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多伦多留下的印记

2015年3月21日 | 分类: 日志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027 浏览
字体 -

20034月初至8月末,我在Humber Arboretum实习其间,曾经亲手做过很多景观工程,或与人合作,或独立完成,但大多是修缮和维护原有的景观设施,包括建筑设施和地景设施,只有一个善小而利大的工程是我构建的,就是位于Humber College北校区西南小山上的那个唯一的木长椅(Bench)。

我原先在Richmond Hill的一家西人工程公司实习,因为太太怀孕进入产期,身边需要有人照顾,我不便早出晚归到离家很远的地方上班,所以只好申请本校植物园的工作职位。Arboretum是我们系的实验植物园。我们平时上课的老师,好几位都是植物园的员工;我们的室外实操课,也几乎全部在植物园里进行,所以,我的申请很快就被批准了。

Sid是植物园园首,中等身材,面部清秀,眼睛不大爱挤眼,嘴巴下面留着一撮小胡子,戴帽子的时候,乍一看就像流放中的列宁,所以,我就一直称他列宁同志。他在面试我的时候,竟然让我伸出双手给他看,怕我是中国男人常有的lady hand,做不了粗活。当我亮出手掌并在他手背上划一下,顺手将100磅重的土包拎到1.2米高的操作台上时,他连声说:good worker!

虽然Sid与我们系的华裔干事Harry有矛盾,但他对我这个中国学生还是很友好、很器重的。比我高一级的上海师妹在Green houseWork study做了整整一年,就是在Sid手下工作的。因为师妹干得非常出色,给Sid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所以,他也相信我是个好员工。

我每天的工作都是由Sid直接安排的。那时,在植物园工作的有两组学生,一组是本系Co op技师;另一组来自全校各系做Work study的学生。学生组每天就是拔草、浇水或清理花圃,而我们技师组,特别是男生组,则主要从事砌墙、铺路、建亭台、铺草皮等专业工作。两个组在同一个workshop里换鞋、换衣服、洒蚊怕水、抹防晒霜,分领工具、交还器械,也在同一个野餐桌上吃午饭,作息时间完全一样。

有一次,学生组两位物流专业的华人女同学抱怨说,同样是实习生,为什么景观技师的薪酬是13/小时,而她们则是9.5/小时。Sid听到传闻后,特地在早晨的例会上,严肃认真地解释说,景观技师受过专业训练,他们独立完成工作,并承担责任;而半工半读的学生,不需要自己承担责任。

可能是为了回应大家的不平衡心理,我从此被单列出来,直接受Sid指挥,并单独完成单项工作。Harry是我的恩师,他与Sid在植物园的水体工程改造上意见分歧。Sid主张将梯田式花圃与水池之间挡土墙下面的水槽填平,Harry认为这样做会削弱墙脚的渗水功能,破坏水体的美观。我现在是Sid手下的员工,当然要遵照他的指示行事。

我先用混凝土把干涸的水槽填平,然后,为了消除视觉上的唐突感,我便在难看的混凝土表层镶嵌几块花样鹅卵石,远远望去,就像一条蜿蜒的彩带。Sid看后非常高兴,还把Harry也叫来欣赏,俩人此后便不再争执了,我也因此博得了Sid的信任。

有个星期一早晨,Sid分配给我一辆小四轮,并让我装载好所需工具和材料,然后,就陪着我开车到植物园西北面的小山丘上,察看地形,分配任务。他让我在眼前的杂草丛中开辟一块地方,构建一个夏日观景长椅。他说,地点由我选定,工作进度也由我自己把握,Take your time

我见这里居高临下,视野开阔,清风流过,馨香润肺,确实是个观景圣地,于是,就来回远眺近睨,反复比较酌定,最后选择了一棵朴树下方的位置。

我先用草坪trimmer将没膝深的荆棘刷断,用叉子清除,然后,再用铁锹在斜坡上铲出一个长方形的平面,向下挖50公分,做成一个下沉的槽体。一圈trimmer专用的string被用完,我的一条蓝色牛仔裤也被草叶染绿。

