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英雄与佳人,谁的命运更好?

2015年5月10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251 浏览
字体 -

人类有两大顽疾,先进的科学技术和开化的社会文明,至今无法救治。

第一个顽疾,发生在社会群体身上,症状是生活在和平时期的人,无法感知和体会战争及社会动乱带给人们的痛苦;后人不能从历史的教训中获取教训,战争的悲剧总是在不停地上演。

另一个顽疾,发生在个体分子身上,表现是男欢女爱的feeling转瞬即逝,而且记不住,人们总是靠不停地重温旧梦,来获得情意深长。有些情感丰富、意志薄弱的男女,甚至一辈子竭尽所能、倾其所有,只为床第的瞬间之欢。

现代电影业若能绝圣弃智,改众星捧月为满天星月,不再从社会大众中挑选俊男美女做演员,而是专请大国政要、资本家、军火商、金融寡头和大企业主来演战争剧,让他们出演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小人物角色,深刻地体验战争,感受悲苦,经过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真情实感教育,彻底改变这些政策制定、影响者的态度,使人类脱离战争与和平的循环,那真是善莫大焉。

现代科技若能发明一种汤汁,让成年男女于大乐后啜下,脑子里再想那事的时候,身体就会自动出现幻知幻觉,一如身临其境,从此就象阿Q一样,“要什么就是什么,喜欢谁就是谁”,旷男怨女们不再因独守空房而长叹,强奸刑事案件和通奸腐败事件,都能从减少至绝迹,那同样是善莫大焉。

没有亲历过战乱的人,尤其是喜欢玩政治的当权者,有事没事就吓唬老百姓,说政权一旦失控,社会陷入动乱,最倒霉的还是老百姓。和平年代的文人墨客,影视剧的大小编剧们,也总是倾向于把同情叹惜的眼泪,洒向乱世佳人。殊不知,乱世对谁都没有好处,乱世面前真的是人人平等,即便如鱼得水的乱世英雄,他们在乱世中一样颠沛流离,狼奔豕突,朝不保夕,苦厄相连。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两个生于乱世,一个死于乱世;拔山抗鼎,膂力过人,勇敢无畏,铁血忠诚的英雄、枭雄,能活到战争结束,迎来和平曙光的,更是寥若星晨。有位美国二战老兵流着眼泪回忆说,真正的英雄都死了。所以,生于和平时代的人,不应只同情乱世佳人,乱世英雄也一样引人扼腕痛惜。

乱世佳人的不幸与悲苦,主要表现在无所适从,忠贞难保,弱肉常被强者食。她们的婚姻和情感与她们的命运一样飘摇不定,今为楚人妻,明作汉人妾的现象十分普遍。而一旦豪强势力有所消长变化,她们又首当其冲地成为政治的牺牲品。貂蝉、杨玉环、陈圆圆,还有太平天国的傅善祥,无一例外。

乱世英雄在乱世中的处境,与乱世佳人其实是一样的。乱世英雄起四方,胜者王侯败者寇,成功称王称霸的英雄毕竟不多,绝大多数英雄都是大将不离阵前亡,或杀身成仁,或舍身取义,或为国捐躯。

在群雄逐鹿的过程中,城头变幻大王旗,英雄良将,难免不停地择木而栖,择主而事,既不能尽忠,也不能守义;跟对了主子,一荣俱荣,幸得封妻荫子,光宗耀祖;站错了队伍,一损俱损,甚至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满腹经纶、聪明绝顶的英雄,尚不能辨识明主,看透形势;文墨不精、智慧欠佳的英雄,更难掌握人心,顺应天意,摸准石头趟过混水河。在诸多失败的乱世英雄中,最令人爱恨交加、哭笑不得的,就是那些本无韬略、有勇无谋,却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家伙。三国吕布和民国张宗昌就是这类人物中的典型。

吕布和张宗昌这两个活宝,不仅性格、智商、人生际遇和最后下场非常相似,就连身高长相都差不多。虽然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冷热兵器的威力不同,没法比较武功高下,但从他们杀人的手法和数量来看,应该也难分伯仲。

吕布是三国第一名将,民间有所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赞誉。他武功高强,膂力过人,勇冠三军,所向披靡,却是一介武夫,有勇无谋。他先后投靠丁原和董卓,认二人为父,却背而杀之,落下“三姓家奴”的恶名。

尽管他英雄盖世,却不为曹、刘、孙三大集团中的任何一方所容。唯才是举的曹操,怀疑他不忠;仁慈宽厚的刘备,指责他不义。混到最后,他不得不与中牟县令陈宫割据徐州自立。可惜,在关键问题上,他又刚愎自用,不肯听从陈宫的计谋,最后被曹操生擒,绞杀于白门楼。

关于吕布的身高,《三国演义》中并没有详细描写,只是说吕布“生的极长大”。但从《辕门射戟》一回的故事中,我们可以推断:“纪灵见刘备在座,转身就要逃走,被吕布一把提了回来,如提稚童。” “如提稚童”就是提着小孩的衣领或腰带,使其双脚离地,而提人者的手臂却保持下垂或略微抬高。

纪灵乃身高八尺手使五十斤三尖刀的山东大汉,要提起他使其双脚离地而手不过肩,不但需要超猛的膂力,更需要有绝对优势的身高。据此推断,吕布的身高应在九尺以上。 汉代的一尺,大约相当于今天的23公分,身高九尺就是2米07,吕布的身高至少在2米10以上。

北洋军阀张宗昌,人称“混世魔王”、“三不知将军”,他与唐朝武则天女皇的情人张昌宗,名字很容易混淆,不过据他自己说,他与阎王爷同宗,还亲手打过龙王庙里的龙王爷,这样你就不会搞错了。

