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我对孩子们只说三件事

2015年5月29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3,669 浏览
字体 -

我的两个孩子,一个在加拿大出生,一个在加拿大长大,他们对中国既不熟悉,也不向往,只是在学到世界地理和东亚历史课程,或在全球新闻里得知中国重大事件的时候,才会偶尔问我一些关于中国的问题。

对他们提出的普通问题,我只告诉搜寻答案的途径,让他们自己去中文媒体或中国论坛上去采集观点,搜集证据,获取答案,从不将自己的观点直接告诉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他们克服距离的障碍,从各种纷繁复杂、互相矛盾、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的现象中,排除谬见,找到正确的答案。

不过有三件重要的事,我会直接讲出答案,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嘱告他们,不要听从任何人的愚妄怀疑、刻意狡辩和恶毒攻击,因为,真相只有一个,巧言令色只会让人心生厌恶。这三件重要的事就是:

一、“六四”是邓小平犯下的杀人罪

我对孩子们说,不管过了多少年,你们都要记住,并告诉下一代,六四事件是让父亲这整个一代人伤痛的罪案,而这个罪案的罪魁祸首,就是邓小平。

文革的罪情我不清楚,因为当时我还不记得事情,但六四罪情是我亲身经历,所以,任何人想改变我的看法都是徒劳的。

六四以后,中国政府和海外舆论,往往都喜欢纠缠在天安门广场死了多少人的问题上,一方说死了很多人,另一方说没死几个人。我觉得这个问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作为政府,公然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混淆是非,践踏民意,即使只杀了一个人,也与杀了千百万人一样十恶不赦。

邓小平团伙,总是拿事件后期的混乱,作为镇压学生的理由,说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进行强行清场,后果将如何如何。可我觉得这是因果倒置。

如果邓小平能在5月20日之前,或者刚好在学生绝食后的某天,亲自拄着拐棍到天安门广场走一趟,与学生们见个面,握握手,哪怕只说一句话:请大家相信我,我会处理好官倒问题的。我想,学生们绝对会悄然退场,不会再继续闹下去,因为邓小平当时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学生们也都还爱戴并信任他。

邓小平当时有足够的时间和充分的理由这样做,可是他没有这样做。具体原因,我想不外乎三个:

一是不想打破自己定下的规矩,退居二线的老家伙不能干预一线“年轻人”的事务,他挂着军委主席的头衔,如果干政就是枪指挥党,所以不便出面,只能背后操控台上的赵紫阳和李鹏;二是他本人深受文革动乱之苦之害,对群众运动深恶痛绝,压根就不想、不愿倾听学生们的诉求;三是反官倒主要影射的对象,正是他的大公子邓朴方,所以他无法装出老佛爷的形象。

我清楚地记得,5月19日,我们单位的党团组织一起活动,上街游行,声援绝食学生。第二天上午,当全体职工集中收听完北京戒严令后,有位老红军的孙女拍着桌子大骂李鹏混账。5月26日政府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后,全国的形势才骤然失控,之前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除了少数几日,少数时间段,少数城市出现过短期交通受阻外,并没有出现真正的动乱。

参加罢课绝食的学生,既没有反对共产党,也没有说要打倒邓小平,甚至连民主运动都不是,目的很单纯,只是反对官倒,希望政府廉洁自律。把六四学生运动说成是爱国民主运动,那是后来海外舆论的定性,当时并不是这样。

在政府刻意掩盖真相,强势压制人民的不满情绪后,很多人又总是习惯于拿事后所谓的和平环境与经济成就,来反证六四镇压有理。我认为这是强盗的逻辑,与“我不操他娘,他不叫俺爹”是一样的流氓。试想,如果当年不镇压,而是顺从民意搞反贪,那么,谁敢说今天的成就不会更好呢?

对站在正义一边,为民请命,为党苦谏,为国挨饿的学生,即使他们不听话,冒犯龙威惹你不爽,你也完全可以选择用橡皮子弹和辣椒水来出气,怎么可以用对付敌人的坦克机枪来血腥杀戮呢?!肆意杀人本就是一桩弥天大罪,事后刻意掩盖、抵赖、搅乱是非,这比杀人更加罪不容诛。

中国虽然没有反对党,司法权不独立,执政者的权力也没有监督,但中国却有西方国家没有的道德良心法庭。尽管这个法庭存在于人们的心中,深藏不露,可它断案准确,报应及时,从无差谬。

共产党从前贫贱时唯物,如今富贵了更加唯物,就是不愿意唯心,所以他们不相信隐藏在人们心中的道德法庭,看不到高挂在这个法庭大门口的匾额,读不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的意思。因为世上从来没有杀人犯给死者伸冤的,所以,六四案发至今二十六年,依然得不到平反昭雪。

二、中国的经济成就,是打工仔、打工妹和农民工创造的

现在国内外、党内外有一种普遍的谬见,认为今天中国所取得的经济成就,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可实际上真的如此吗?我先讲个故事。

