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古人的梦中

2015年6月26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644 浏览
字体 -

每个人都曾梦到过别人,也都曾被别人梦到过。当别人走进你的梦中时,你是清楚晓得的;而当你走进别人的梦中时,你却未必知道。前两天,我不小心走进了一位古人的梦中。

这位古人,正是晚唐著名诗人温庭筠。他的梦叫“杜陵梦”,他的梦境是“凫雁满回塘”。该梦在《商山早行》一诗中有记录:“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梦境似乎是诗人的故乡景致:故乡杜陵春塘水暖,凫雁悠然自游;而自己却要离家远行,在茅店歇脚,在山路上奔波。

凫,俗称“野鸭子”,英文叫teal,因为雄的头颈蓝绿,非常漂亮,所以,英文的蓝绿色就叫teal。有人把中国“鸳鸯”翻译成Mandarin teal,听起来比Mandarin duck要准确些,也文雅些。回塘,指曲曲弯弯的水塘。雁,即大雁。每到春来,野鸭与大雁同塘嬉水,呈现出“鸭子跟鹅混”的妙趣景致。

凫雁满回塘,是我们加拿大草原春天最常见的田园景色。没想到它还是中国古人的梦境,在古人即将离开故乡去远方谋生时,曾被甜甜地梦到过。

Anas_platyrhynchos_male_female_quadrat.jpg

前天午后,我开车穿过厚实的草地,到水塘边的乱石堆上捡石头,准备运回几车砌挡土墙用。风停云驻,烈日炎炎,正当我弯腰撅腚,从堆尖往车旁的草地上扔石头时,突然,从十米外的草丛里飞起一只麻灰色的野鸭。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一只孵蛋的母鸭,于是,立即跳下石堆,踏莎而行,蹑手蹑脚地走到野鸭飞起的地方,寻找鸭蛋。

我用双脚左踩右踏地分开草丛,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鸭窝,见里面正躺着五枚白花花的鸭蛋。我随手拿起一枚,轻轻摇晃几下,发现没有液体回荡的感觉,重量也很轻,显然蛋黄已成雏鸭。再拿另外四枚测试,竟得到同样的感觉,这让我的腌咸蛋计划改成了养鸭计划,虽然有点失望,但依然很兴奋。

说实话,我跟踪寻找野鸭产卵之地,已有好几个春秋。两个星期前,我瞅见水塘里老鸭带着小鸭浮水,知道此时正是野鸭繁殖旺季,可就是找不到它们的窝居巢室。我开车路过水塘时,看见有母鸭蹲伏在田边水涯,一定下车追过去,可人家总是在玩过家家,根本不是养儿育女。

今天,我无意中发现了它们的秘密,可谓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那鸭却在,高草丛生处。我目测了一下,鸭窝距离水边大约有25-30米。母鸭之所以要选择在这里建窝,我想无外乎是避开水獭、老鹰和蛇类的侵害而已。此时草高茎密,风吹不进,草丛酷热难当,野鸭的天敌们不敢,也不愿冒进草窠来扰乱它们产卵孵蛋,所以,这样的环境十分安全,有益于孵化雏鸭。

野凫,也称“鹜”,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低垂天际,孤鹜在这样的背景上飞翔,景色虽美,却没有半点夸奖孤鹜善飞的意思。同样作为水禽,中国古人崇尚鸿雁、鸿鹄、仙鹤,而对鹜却并不看重,甚至略带贬斥,仅从成语即可看出,如“趋之若鹜”,“刻鹘类鹜”等。

我看见孤鹜从草丛中飞出,意外地发现了野鸭产卵繁殖的秘密,脑子里不但没有惊喜、赞美之词,还闪出了少年时代的无聊黄调,是年长我七、八岁的南京大男孩教的:你妈洗洗澡,被我看到了,红彤彤的大屁股,还有两根毛,还有两根毛。调门儿是天津数来宝的三弦乐,我小时候最喜欢唱着这段骂人。

金陵多轻士,南京人自古善骂。中国六大古都的人,都极会骂人,而南京又是其中的牛耳与马首。我少年时代的榜样,几乎都是妙语连“裆”的骚皮士,听君一席黄话,胜读十年黄书。

为何南京人独善其骂呢?原因很简单,南京人冤啊。我本来藏龙卧虎,紫气东萦,富甲天下,美冠全国,硬是被人埋下金子,挖出秦淮,破了地脉,收了王气,只落得屡屡破城,常常被杀。

自侯景之乱至太平天国败亡,南京被内乱大规模屠城就达六次之多,若再加上外敌日本制造的南京大屠杀,以及国民党的雨花台屠共杀戮,南京简直成了中国的屠杀之都。

陈叔宝虽然寄情文酒,耽于女色,可并没有祸国殃民,干你隋朝杨广屁事!人李后主都愿意降卑为民了,宋太祖竟然还不放心,还要以“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之名将其毒杀。你说南京人怎能不气恨难消骂人消吧?他妈的!

常言道,不平则鸣。鸣即是骂,在鸟曰鸣,在人为骂。北人善骑,人高马大,历史上南京多受马上之人的兵燹侵害,故而以骂抗衡,以骂控诉,以骂咒诅。骂者,网马之詈言也。敌人胯下有马,老子嘴下有马!……

傍晚收工之时,见鸭窝四周高草倒伏,一片狼藉,已不能遮蔽隐藏鸭蛋,这反而让我牵肠挂肚起来:我的养鸭计划,会不会又变成卖鸭毛计划呢?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走進草原,田園夢一回:) 農家耕讀樂呵呵,圖文有趣,贊美你的洞察力!

    ——谢谢牧童欣赏,夏天草原上的小动物玩得可欢了,我要有你们的摄影本领,那不知要抓拍到多少有趣的镜头呢。周末愉快。

    牧童之家 [ 评论 @ 2015年6月27日 10:21 # ]
  2. 能有时间这样一行,倒是别有情趣

    ——欢迎前来我们草原看落霞与孤鹜齐飞!

    姝溟儿Sue [ 评论 @ 2015年6月27日 18:20 # ]
  3. 快把鸭蛋抱回去,给他们做个暖窝,应该能孵出小鸭来吧?

    ——我准备做一回鸭拐子,坐享其成。我趴在鸭蛋上继续孵有风险,得提前练练轻功。

    梳子 [ 评论 @ 2015年6月27日 19:48 # ]
  4. 我也是一直琢磨着鸭蛋和鹅蛋的藏身之处,颇有些鬼鬼祟祟的感觉,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哈哈哈

    这篇好,我自己爱跑题,也爱看跑题的文章 ^_^

    ——问海草好。我怕太专注本题,有人会寻梦而来,找到我的鸭窝,故而跑题远远的,哈哈。

    seaweed [ 评论 @ 2015年6月27日 20:43 # ]
  5. 高草倒伏,一片狼藉是因为你吧。

    文开始得那么诗情画意,参杂了柴米油盐,又加一点黄色小调,最后谈古论今,末尾又回到农家本色。

    ——是的。扯“蛋”嘛,就要扯的上天入地,呵呵。

    一目 [ 评论 @ 2015年6月28日 08:24 # ]
  6. Happy Canada Day! :)

    ——谢谢,节日快乐!

    青草地. [ 评论 @ 2015年7月1日 20:32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