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的才子,什么风?什么范?

2015年3月4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960 浏览
字体 -

说起才子,你可能会马上联想到江南才子,关中才子,巴蜀才子,因为科举时代这些地区金榜题名者多如牛毛,给人以才子盛产地的印象。其实,才子哪里都有,河北、苏北,鄂皖、湘赣,可谓代有才人。偏远如甘肃、云南者,也不乏明星闪耀。甘肃的刘尔炘,近代有几人敢与他扳手腕?云南要么不出,一出就是大的,你看,熊庆来、姜亮夫、艾思奇,哪个不是重若山岳的人物?

我负笈读书的钱塘,政治上偏安一隅,文化上却保有大宋遗风,繁华而清嘉,人文荟萃,可说是江南才子的窝点。自从我入学开始,耳朵里灌满了李叔同、丰子恺、徐志摩、朱生豪、郁达夫、金庸的名字。然而,青史千秋的才子,斯人已逝;名噪文坛的才子,却又遥不可及,高不可攀,总不如身边和你一起去上课,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食堂,一起去看电影、去郊游的才子真实自然,赏心悦目。

现实中的才子,未必都是才人之子。他们的父母,可能是普通工人,也可能是世代农民,甚至可能是目不识丁的文盲。他们的长相,也不尽如传统戏剧和古典小说描绘的那样,明眸皓齿,丰仪秀爽,更绝少有玉树临风的身形,顾盼生姿的神态。他们穿着上不领风气之先,罕有西装革履,油头粉面,香水浸渍的风流倜傥,但他们大多目光深邃,精神矍铄,热情洋溢,谈吐动人。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的高等教育出现过一次短暂的辉煌。那时,极左思想已被矫正,文革流毒已被肃清,大批挨整的学术精英,揩干净身上的污浊,卸下装神弄鬼的面具,又回到大学讲台,开始了他们洒脱不羁,恢弘旷达的思想和学问传播生涯。

那时的学生,大多靠政府助学金养学,肯吃苦求上进,有理想有抱负,老师认真教,学生专心学,师生风云际会,共同开创了学术严谨,思想开放,学风清纯,文化敦厚的教育盛世。八九学运后,这个优良时代便一去不返。

正因为韶光短暂,佳境难寻,所以,那时师生们的乖张言论,放诞行为,无论是出于书生意气,还是学究老成,也不管是无邪朘作,还是风雅恶作,现在回忆起来,都是那么熠熠生辉,津津有味。

才子王老师——上课喝茶如喝酒,考试评分似儿戏

王老师是浙江绍兴人,说话唱歌带着浓重的黄酒味。要说他长得像孔乙己,那是瞎编,但要说他是王羲之的岳父,恐怕绝对没有人怀疑。具体地说,他的鼻子以上像陈毅,鼻子以下像朱德,分水岭鼻子则酷似漫画小童三毛。

刚开始听他的古典文学课,很多话听不懂,大家很生气,就连续给他递字条,建议他回绍兴去唱《莲花落》更合适。后来混熟了,发现他摇头晃脑、念念有词,吟哦的都是古调,“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既然他愿意弹,那就让他哼唧去吧。再后来,我们见他把“喝酒”说成“缺老舅”,蛮有味道,又喜欢在课间休息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酒杯来喝茶,而且总是像喝烈酒一样,滋滋有声,一饮而尽,觉得他特有名士风范,于是就饶了他。

同学铎是个爱捣蛋的家伙,一伺王老师走开,他就跑上讲台,模仿老师喝茶如酒的样子,因为学得贼像,所以,经常逗得大班课的同学们哄堂大笑。

有一次,王老师去厕所忘记戴眼镜,回来的时候,铎同学正在学他喝酒往后仰脖子,他低着头走过来,双方都没看到对方,结果后脑勺与前脑门磕出火花来了。

期中考试的时候,一向不喜欢古典文学课,而且从不认真备课的铎同学,竟然得了100分,而大班里的古典迷、文学粉,却大多只得70分、80分。大家不解地拿铎同学出气,逼着他摊开试卷让大家复查。结果发现,10道题他只有1道题得了满分10分,也就是曹操的《短歌行》注解那道题,其余9题,或1分,或2分,加起来也不到30分,不知为何总分却是100分。

当大家不服气去和王老师理论的时候,他却拿开眼镜,将一双色素沉积的朦胧双眼贴近铎同学的试卷,假装又仔细查验一遍,然后戴回眼镜,从眼镜上面转动着眼珠对大家说:“没错。一道题答的令我满意,我就给他满分!”

