧?

    爱心幼儿园 [ 评论 @ 2014年9月22日 17:23 # ]
  8. 是了,这就是所以欣赏你的原因:大大方方,不唧唧歪歪,很大资:)

    ——简妹,有风的地方难免旗动、心动的,但风总会熄的。

    jane12345jane [ 评论 @ 2014年9月22日 17:58 # ]
  9. 我特别喜欢这种草,觉得她们很有韵味。

    ——稀客!面包钱赚够了吧?呵呵。你们镇上的荻花一定不少。

    yawaya [ 评论 @ 2014年9月22日 19:04 # ]
  10. 我是正宗的乡里娃。可是我不但分不清楚荻花和芦花,而且分不清楚稻谷和小麦,我很惭愧。:)

    ——哈哈,这说明你已进入“大同”世界,没有分别心了。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4年9月22日 21:43 # ]
1 | 2 »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