从前,有个叫王小二的善良人,他家里梁上的乳燕,不小心从窝里掉下一只,摔断了腿。好心的王小二在它的腿上敷上药包扎好以后,又将它送回窝里让老燕子将养。为了报答主人的恩情,第二年春天小燕子飞回来的时候,嘴里衔着一粒瓜子送给王小二。王小二将瓜子种在地里,竟然长出满地的南瓜,每一个南瓜里都装满了黄灿灿的金子。王小二从此发了大财。

邻居张老三闻听此事后,爬梯子上梁,把自家燕窝里的小燕子捉出一只来,故意折断它的一条腿,然后学着王小二的样子,假惺惺地将它的断腿敷上药包扎好送回燕窝里。第二年春天,张老三如王小二一样,也得到了一粒瓜子。他将瓜子忙不迭地种进地里,收获的南瓜竟然比王小二的还多,可惜,南瓜里面装的不是金子,而是见人就咬的毒蛇。

这个故事告诉人们,本心善良的人,扶危济贫,救苦救难,不求回报,却能得到善报。居心险恶的人,带着假仁假义的面具,把别人本来正常的幸福剥夺了,任意摧残践踏后再假装还给人家,以博取仁爱的虚名,此行必遭恶报。

改革开放,是相对于闭关锁国来说的。如果说毛时代的闭关锁国是错误的话,那么邓时代的改革开放,不过是把毛折断的燕腿包扎好放回燕窝,仅此而已,对中国人民来说,这有什么恩德可言呢?

回顾过去三十年的发展历程,改革究竟改变了什么?革除了什么?共产党的政治体制没有变,经济体制本质上也没有变,改革何功之有?开放后进来的第一是资本,第二是资本家,第三是卖淫嫖娼贪腐享乐的物质主义糜烂风气。引进的技术是落后的技术,购买的设备是淘汰的设备,开放又何德之有?

国有企业至朱镕基任总理时,一直是国家的负担,三角债盘根错节得如千年老树,剪不断,理还乱。老朱一怒之下,“关停并转卖”了很多亏损国企,下岗了无数职工。所以,它们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屁贡献都冇。

我本人所在的事业单位,属于全额财政拨款。改革开放三十年,单位还是那些清闲人,所干的事儿,也还是那些扯蛋事,然而楼堂馆所,服务软硬件,却在不停地鸟枪换炮,职工的工资也在不停地水涨船高。可见,事业单位的职工对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也是一毛未拔。

党政机关就更不用说了。精简机构,转变职能,口号喊了几十年,除了政府办公大楼变高了,轿车变小了,变多了,电脑、电传和通讯设备变先进了,“为人民服务”变成了“为人民币服务”,服务态度上的真恶脸变成了假笑脸以外,其余的与改革开放前并无多少差别。

真正为中国经济的辉煌成就做出巨大贡献的,就是那些抛开年迈的父母、舍下年幼的儿女,走南闯北,四处打工的打工仔、打工妹和农民工。中国南北大城市的工厂、街道、建筑工地、水陆码头、甚至医院的走廊、家庭的厨房、养老院的病房,到处都有他们劳动的身影。这些人工资低,伙食差,缺乏基本劳动保障,却什么活都能干,什么苦都能吃,什么委屈都能忍受。

三、中华复兴的梦想,不可能在共产党领导下实现

我从来不相信共产党,但也从来不反对它。因为我认为,共产党不是一个自然人,它是一个政治组织,一个利益团伙,而且是一个不断变化信念和政策的政治大营盘。

我们在西方,可以说反对某个政党,或者拥护某个政党,因为这里的政党,其执政理念是不会改变的,而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包括政策和方针计划,却会因人、因时、因地、因事而改变。

所以,对共产党的态度和评价,绝对不要笼而统之。你讨厌谁就说反对谁,不要说反对整个共产党;同样,你赞成谁就说拥护谁,也不要说拥护整个共产党。比如说我,我喜欢胡耀邦,喜欢朱镕基,我就说他俩个人的政绩如何如何的好;我讨厌邓小平,讨厌李鹏,我就说他俩的人品怎样怎样的差,不必把整个共产党都扯进来。

这好比国军里面有人憎恨黄埔系,你直接把矛头指向陈诚、胡琏或杜聿明就是了,没有必要跑到广州去,把黄埔军校的大门给踹了,围墙也给推倒了。

共产党在中国大陆掌权执政以后,毛泽东为了超英赶美,珍惜民众的建设热情,不惜代价地搞大跃进,结果饿死了几千万人。他晚年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本想整肃党官,鼓动起百姓的监督意识,确保一党制政权不会因腐败而被再次推翻,可发展到后期却因为疏于法制约束而乱套,无辜地整死了很多民族精英和国家栋梁。

邓小平一手制造的六四暴行,伤天害理,人神共怒,几乎把共产党变成了共“铲”党。江泽民不过一介平民,既没有政治资本,也没有军威和民望,却要摆架子吓唬人,人为地树起自己的万千敌人,搞得法轮功功民哀鸿遍野,怨声载道。习近平近似邓小平,他现在还只是在治贪巩固地位,将来会不会对中国民众犯下什么滔天罪行,尚不得而知。

中国人口众多,人心复杂,历来难以治理,这是事实,但一个不施仁爱,心胸狭窄,不懂得珍惜民意,顺从民心,却凶残暴虐,专门与民为敌的政权,怎么能团结大多数,凝聚全体中国人的智力、人力和物力,来从事复兴民族的伟大事业?要知道,一个手上沾满人民鲜血的政权,是不配享有历史荣耀的!

