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播季节,看农人怎样播种(组图)

2015年5月13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2,103 浏览
字体 -

眼下和风煦日,春水如蓝,正是我们草原地区的春播季节。

往年春播,我都在忙于种树和打理菜园,邻居们开着拖拉机从庄前走过时,我只是礼貌地跟他们打声招呼。今年为何我要亲自参与播种,秋季还要参与收割呢?原因是我们镇上的农民都老了,现在还能下地忙活的人越来越少,如不抓紧时间向他们学习、讨教,等他们一退休,我们华人大量购买的农地就无人租种了,这可是砸窝又砸蛋的囧事啊。

我们华人的地主和地主婆们,其实也都意识到了这个危机,所以,大家要结成农会,开办学校,准备培养新农民。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要把筋骨柔弱,菽麦不分的城里人,培养成皮糙肉厚,能上能下的新农民,不仅需要大把银子,更需要有合格的师资才行。银子嘛,对华人地主和地主婆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最困难的还是,没有多少人既年轻、懂英文,又愿意献身农业,率先向政府或当地农民学习农业技术,然后再回来开班授徒,把知识和技能传播给更多的华人。

俗话说,枪打出头鸟,钩钓潜水鱼。前几年在农业这旮旯抛头露面的,不管是大哥大、大姐大,还是泥鳅小虾,现在都被套住了,都有点疲累。没想到,收拾山河重整粮心的重任,竟然落到了我这个乡野闲侠的肩上。神仙遇到鬼,我还能说啥。奶奶的,上贼船就上贼船,学就学呗。

Lloyd和Garry兄弟俩是我的邻居,也是我农地的租户。他俩是乌克兰后裔,在我们当地属于经验丰富的世代农民。兄弟俩自有四千英亩土地,顺带着租种邻里的小面积农地,如我家的160英亩。

他们没有多少文化,只有高中文凭,上岗前也没有去学校接受过任何专业培训,农业技术都是跟父亲和爷爷学的。Lloyd是哥哥,今年67岁,Garry是弟弟,今年63岁,距离退休已经很近了。除了土地和农庄以外,他们还拥有播种、收割与储存的全套机械设备。

如今气候变迁,农业的风险增多,虽然粮价在上涨,但种子和化肥等生产资料的价格也在飞涨。比如种子,今年草原地区的canola种子价格是$13/磅,1英亩大约需要8磅种子,3000英亩土地就需要24000磅种子,312000加币成本,若再加上化肥、除草剂和燃油等花费,投入也是相当惊人的。

我们这片土地,最适合种植小麦和油菜,两种作物隔年轮种。收割完的麦茬,留在地里过冬,大约有1.5英尺高。过去开耕前焚烧,现在一般不烧。

播种前一天或两天,先把液体除草剂喷洒到麦茬耸立的土地里,然后再播撒小麦或油菜的种子。播种时,化肥与种子是同时下地的,也不覆盖,就那么露着,居然也能发芽长苗。

下面我就用图片,把自己刚刚学到的春季播种全过程给大家介绍介绍。

开耕播种前,农地麦茬耸立的样子

设备就位于机耕路旁边的turning circle上,一般选择在整块农地的中心地带。

春雪融化以后,农人要驾驶这样的小四轮下地巡视一番,查看边界和湿地的土壤软硬情况。

这是装载肥料和种子的翻斗卡车

这个大家伙是除草剂喷洒机,新的价值40多万加币呢。

耕种前,先把除草剂喷洒到地里;待其挥发1-2天后再播种。那翅膀足有40英尺长。

这个三节套装设备,就是我们草原地区使用的耕播机,总长约45英尺。

后面的拖斗,装载种子和化肥,价值50万加币。

中间是耕犁,总宽40英尺。

这是单个犁头的特写。圣经上说,要把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

草原农地多石头,能把犁头打成刀,把镰刀打成枪。这不,烂泥堵住了化肥的出口,农人停下机器,爬到犁下,正用螺丝刀疏通呢。

第一round与第二round,不需要重迭,要刚好边对边对接精准,这需要熟练技术。

行速是设定不变的5英里/小时。

歌上说,妹妹你大胆往前走,莫回头。播种刚好相反,要小心往前走,常回头,看犁情。

拖拉机驾驶舱

监视屏主要是记录耕犁行走的图形,曲线、直线和拐弯折返,屏幕上都会有黄色阴影显示。

耕种面积监控器,每一round是15英亩,拐弯折返重迭时,要摁下记录器按钮。

大曲线路径

小麦种子就这么裸露着。

农地有大量这样的水池,周边的湿地,干硬时也可以过犁播种。

准备补充肥料。

肥料先从卡车灌到漏斗中,在吸附输送到耕播机的储存罐里。

Lloyd和Garry俩兄弟,左为Lloyd。

大罐子容量为10 ton,一般只装9000磅;小罐子一次放10包种子。

种子包用铲车直接高举到种子储存罐里,每包55磅。

田间补充肥料和种子后,收起输送管。

农家也乘机纪念一下。

耕种前的麦茬高度。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农家的希望,就是秋天有个好收成,仓满廪实。

分享博文至:

11 条评论

  1. 好酷

    ——是机器,还是人?

    一目 [ 评论 @ 2015年5月13日 09:21 # ]
  2. Da zan, Zai na li za li jian guo ni ,ni de xiao rong zhe yang shu xi. Nin zhen jiao zhong guo ren zi Hao. ,!,!!

    ——谢谢!很多人都这么说,连韩国人都说在哪里见过我,呵呵。

    Purple Rose [ 评论 @ 2015年5月13日 15:49 # ]
  3. so cool!

    ——又馊又苦,哈哈哈!谢谢牧童!

    牧童之家 [ 评论 @ 2015年5月14日 09:30 # ]
  4. 真详细,,长知识!

    ——谢谢夸奖!

    Wildwildw [ 评论 @ 2015年5月14日 09:37 # ]
  5. 几年没联系,你去当庄主了?喜欢你的文章。老乡:丁

    ——你好!别来无恙?你喜欢买house,应该到我们这边来,租给印第安人,不愁租。握手!

    happyever [ 评论 @ 2015年5月14日 15:23 # ]
  6. 农家苦,可否与你做个文字访问,供多伦多新闻报道用,内容就是关于在加拿大农务

    请用这个电邮联络我:[email protected]

    ——可以。但不知道您是哪家媒体?

    finlocker [ 评论 @ 2015年5月14日 18:02 # ]
  7. 雅虎的。 哈哈哈

    ——好,那就开始吧!不能太严肃喔。

    一目 [ 评论 @ 2015年5月14日 22:56 # ]
  8. 种地也有风险 :0 我还以为是每年自己长出来的呢:)

    ——烘披萨应该没有什么风险吧?吃披萨倒是有呢,哈哈!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5年5月15日 08:35 # ]
  9. 了不起!

    ——问候梳子,实在没啥了不起,呵呵。

    梳子 [ 评论 @ 2015年5月16日 14:06 # ]
  10. 呀呀呀,这下知道在加拿大当农民也不易啊 :)

    ——呵呵,是的,没有200万根本周转不过来。谢谢茗泉光临!

    茗泉 [ 评论 @ 2015年5月16日 15:49 # ]
1 | 2 »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