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汉字叔叔萍水相逢

2015年4月8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632 浏览
字体 -

汉字叔叔的事迹曾经感动中国,相信海外华人都知道他是谁。他是美国人,英文名叫Richard Sears。他为了将汉字说清道明,便于向八方蛮夷传播中文,花光积蓄,孤身一人,拖着朝不保夕的病体,通过美国式的个人奋斗,终于建成了洋洋大观的汉字字源网,在中国实现了中国梦。

去年春节期间,我在国内探亲。两会召开的前几天,我应朋友之邀去北京,与她商讨汉字创意教学的事。

这位朋友姓姜,是由美国华人教会的教友介绍我认识的。她写了一本关于汉字字源的书。她在北师大进修期间,曾试着对国学班同学宣讲其研究成果,没想到竟然感动了他们,还得到了河南与北京两地企业主的资金赞助。

她计划用这笔钱筹建一个文化实体,而我则一直想创设一套适用于海外非中文语言环境的汉字教学法,她非常想了解这方面的情况,以便确定她的实体未来的服务方向,所以,就邀请我来京与她共谋大事。

由于之前我们只有邮件往来,只谈论信仰和学问,对彼此的年龄和教育背景一概不知,所以,见面后惊喜惊悲又惊魂的情况,时有发生。我以为她是个信仰坚定、功底深厚、社会经验丰富的现代型学者;她以为我是个老成持重、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长者,结果我们都错了。我们开始互称老师,后来她发现自己长我六岁,就坚持让我改称她姜姐。

我原先已在学院南路的旅馆订好房间,可姜姐说,为了讨论和吃饭的方便,建议我住进汉字叔叔的宿舍,因为她的办公室与汉字叔叔的宿舍相邻,而她现在刚好又是汉字叔叔的事业助理,汉字叔叔在生活安排上都听她的。于是,我就和这位美国朋友做了三个晚上的roommate。

第一天和第二天,我们在姜姐的办公室讨论方案。吃饭很简单,有时候就在师大的学生食堂吃简餐,有时候则去外面的川菜馆吃酸辣鱼。晚上姜姐走后,我和Richard会聊天到深夜。大约在夜里11点左右,他还会接听90多岁的老母亲从美国田纳西老家打来的越洋电话,简单的寒暄几句,互致问候,然后再和我接着聊天。

交谈中我发现,Richard搜集古汉字的来源很广,资料也很丰富,但其正规性存在着相当的疑问。于是,我就建议他多与学术界接触,争取获得中国专家的推荐或认可。可他却说,早在1994年就曾拜访过上海、香港、台湾等地及北大研究甲骨文的教授,但没有碰到能谈得来的中国学者。

他还对我说:“有时候有好的意见,有时候没有办法沟通,有的人可以说是嫉妒,有的人不同意我的意见,有的人不想跟我合作。”他现在对于自己的网站已经有了明确的想法,并不想主动跟学术界进行交流。他尤其不喜欢与中国的书法家打交道,觉得他们孤陋寡闻、自以为是,很虚伪。

第三天上午,我陪姜姐去北师大听了一堂课,又重温了一遍乾嘉考据学派的故事。晚上,姜姐做东宴请河南来的企业投资人。作陪的除了我,还有北京的企业赞助人,一对年轻的杨姓夫妇。座次刚刚排定,姜姐的开场白还没有说完,坐在我旁边的企业主就开始发飙了,批评姜姐筹建公司的工作做的太差,还威胁说,再给姜姐一个月时间,若还不能进入正常运作轨道就歇菜。

我一见这阵势,知道姜姐遇到土豪了。那土豪是开药厂的,家中资产千万,可不知为何孙子病死,自己也落下一身怪病。于是,他就想着要学点文化,到北师大来参加国学班,希望能做点善事,积点阴德,好替自己消灾去厄。刚巧他碰到同班的姜姐在苦诉汉字真相埋没,呼吁社会支持她的文字研究,土豪就选中了姜姐的项目,决定斥资百万,赞助姜姐的伟大事业。