分享博文至:

26 条评论

  1. 我的孩子们都在本地出生长大,对那边不太关心,更不会有那么深刻的问题,基本同意地主的观点,但第三条可能会保留,历史上曾出现过独裁者、法西斯让一个民族国家强盛的先例。觉得有一个小问题也许回避不了,中国人在海外可能使用三种不同的护照。周末愉快!

    ——问好西门兄。我家老大在台湾读过几年书,他对六四有自己的看法,最近问起我,才有此文的回忆。

    Simon ZZ [ 评论 @ 2015年5月29日 14:38 # ]
  2. 这三问题能谈,对中国的了解应当很有基础了,否则就是”洗脑“啊农夫同意吗?

    ——该洗的问题,还是要洗的。若中美开战,美国人绝对还会把中国人关进集中营,这一点我不会怀疑。问好仙子!

    凌波仙子 [ 评论 @ 2015年5月29日 15:01 # ]
  3. 其实我对于我们是否能胜任对孩子进行这样的identity灌输,是存疑的。

    正在看美国片《分歧者:异类觉醒》, 对teenager的身份认同问题,尝试新角度探讨,电影立意还是很高的。

    ——移民就是移民,这一点我从不怀疑,也从不糊涂,我对孩子们的身份认同就是华裔,其余都是一厢情愿。

    凌波仙子 [ 评论 @ 2015年5月29日 15:07 # ]
  4. 中国人啊, 什么时候能跳出相互仇狠的怪癖就好了。

    ——能跳出相互仇恨的怪癖,通常有两种人,一种是了悟生死的佛,另一种是麻木不仁的行尸走肉。前者吃人间烟火的绝大多数做不到,后者但凡有点血性的人都不愿为。请问,你家有无亲人在六四事件中遇难?

    容易 [ 评论 @ 2015年5月29日 18:08 # ]
  5. 不要太极端,中国现在发展挺好的。邓小平也是为了国家发展,用心良苦。中国比以前共产党之前的解放前的日子,还是要看到进步。

    ——我在文中已经讲了,如果当初不镇压,谁能说今天不会更好?你对中国的现实问题可能很久都没有关注和思考了,要不然你不会说中国现在发展挺好的,请你再关注一下,真是这样吗?

    chinaei [ 评论 @ 2015年5月30日 03:17 # ]
  6. 中国发展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约14亿人呀。希望中国的明天越来越好!海外侨胞也希望自己的祖国越来越强大!乡情永远是无法割舍的。

    ——感谢你周末花时间关注我与孩子们谈论的问题。我和你对中国的期望是一样的。

    陆陆陆陆 [ 评论 @ 2015年5月30日 09:08 # ]
  7. 你这样教育孩子有问题,应该带她回去,让她自己看,自己感觉。你带着太多的仇恨了,害了孩子了!

    ——我讲的是历史是非问题。是就是,非就非,答案只有一个,不存在仇恨。凡事都交由孩子们自己去判断的教育方式,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榜样,并且如此自信?

    黄大厨 [ 评论 @ 2015年5月30日 14:03 # ]
  8. 中国的问题绝不是因为人口太多,强调人口太多只是借口。中国的发展方向就有问题,所谓再过多少年中国就要赶超那谁了都是无稽之谈。

    ——同意!谢谢关注。周末愉快!

    zpearl [ 评论 @ 2015年5月30日 17:38 # ]
  9. 带孩子回去看看,只看到表面现象,作者用几十年的人生经历看到了本质。

    带孩子回去,Facebook, Google, YouTube, Instergram 这些孩子每天都要的网站不能上, Gmail 不能收发, 孩子一天都坚持不了。现在网络时代还想遮遮掩掩,这也不能看那也不能说,必定藏着大奸。诺贝尔奖那张空椅子,丢尽了中国人的面子。

    ——说得太好了!就这样的待民心胸和是非态度,还想领导全体华人复兴中华,做梦去吧。谢谢理解和支持。周末愉快!

    富士 [ 评论 @ 2015年5月31日 09:10 # ]
  10. 这些网站在加拿大是都可以上的,你可看的都看到了。那回到国内,用可以上的网站呀,例如百度…等等。不就是让孩子去看看吗,还需要用网吗?孩子只要有玩,是可以坚持的,是大人坚持不了,心存怨气。不管如何变化,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我们的脸就代表了一切,希望中国的明天会更好!

    ——国内对很多国际流行网站和海外中文媒体的封锁,损失最大的并不是短期逗留的海外归侨,而是本国的知识分子。他们获取科研信息,拓宽见识视野,启发思想灵感的源泉被切断,直接导致固步自封与孤陋寡闻,何谈中国创造?明天又凭什么会更美好?

    陆陆陆陆 [ 评论 @ 2015年5月31日 10:42 # ]
1 | 2 | 3 »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