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草原上的小动物(1)

2015年4月18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837 浏览
字体 -

广袤的大草原,遍布的湖泽如镜,弥望的水草丰盈,马鹿穿梭,牛羊成群。在高天厚土之间,原始的自然生态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它们长得或可爱,或可恨;于人或有益,或有害,却都在短暂的温暖季节里,乱哄哄,你未唱罢我登场,共同演奏着万类荒原竞自由的生命交响曲。

记得刚从城里住进农庄的时候,除了晚上有些空寂与黑暗的恐惧以外,并不害怕有活物滋扰。因为我误以为,村野荒凉,人迹罕至,一望无际的草连天,风光云影的天连草,能蹦达、会喘气的定然寥寥。后来我慢慢发现,草原上人烟虽然稀少,但这里的禽声和兽气却很高亢。

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小动物,它们的本领,完全可以打赢一场人类战争。西点军校若肯招收它们入学,相信用不了一年,它们就能毕业,而且个个高分高能。而另有一些人们熟知的小动物,如阿猫阿狗地头蛇之类,它们在大草原特殊的生存环境中,练就了一套超强的能耐,温暖地区的同类与它们相比,简直是草鸡比鸾凤,土猪比玉龙。

(一)土拨鼠(groundhog)

这哥们最大的能耐,就是扒灰打洞。不过,它扒灰可不是为了偷媳,不象咱中国人里面的老不正经;它打洞也不是广东话所指的意思,而是自建住房,娶媳妇、养孩子、睡大觉、叹冬眠。

它们挖掘的土方量,平均都有一个立方米,重约2500公斤;它们在公路旁、田野里、水塘边挖掘的洞穴,深入地下1.5米,长度可达14米,洞内装修讲究,干净舒适,堪比中国土豪的豪宅府第。

这位爷生就一副聪明相、能干样:两颗长长的大门牙,还有一双肥肥胖胖的巧手,它们的黑话叫爪子。中国坊间有相术说,男人两颗门牙又长又大的,手掌短粗有肉的,都是才子或干将。正在择偶待嫁的姑娘们,每次出门dating之前,最好多看几眼土拨鼠,记住它们的样子,以便决策参考喔。

1.jpg

听我说:地道战若按我的打法,打败日本仅需五年。五年!

2.jpg

吃素怎么啦?我是吃素的,可我的能耐比谁差?

我每年春播前秋收后,都会带着铁锹巡视田野,发现土拨鼠的洞穴,就随即挖土填平。有的洞穴,至少有2-5个出口,且深不可测,一辆拖拉机掉进去都不会露顶。听老农人说,他们的父辈有被翻侧的农机轧死的,罪魁祸首就是土拨鼠,它们对农业和建筑业的危害,即在于乱打洞。

每当早春的时候,我喜欢把农庄附近机耕路边,土拨鼠洞前的碎土运回来,装进花盆养花,撒到种植槽里种菜。据说,这些经土拨鼠手撕脚蹬的碎土,氮磷钾含量很高,肥沃得很。经我这样变害为利,土拨鼠虽然不拉人屎,却总算干了点人事。

3.jpg

4.jpg

5.jpg

6.jpg

(二)臭鼬(skunk)

我虽然经常遭受臭鼬的熏染,尤其是春秋两季,却从未亲眼见过它的尊容。或许它行踪不定,神出鬼没;或许它觉得自己臭气熏天,招人厌恶,暴露自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故意躲着不让人见。尽管如此,它的浩然臭气,还是清楚地昭示出它的“到此一游”。

第一次闻到臭鼬的odor,我还以为是附近的化工厂排出的废气,可环顾四周天宇,并未发现工厂;后来又怀疑是上风的化粪池冒泡,凑近了闻闻也不是。我只好去请教前农场主,老太太听了我的描述后,立刻山根印堂挤作一团,撇着嘴说:“skunk!”那厌恶的神态,简直就象犹太人听到了希特勒的名字。

我曾经把草原上的小动物分作好几类,有叫不要脸的,有叫臭不要脸的。不要脸的,主要指蝾螈,后文中会专门提到,而臭不要脸的,就是专指skunk。

这个臭东西的spray,到底有多臭呢?打个比方说,武圣孙武要是知道世上有这么个尤物,《孙子十三篇》,可能就是《孙子十四篇》了,“火攻”篇之外,一定还会有“屁攻”篇;三国关羽若拥有一只skunk,他绝不会水淹七军,屁熏七军效果会更好,不战而屈人之兵,既不必淹死那么多无辜,又同样能捉住于禁和庞德。

上甘岭战役中,美军要是想起来带几只臭鼬随军,志愿军的坑道战法,恐怕未必能成功呢。中国古代写《屁颂》的那位秀才,如果闻到臭鼬的屁味,他定会连续暴打一百个喷嚏,恶心到直肠都从嘴里吐出来。(未完待续)

7.jpg

奇怪!咋没有人为我写一篇《屁颂》呢?

8.jpg

借得东风助,一屁千里怵!

分享博文至:

10 条评论

  1. 可爱

    ——找对象要参考groundhog的形象,大门牙的,小胖手的,都值得考虑,别忘了哟,一目。

    一目 [ 评论 @ 2015年4月19日 18:59 # ]
  2. 好文,有趣,关注。我家后院放杂物的小房下,有此君。哪位大侠知道如何驱赶?

    ——抱歉,我还真不知道怎么驱赶它们。养只狗怎么样?

    ljzhang [ 评论 @ 2015年4月20日 10:13 # ]
  3. 要大门牙干嘛

    ——关风守财呀。你喜欢没有门牙的,比如兔男?

    一目 [ 评论 @ 2015年4月20日 11:06 # ]
  4. 兔子门牙最大好不

    ——好啊,门牙大有利于吃草,吃窝外草。

    一目 [ 评论 @ 2015年4月20日 13:41 # ]
  5. 不好驱赶,也不是没有办法。把房子卖掉,再去买个新房子不就行了:)

    ——如果它像狗一样忠诚,不肯换主人,却又像陈世美一样喜新厌旧,那该咋办呢?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5年4月20日 14:33 # ]
  6. 那手是stop sign?

    ——我想极可能是的,“别靠近我,我在工作!”它说。

    蓝馨 [ 评论 @ 2015年4月20日 17:50 # ]
  7. 文采飞扬啊, Skunk 样子倒是蛮cute的,你走进拍它,够英勇。佩服。。 屁颂,农家大哥来写

    ——牧童好。图片都是网上挑选来的,这家伙我从未见过,呵呵。为skunk写篇《屁颂》,我很早就有过这个想法,只是没找到比“丝竹之音,兰麝之气”更好的句子。

    牧童之家 [ 评论 @ 2015年4月20日 22:24 # ]
  8. 你把那个土拨鼠拍得那么生动的,好像手纹都能看到了,不知道爱情线顺不顺啊~~

    ——它是地生的大才子,应该很长,哈哈哈!

    olive tree [ 评论 @ 2015年4月21日 07:32 # ]
  9. 挺有趣的小动物,你抓拍得形态逼真呢。

    ——问候翠鸟。照片不是我拍的,但很能表达我的意思。因为草原上人少,我才有机会关注它们。不过,我确实很佩服这些野生动物的生存本领。

    鸣翠鸟 [ 评论 @ 2015年4月21日 15:17 # ]
  10. 我也很佩服你的勇气,来到异国他乡,还远居于大草原上。:p

    希望港湾 [ 评论 @ 2015年4月22日 11:17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