他先拿5万元人民币给姜姐,让姜姐在北京租房子、买家具、再招兵买马,姜姐觉得不够;北京年轻的杨姓女老板则答应给她更多。今天本来是姜姐人财两得,踌躇满志的日子,因为老板们来了,我这远方的智囊也来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意外的事情却在不该发生的时候发生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土豪一定是怀疑姜姐不务正业,另有企图,所以借故找茬,改变初衷。我清楚地记得,土豪是在听完姜姐对我的介绍后冒烟的。

草草结束饭局,姜姐惊魂甫定,就领着大伙儿回到她的办公室,继续向土豪汇报工作。她丝毫没有听出土豪要她拿出公司未来发展计划的意思,或者她太了解土豪的心思,竟然又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汉字的故事。

土豪厌烦地说,你已经感动我几十次了,不要再让我流泪了好不好。我和杨老板的先生也多次提醒她,让她陈述计划,不再讲汉字,可她还是象着了魔一样我行我素,不予理会,弄得大家都非常尴尬。

深夜回到宿舍,Richard还没睡,我就把今天遇到的怪事对他讲了,他乘机向我倒苦水,说姜姐不尊重他的个人隐私。他在收集整理漂亮的食品包装、尤其是礼品包装盒时,常常被姜姐误以为是捡垃圾的癖好,还对很多人说他不讲卫生。

Richard有严重的心脏病,曾经做过四次搭桥手术。我在他宿舍住过三个晚上,他就对我讲过三次,说他随时都可能死掉。对汉字字源网的管理权问题,姜姐也说了一些让他不高兴的话,比如,说Richard不是真穷,其实很有钱等。

今天遭遇的事,本来就够恶心的,眼下又听到北漂老美的抱怨,我感觉浑身都不爽,于是就去冲了个热水澡。清爽后,我对Richard说了这样三条建议:

1、你将会进入中国历史,至少文化史会提到你的名字,所以,你只管做你想做的事,不必在意周围的人和事;眼下在中国找纯正的学人,就象在大街上找老国营商店,买货真价实的商品一样难。

2、外国人研究中国文化,不必受中国文化人的影响,否则,你既摆不平,不知道听谁的,无所适从,你的最终成果,也没有多少人会接受。

3、中国移民在美国,大多数做你们美国人不愿意做的事,你在中国也最好做中国人不愿意做的事,这样比较容易成功。现代中国人做学问,耐不住寂寞,也怕吃苦,总想一步登天,急功近利。

第四天中午,我于离京前做东,回请姜姐和Richard。Richard有课不能参加,我就多订了一个糖醋鱼,托姜姐打包带回给他。姜姐先是郁郁寡欢,批评我昨晚不该向着土豪讲话,后来经我幽默解释,她才略微释怀。姜姐问我昨晚对Richard说了什么好话,让他对我特别有好感。我说,我可能是第一个提醒他将会进入中国历史的人,让他对历史怀点敬畏,仅此而已。

在返回故乡的路上,快速列车刚过天津,我手机里就连续接到姜姐的信息,她一个劲地向我道歉,说自己浅薄、任性、不成熟,不该误会我的好心,对我进行批评,请求我原谅她的冒昧。我来时未抱希望,走时自然也不觉失望,权当是被烽火戏诸侯了一回。幸运的是,我在京四天,竟然都是艳阳天。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扯去扯来,都扯不清楚了哈~

    ——抱歉,我把饺子与包子捏一块了。以后再想办法分开,呵呵。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5年4月8日 22:32 # ]
  2. 汉字叔叔拖着病体,花半生精力建成汉字字源网,让人感动。如果你们三人的合作成功,那不仅是对中华汉字文化的传承,也为推动海外中文教学作出很大的贡献呢。加油,农家!

    ——谢谢翠鸟鼓励!国内现在搞文化研究真是不着调啊,我来试试吧。

    鸣翠鸟 [ 评论 @ 2015年4月9日 15:08 # ]
  3. 看了一头雾水!

    那个土豪最后有没有继续赞助姜姐?那个姜姐为什么在土豪面前那样表现?