才子成同学——将哲学老师夹在尾巴下面

成同学是我大学四年朝夕相处,形影不离的铁杆儿,也是全班18个同学里面最有个性,最有思想,最有智慧,同时又最有人缘的家伙。他的长相与性格截然对不上号,外表文静秀气,像个姑娘,平时很少去操场运动,可上体育课时,却身手不凡,成绩一直不错,每次开校运动会,他总有奖牌进囊。

刚入学的头一个学期,杭州的冬季特别寒冷,他就猫在宿舍里睡懒觉,很多公共课干脆不去上,旷课次数已经到了临界点。班长多次对他提出警告,甚至传回辅导员的手谕他也不听,后来被辅导员叫去办公室问话。当女辅导员得知他入学前从未住过校,对集体生活不适应,晚上睡不好觉,白天无法去上课的特殊情况后,就将准备好的对他的警告处分,一笔勾销了。

他不会下象棋,我逗他玩的时候,他竟然飞象过河,还奇怪为什么不能用他的象吃我的棋子。班长见了笑得前仰后合,于是就手把手地教他下棋。老刘同学还在旁边指点他,让他学胡荣华,多看棋谱和《孙子兵法》。时隔不到一个学期,他不但把班长废了,还成为年级象棋名将,足见此兄的天纵之才。

成同学对自己喜欢的课目,总能考出好成绩,对不喜欢的课目,六十分万岁,从来不务虚荣,也不和任何人比能耐。正因为他豁达大度,又善于说理煽情,大家都害怕干、不愿意干的哲学课课代表一职,就被黄袍加身了。马列主义理论大家都不喜欢,哲学课老师是党棍的形象,令人望而生畏,近而生厌。

蛮横自是的哲老师规定,上他的课必须记笔记,期终成绩考试占80%,平时笔记占20%。学期结束的时候,笔试先进行,80分的考卷成同学得了72分,按比例就是90分。

继后,老师让课代表将全班同学的笔记收上来,交给他批改。发下来的那天,老师说少了一人没交,让成同学帮着查找。成同学装模作样地问大家,谁没有交笔记?见无人回答,他就把每个人的笔记本逐一发还,并命令大家将发回的笔记本都摆在桌面上别动,看到底哪个不自觉的家伙没有上交。大家遵命执行,水落石出后,结果发现是他老人家自己没有上交,师生哗然。

一向不苟言笑的老师,抹了一把涕泪,指着成同学说:“你!……速补上来!”笔记得了满分的几位女同学,都好心地把笔记本借给成同学,让他照着抄一份上交完事,我也劝他如此行,可他坚决不肯,理由是老师课堂所讲的精髓他已用脑子记下,并在笔试中复述出来,何必走过场浪费时间记笔记。

见成同学不肯就范,老师毫不客气地给了他笔记成绩零分,总成绩就72分,全班最低。后来,哲老师还把成同学的情况反映给系里,说成同学不重视他的讲课,没把他这个老师放在眼里。当第二任辅导员把这话转述给成同学听时,成同学眨了眨眼睛说:“谁说我没把他放在眼里,屁眼不是眼吗?”

才子张老师——差一点将考试不及格的同学玩死

世界通史,是许多人文学科和社会学科的公共必修课,老师是个穿着朴素、表情严肃、板书狂草、口吐棉花的异才。他很想学儒者“敏于行,慎于言”,可总不得要领,常常“慎”得有些别扭,“敏”得过于吓人。

老师说话口齿不清,“这个,那个”的口头禅太多,板书又不好认,加之大班授课,两百人的大教室,门窗多,出口多,所以,中途退场、溜号的络绎不绝。张老师眉毛很重,眼睛却很小,显示出他头脑机敏,视野不清的课堂衰象。他讲课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眼睛盯着天花板,从来不正眼看学生。

有一次,整个教室溜号仅剩前面两排学生了,他竟然毫无察觉。而下一堂课另一个班组的两名男生,早到潜入教室后,不知为什么打了起来,他却愤怒地奚落道:“有种到柬埔寨去!”(当时柬埔寨正在抵抗越南侵略)

学生们平时听课怠慢,考试的时候就难免吃大亏了,全大班很多人不及格,我们18人的小班就有两人不及格。外号叫“老虎”和“县长”的两位男同学栽了。

老虎和县长寒假都没敢回去过春节,留在学校恶补功课。新学期伊始,补考完毕,他俩就像脱了一层皮,累得精疲力尽。不久,俩人一道去张老师家拜访,名曰拜年,实则想探听各自的补考成绩。张老师满脸堆笑说:“粗略地看了一下你们的考卷,应该都能过了!”俩人大喜。

大约过了三天,县长又去张老师家问明究竟,得到的答案是,他过了,老虎没过。当县长把张老师的话转达给老虎时,老虎正在校医院排队,准备抽血体检,闻此噩耗,当场晕倒,还把排在他身后的女同学咂翻在地。你瞧瞧,这叫什么事嘛,尚未抽血,却先进急诊室。当大夫让他松开紧握的拳头放松时,他却把拳头攥得像新生的婴儿一般,那个紧张啊。

等老虎稍事平静后,赶紧跑去张老师家核实补考结果,得到的答案却是,上次搞错了,老虎过了,是县长没过!