这哥们百分之百草根出身,没读过几年书认得几个字,却敢孤身一人从胶东闯关东,帮助俄国人修铁路开金矿。凭着不甘人下的奋斗精神和讲义气、肯帮忙的大气作风,他的身边很快就凝聚了一帮穷工友,并且他还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俄语,练就了一手好枪法。这为他日后在民国乱世中成为一代枭雄,奠定了老底儿。

与吕布一样,张宗昌在辛亥革命爆发后,也先后投靠过三个主子。第一个主子是上海的革命党人陈其美。他世故而狡黠地认为,革命党人实力太弱成不了气候,就背叛了陈其美,转而投靠北洋政府的冯国璋。千不该万不该的是,他竟然帮助冯国璋刺杀了陈其美,从而与蒋介石结下了不同戴天之仇。北洋政府军被国民革命军击败以后,他又投靠东北的奉系军阀张作霖。

他帮助张作霖平叛立下大功,又因为有俄语的优势,幸运地收编了大量苏联内战时逃往东北的白军部队,使自己的势力一下子壮大到十万人马,连一向看不起他的少帅张学良,都不得不与他平起平坐称兄道弟。

这小子最鼎盛时期,曾做过北洋政府和段祺瑞临时政府的直鲁联军总司令,苏鲁皖三省剿匪总司令,还有山东省主席,可不是一般的人模,更不是普通的狗样。然而,因为他缺乏政治眼光,不能拨云见日地看清国家未来的大势,虽然能蒙混得意于一时,兴风作浪于一地,但终究好景不长。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以后,他的乌合之众很快被国民革命军粉碎,他便成了孤家寡人。

1932年9月,当他前往济南深入虎穴,向军阀韩复榘与虎谋皮,妄图恢复他在山东的旧宫阙时,竟被冯玉祥韩复榘联手,利用张宗昌的仇人郑继成将他刺杀于济南火车站。可怜这混球死时竟还牵挂着身在北平的姨太太。据说,催促他返回北平的电报,还是张学良发的呢。

张宗昌阵前倒戈背叛陈其美,后又派手下的营长刺杀陈。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陈其美是蒋中正的恩人。北伐胜利后,北洋军阀的残部纷纷投靠国民政府,而蒋中正却明确宣布,任何人都可以加入革命队伍,唯独不接受张宗昌。老张在山东制造的“青岛惨案”又开罪了共产党,致使两大政治集团都不容于他。这一点与吕布同时见弃于曹刘,颇有几分相似。

a2cc7cd98d1001e9f6278d06b80e7bec54e797a4.jpg

从这张照片看,张宗昌与吕布的身高应该也相近。很多回忆文章说,张学良的实际身高在1.70-1.75米之间。张宗昌看上去至少比张学良高出20-25公分,所以,他的个头当在1.90-2.0米之间,可谓山东大汉中的大汉。

盖世英雄都爱美人,同时也都被美人所爱。吕布娶了中国古代四大美人之一的貂蝉,以一当百;张宗昌有名有姓的姨太太就有二十多个,不记姓名的不知道有几何。他的“三不知将军”头衔之中,就包含了“不知姨太太有多少”一项。他对众多的姨太太不仅供给房产衣食,还很开明,允许不满意的姨太太另选高情,对于和别人暗通私情的姨太太,竟然也能做到网开一面。

这比他的老部下,同样是妻妾成群的军阀褚玉璞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老褚长一副熊样儿,心胸狭隘,不容私情。他的五姨太小青,崇拜天津京剧小生刘汉臣,经常去看他的戏,因而被媒体炒作,编成花边新闻,说两人有暧昧关系。常年在外征战的褚玉璞,回家闻听此事后十分恼怒,一气之下杀了小青,还把刘汉臣与另一个著名京剧演员高奎三,也一起毙了。这个故事后来被改编成民国第一言情小说《秋海棠》。

张宗昌与吕布的唯一不同,也是他让吕布望尘莫及的能耐,就是他虽粗不俗、不附庸而自风雅的“粗骚”之情。窥一斑《效坤诗钞》,便可立见全豹。

《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俺也写个大风的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天上闪电》

忽见天上一火链,好像玉皇要抽烟。

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链?

《大明湖》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达。

《游蓬莱阁》

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

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

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

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

《无题》

要问女人有几何,

俺也不知多少个。

昨天一孩喊俺爹,

不知他娘是哪个?

《混蛋诗》

你叫我去这样干,

他叫我去那样干。

真是一群小混蛋,

全都混你妈的蛋。

《破冰歌》

看见地上一条缝,

灌上凉水就上冻。

如果不是冻化了,

谁知这里有条缝?

《无题》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蛤蟆。

蛤蟆叫,咕儿呱,

咕儿呱咕儿呱咕儿呱!

《求雨》

玉皇爷爷也姓张,

为啥为难俺张宗昌?

三天之内不下雨,

先扒龙皇庙,

再用大炮轰你娘。

《趵突泉》

                                            趵突泉里常开锅,

就是不能蒸馍馍。

趵突泉,泉趵突,

三股水,光咕嘟,

咕嘟咕嘟光咕嘟!

《大明湖》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跶。

《游西方》

早听西方好,

他妈真不孬。

本想多玩玩,

睁眼却没了。

《咏雪》

什么东西天上飞,

东一堆来西一堆;

莫非玉皇盖金殿,

筛石灰呀筛石灰。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好可爱的打油诗

    ——若遇乱世,一目觉得是英雄悲惨,还是佳人悲惨?

    一目 [ 评论 @ 2015年5月10日 21:47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