    博主最后有没有和那个姜姐合作成功?

    ——姜姐什么事也没有做成,她的表现简直让我莫名其妙,我自己感觉就像是“烽火戏诸侯”中的诸侯。我后来的好主意根本没跟他们说。谢谢关注,周末愉快!

    yzchen [ 评论 @ 2015年4月10日 21:49 # ]
  4. 也祝你周末愉快!

    顺便问问,博主想创设的汉字教学法已经基本成书了还是设想阶段?能详细介绍一下吗?

    ——剧本快写完了,今夏尝试演出。暂时还需要保密,呵呵。谢谢您的关注!

    yzchen [ 评论 @ 2015年4月11日 15:36 # ]
  5. 不是汉字教学法吗?怎么是剧本?把教中文当做演戏吗?看来会很有趣。期待泄点密!

    ——等我第一部分整完,第一个与您分享!谢谢关注!

    yzchen [ 评论 @ 2015年4月13日 22:38 # ]
  6. 说话算数啊,第一个与我分享!我等着。

    不瞒你说,本人对这方面也很感兴趣,也有一些心得体会。

    ——不知道您尝试了哪些?现在教育界做这项工作的比较多,我也看过许多,但总觉得没有跳出圈外。

    yzchen [ 评论 @ 2015年4月14日 10:34 # ]
  7. 嘻嘻,我也研究甲骨文,专门破读甲骨文,自以为成绩大大,因为我的方法古老,和卜人一样,卜人没有字典没有典籍更没有读过博士,但卜人有古思想,所以卜人能看别人写的甲骨文,我也有点类似。 真心说,刚入门我天天看汉字叔叔网,现在觉得其网只是copy前人,学术价值太有限了。 吹牛说,国学大师还没有找到甲骨文的释读方法,或汉字造字原理,因为有一半的甲骨文还没有破读。 我的目标是破读这一半

    ——鼓励你继续努力!国学本来没有甲骨文研究一项,因为甲骨文发现的时间很短。文字学也不是科学,解释文字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个人以为,文字与其它典章制度一样,夏商只是初创时期,并不完美,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还很邪恶,很粗俗。经过周代的系统改革,才有今天的成就。国内大多数文字专家和爱好者大都忽略了这一重要史实,总是误以为越早的就越准确,越正确。这其实是一大谬见。再者,甲骨文是支离破碎的偶见文字,绝对不能作为一种系统而成熟的文字形式来认定。就象今人普遍使用电脑,一万年后有人出土了一个彩色电视机仓库,尔后碰巧又出土了若干,据此就断定我们所处的时代叫彩电时代一样不准确。不过,我倒是觉得你的方法最适合甲骨文研究。祝你成功!

    他乡路 [ 评论 @ 2015年4月27日 21:50 # ]
  8. “我个人以为,文字,,,还很邪恶,很粗俗。”文字粗浅可通,文字粗俗费解,文字邪恶??不得先生的point, 请教???

    夏商周不同源,商承夏制,甲骨文诞生。 夏文可谓粗俗,以六书造字,但主要是形声字,大概夏人说黏着语,象日韩语言。汉字只能表意,不能记载日语,韩语亦然,于是声符或语法符号夹在期间。 商文发扬光大,主要是会意字,形声字也是兼有会意,例如典型的形声字星,从几个圆点从生,生声,生也会意天上星星有生命,是先公先妣的化生。所以,汉字有很多同部首的字,这些部首或偏旁就是一个生活中的象,这个象就能使人会意出这批汉字的意义,也会意其中一个汉字的多种用法或意义。有限的汉字部首就能表达无限的世界,而不是画无限多的符号,无法记忆。 周文接力,语言不同商人,大量甲骨文径直改写形声字,很简单的表意字变成书写复杂的形声字。好似老蒋时代简化汉字保留原字部分或形似,加声符,老毛时代继承之,历代简化就是循此轨迹,让当代人可以过渡,但后来人失落不知所以然。

    他乡路 [ 评论 @ 2015年5月8日 12:56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