当老虎兴高采烈又幸灾乐祸、迫不及待地将这一“准确”消息告知县长的时候,县长身患疥疮,正一个人在盥洗室脱掉衣服,全身抹膏药呢。经此一吓,坏咧,他居然忘了穿衣服,裸着身子就大摇大摆地踱回了宿舍。宿舍里刚好就我一个人在,见如此光景,笑得我差点从床上掉了下来。

县长像被猫追赶着的老鼠一样,倏地钻进了被窝里。我被他央求着去盥洗室,帮他取回了衣服和剩余的膏药。整个晚上他都神思恍惚,跟掉了魂似的,泡方便面的时候,调料袋竟然也忘了打开,直到吃的时候,才从嘴里拖出来。我安慰他,让他学严子陵稳坐钓鱼台,可他偏要无风三尺浪,自己拍打自己。

好不容易熬过一夜。当县长费力地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再去张老师家问准信的时候,班长林同学急匆匆地来到男生宿舍,告知县长,补考早就通过,是老师故意开玩笑逗他俩,可能也是整他俩。县长抚掌大笑:“好,过啦!”可当他端着脸盆,拿着药膏,准备再次去盥洗室用药时,却犯难了。只见他把额前的长头发一捧,再往后一甩,皱着眉头说:“奶奶的,上次抹到哪儿了?”

laoyin.jpeg

再明居士.jpeg

jiangnanhao.jpeg

黄鹤楼.jpeg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我对才子的理解是:放荡不羁,不受约束。

    ——呵呵,那是古代的和出了名的,没出名的才子真的更有味道。

    蓝馨 [ 评论 @ 2015年3月4日 09:32 # ]
  2. good morning!

    ——早安,小树。你该准备写才女了,呵呵。

    olive tree [ 评论 @ 2015年3月4日 10:57 # ]
  3. 待续之后写佳人?:)

    ——佳人留给佳人写,我读书的时候,还真没见过佳人。

    梳子 [ 评论 @ 2015年3月4日 11:02 # ]
  4. 好文。才读到王老师,酷毙了!

    良师益友,人生乐事。

    ——莘莘学子,少不更事,狂放不羁,这个主题很有写头。我这里开个头,扔块砖,希望能引出更多的才子写的才子,佳人写的佳人来。

    凌波仙子 [ 评论 @ 2015年3月4日 12:02 # ]
  5. 又读到您最近的二篇博文,以大气之笔论平常人和事。精彩!

    ——谢谢您的鼓励和赞誉!

    minhualuo [ 评论 @ 2015年3月4日 12:14 # ]
  6. 一道题答的令我满意,我就给他满分!没有一道题答的令我满意,就应该给0分嘛~

    ——估计在文革前,他绝对敢这样做,文革后学乖了。什么时候能看到大才子无为书窗前的“风范”啊?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5年3月4日 13:12 # ]
  7. 缺老舅 — 吃老酒的意思,上海话也这么说。

    ——浙沪同声啊,我在杭州读了四年书,听上海话,听越剧,都没有问题。

    Simon ZZ [ 评论 @ 2015年3月4日 17:36 # ]
  8. 哦,久未上博客来,又见农家一大杰作啦,拜读了。大学时代,总是令人回味无穷的,大学课室里,都是才子济济,才女一堂呢。我们不必过多地去崇拜古代才子佳人,正如农家所说:现实中的才子,才真实自然,赏心悦目。其实,只要我们细心观察,才子才女就在我们的身边呢。望农家有更多的故事分享。

    ——问候翠鸟,久违了。是的,才子佳人不必去古书里去找,我们身边就有,只要注意发现,你就会觉得有趣,而且一点也不比传说中的差。

    鸣翠鸟 [ 评论 @ 2015年3月8日 15:21 # ]
  9. 农家就是现实中的才子。應該出書。

    ——谢谢弟兄夸奖,我正在努力打腹稿,呵呵。

    青草地. [ 评论 @ 2015年3月20日 12:42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