大约让地基风干一个星期后,我就动手运送天然石材,现场锯钢筋、拌砂浆、打基础,很快便把长椅构筑起来了。因为是风水宝地,施工过程中,只要我走开,笃定会有人坐到半成品上面,或是单人发呆,或是情侣亲昵。

工程竣工那天,Sid兴致勃勃地来到工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大叹nice。我说这个位置视线有了,微风有了,安全有了,荫凉也有了,只是隐私差了一点,而且这朴树下面鸟粪太多,把椅子弄得很脏。Sid马上说:“这个位置最好,就是要暴露一点,免得人们在椅子上action up!”对大堆的鸟粪,我觉得恶心,可Sid却赞赏说:“keep natural!”

七年过后,我带着几个刚上大学的小朋友故地重游,发现那条长椅还在原地,还是那样坚固结实,还是那样受人欢迎,我的名字也被刻在植物园贡献者的名单上,不禁为自己当年的付出感到骄傲。

最让我惊奇的是,椅背右上角多了一块黑色的铁皮字牌,说椅子纪念在车祸中丧生的两位女大学生义工。哇,原本方便民众的公共设施,现在又多了一项功能,成为善良人的纪念物,这更让我跷着的二郎腿放不下来啦。以后谁要是敢说我没有对加拿大做过贡献,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咬他,哈哈!

长椅所在地原貌

分享博文至:

14 条评论

  1. 校友? 俺humber 2012 architectural technology program 毕业。

    ——那肯定是校友喽,先握个手!一向可好?

    annitezhao [ 评论 @ 2015年3月22日 19:11 # ]
  2. 俺也是校友,商学院的。

    ——真的呀?选修课上遇到几个商学院的,我们相处的都很好。你是哪一届?我们校友+博友 =?

    心仪 [ 评论 @ 2015年3月23日 09:25 # ]
  3. 问好~~

    ——小树什么时候也写写你在加拿大的师兄妹们吧。

    olive tree [ 评论 @ 2015年3月23日 09:49 # ]
  4. 字里行间是洗尽铅华落英缤纷的精神境界,欣赏。

    ——那段时光是我移民加拿大后最好的一段,所以至今难忘。谢谢!

    minhualuo [ 评论 @ 2015年3月23日 10:09 # ]
  5. 农家好。

    ——蓝馨好。你纳的税更多,贡献更大吧?

    蓝馨 [ 评论 @ 2015年3月23日 13:03 # ]
  6. 看来,农家对加拿大的贡献就有椅可证了。找个空闲时间去观赏一下。

    ——呵呵,校园东南面有个fire fighter memorial garden,是我这一届同学的作品,我在那个工程上的贡献更大。

    鸣翠鸟 [ 评论 @ 2015年3月23日 15:22 # ]
  7. 你缴税就是最大的贡献了,谁说你没做贡献是应该咬,谁说你没缴税应该狠狠的咬~

    ——提起缴税我就来气,现在加拿大税局正盯着中国人翻箱倒柜呢,什么东西!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5年3月23日 16:55 # ]
  8. 这工程做的真好,你的贡献有目共睹了。

    ——是有目共睹,有臀共坐,哈哈。谢谢梳子夸奖!

    梳子 [ 评论 @ 2015年3月23日 17:09 # ]
  9. 一直很想在好风景处有这样一个长椅,写上我的名字

    ——呵呵,为何?一目了然?

    一目 [ 评论 @ 2015年3月24日 07:52 # ]
  10. 农家是纳税多的? 还是少的?

    ——应该算是多的吧。我家就小女上学可以享受一丁点福利,其余全做贡献了。我前几年在国内工作,回来后被查过好几次,补交了一大坨说款。温哥华分局可喜欢盯着华人了。

    蓝馨 [ 评论 @ 2015年3月24日 09:00 # ]
1 | 2 »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