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痔,加拿大如何稳腚?

2015年8月9日 | 分类: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844 浏览
字体 -

加拿大的国庆节是7月1日,与中国共产党的建党纪念日是同一天。

过去中国人拜把子时常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既然中共与加拿大生日同天,不谋而合,而且是天巧地合,那么,两造的命运也难免会有些相似。中共奉行一国两制,结果弄成了一国两痔;加拿大实行双语、多元文化和原住民保护政策,结果也弄成了一国两痔。台湾与香港是中国的两痔,魁省与原住民是加拿大的两痔,中加两国真是一对难兄难弟。

痔,后病也。传统医学这样解释它的病理:因而饱食,筋脉横解,肠澼为痔。听起来好似肛语,译白一下就是:吃的太多、太饱,底部静脉曲张变形,成了面条砣,直肠流脓出血如痢疾,这就是可及不可望的痔。现代医学则认为,痔是人类直立行走以后,地心引力和饮食压力共同造成的文明病。

然而,常识告诉我们,“前后”适用于四肢动物,“上下”才用于站立的人。中国古人称痔为“后”病,而不说“下”病,这说明古人并不认为痔是人类直立起来以后才有的。如果不久坐,不劳累过度,即便人类站得再直,吃得再多,地心引力再大,也不至于“十人九痔,男女皆然”。由此可见,中西医对痔的形成原因,双方各执一端,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致病因素。

痔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它深居底部,独霸中央,位置承上启下,扼前矛而掐后盾,所以,一旦犯病,轻则心烦意乱,坐卧不宁,重则痛令智昏,方寸不守,足以改变战局,颠覆功名。

拿破仑因为痔疮发作,不能骑马,也不能凝聚心智地谋划战策,最终输掉了滑铁卢战役。明代著名的摄政大臣张居正,因为长期苦于痔疮的折磨,位高权重,却不能谦虚谨慎,耐烦容异,冒犯皇上不说,还得罪了朝中几乎所有的官员,结果落得个“祸起身后”,去世不久,就遭到万历皇帝的清算,家破人亡。

痔对个人的危害如此,对国家的危害更甚。痔与整体相连,却时常以大量出血、流脓、下痢和红肿发炎的方式,慢性消耗整体的营养,毁坏整体的健康,影响整体的发展。中国为了香港的稳定与繁荣,为了与台湾争夺外交空间,阻断台独势力的前途与后路,不知花费了多少银子,耗费了多少精力。

加拿大为了留住魁北克,国家实行法定语言双语制。法语培训,商品包装和说明书英法双份的印刷费,不知平添了几何;针对魁省的维稳和福利关照,所破费的金钱数量,更是蔚为壮观。

把印第安人当老祖宗供起来,吃住全包,一直到老;印第安人不思进取与回报,反而变本加厉地索取和浪费;他们每年消耗的监狱费,可能都比别的地方多;如此内痔消耗,就是金山银山,迟早也会被挖空吃尽。所以,加拿大变成加拿小,那是早晚的事!

不管是内痔,外痔,还是混合痔,医学上说,这些都是文明病。国家机体上的痔,从社会人文上讲,也是文明病。历史越悠久,社会文明程度越高的国家,越是容易罹患这种内外痔。中国是因为历史太长久,加拿大是因为社会太文明,所以,中加两国都难以摆脱一国两痔。

对人痔的治疗,西方人曾用水蛭吸过,烙铁烫过,手术刀切除过,以短痛代替长痛,效果很不错。不过,这些方法若用在国痔的治疗上,那是绝对行不通的,因为驱离等于鼓励独立,镇压等于消灭异己。比较来说,还是中医发明的麻醉、结扎、抹烂药、最后剥离外核、保住内筋的方法最为可行,因为这种做法,既可以消除国患,又能够不伤国体。

庄子开玩笑说过,当年秦王有病时曾张榜求贤,昭告天下:“舐痔者得车五乘”。那时车子只有王公贵族才能享用,一般人能得到一辆就已经尊贵无比,而舐痔却能一下子得到五辆,足见奖赏之不菲。中国和加拿大真应该设立“庄子奖”,谁能把中国的香港和台湾问题,加拿大的魁北克独立和印第安人颓废问题解决了,就授予谁该奖。奖金与时俱进,乃是五辆宝马或五辆“拧痔”。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所有体痔患者共同所有。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哈哈哈 干农活的就是不怕脏臭啊。那些进了城的,虽说还是玩泥巴卖菜,却也学着城里人穿上西装喝咖啡去了 ^_^

    我出语尖酸刻薄,行文枯涩阴冷,那人怎会是我,偶然用了同一个书名而已

    ——哦哈,原来如此。昨天,我居然看到有人用“一叶知秋”的名字在城里发美食文了。看来还是我们加拿大人文雅,网名都被美国人盗去了。好在我这脏臭苦逼的名字没人喜欢。谢谢回复!

    seaweed [ 评论 @ 2015年8月12日 18:54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