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不受古人愚

2015年11月11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838 浏览
字体 -

书,原指文字符号,后来把汇集文字的简牍也称作书。因为文字带有信息,所以,书也就有了运输、传输、输送的意思。古人借助于文字,把当时的历史大事、智慧言论、施政得失、生活经验、圣贤思想和道德观念等,记录于书,传诸后世,这便是古书。

愚,不是愚弄的意思,乃指误解误读。由于古今时境不同,而文字传输信息又有局限性,所以,今人读古人的书,难免会出现误解误读的情况。时空跨度越大,越容易产生这种误会。

有人读莎士比亚的书,读后很不喜欢,认为莎士比亚抄袭了太多别人的名言警句。事实上呢,这些名言警句都是莎士比亚自己说的,只不过借了别人的口说出而已。

《淮南子.齐俗训》曾载:“昔太公望、周公旦受封而相见,太公问周公曰:‘何以治鲁?’周公曰:‘尊尊亲亲’。太公曰:‘鲁从此弱矣!’周公问太公曰:‘何以治齐?’太公曰:‘举贤而上功。’周公曰:‘后世必有劫杀之君!’其后,齐日以大,至于霸,二十四世而田氏代之;鲁日以削,至三十二世而亡。故《易》曰:‘履霜,坚冰至。’圣人之见始终微言!”

中国历史上最有智慧的两个人——周公和姜太公,他俩一个负责治理齐国,一个负责治理鲁国,齐鲁都在今天的山东省。周公治理的鲁国是道德型封国,而姜太公治理的齐国则属于智慧型封国。周公秉承“尊尊亲亲”的治国理念治理鲁国,姜太公却认为这样会让鲁国衰弱;姜太公信靠“举贤上功”的治国法宝治理齐国,周公却断定齐国日后一定会有被劫杀的君王。

“尊尊亲亲”,就是尊崇地位高年纪大的人,亲近自己的亲属宗族。“举贤而上功”,意思是任用有才能有品德的人,奖励有功劳的人。任人唯亲,老人干政,这是周公创立的鲁国政治路线;唯才是举,注重功利而忽视道统,这是姜太公开辟的齐国政治路线。

实践证明,这两条最有中国特色的传统政治路线,单独实施都不能长治久安。齐国传了二十四世,鲁国传了三十二世,后者比前者仅仅长了八世而已。

后世子孙如果会读书,绝对能看出周公和姜太公的良苦用心,他们是在用自己的治国理论和实践昭示后人,不要纠缠执着于道德跟智慧,应在“任人唯亲”和“任人唯能”之外另寻出路,比如说君主立宪制,或者民主选举制。可惜,时隔一千年后,道家的一伙轻薄不逞之徒,竟将这个天大的秘密误解误读为“圣人之见始终微言”,即圣贤见微知著的聪明预言,何其愚也!

春秋时,齐国名相管仲的“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后经司马迁改为“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话,几乎误导了后世所有的中国人,包括执政掌权者和广大知识分子。

司马迁与管仲相隔五百年,他在《史记.管晏列传》中,将管仲原话的“则”改成“而”,把“仓廪实”、“衣食足”是“知礼节”、“知荣辱”的必要条件,降低为充分条件。太史公之所以要这样改,显然是认为管仲的话不妥,仓廪实与知礼节不一定有必然关系。这实际上也是一种误读。

齐国元首姜子牙,很大岁数才被周文王重用,其辉煌岁月的主要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灭商战争上。他实际在齐国的政绩并不彰显,因为他治理齐国的时间较短。齐国真正开始富强是在管仲为相以后,也就是齐桓公时代。那时齐国偏远荒蛮,国家建设只能先物质,后精神,先仓廪衣食,后礼节荣辱。管仲把物质文明看成是精神文明的先决条件,这在当时是没有错的。

要知道,春秋五霸时期,特别是齐桓公首霸前后,儒家和道家的伦理思想尚未形成与普及;孔子哀叹的礼乐王道,在管仲和齐桓公时代早已韶光不再。整治社会人心,只能以霸道代替王道,以物质的丰厚来奠定霸业基础。所以说,管仲的话是针对当时齐国的国情而言的,既与时俱进,又符合时宜。

通观齐国历史和管仲本人的政治言行,都是偏重经济利益,国富民强,声色犬马,而不注重道德伦常,君臣大义。读管仲“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话,一定要区分此一时,彼一时。

有了伦理教育后,礼节荣辱深入人心,物质的丰欠才不一定关乎礼义廉耻,因为自古多见穷而不失其志,贫而不移其心的例子。这好比交配与产子,哺乳动物要繁殖后代就必须交配,只有先与异性交配,才能怀孕生子;但有了试管婴儿和克隆技术以后,交配就不是产子的必要条件了。

湖南常德人与安徽黟县人,都说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原型在自己的领地。我个人倾向于认为,世外桃源影子在常德,而实体则在黟县。理由很简单:

一、虚构故事中的地名,未必是真实地名;二、陶渊明生平并未踏足常德,他的主要活动范围在江西九江附近,而黟县离此不远;三、武陵渔人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桃花源人嘱告他“不足为外人道”,不要对外人讲,可他出来后立即就去太守那儿告密。常德人只知桃花源美,而不知武陵人贼,硬要把虚构中的美地,揽归自己,在满足了虚荣的同时,却赔上了不守信用的名声,又何其愚也!

当然,作家未曾到过的地方,不等于他在作品中也不能神游。莎士比亚从未到过意大利,可他的很多戏剧故事却发生在那里,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如果我们承认文艺作品有现实原型存在,那么,对比一下黟县和常德的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从历史到今天,我们就不难判断出桃花源在哪里。

所谓“读书不受古人愚”,一则被愚,二则自愚,三则自愚而愚人。我们是属于哪一类呢?又当如何避免呢?

2015.11.2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问好农家乐!好文!!你当如何避免?

    ——你好,说心语的人。这几天忙着从农庄搬回城里猫冬,未能及时回复,抱歉。我个人的感受是多实践与多思考。

    人生心语 [ 评论 @ 2015年11月11日 23:52 # ]
  2. 古文的解读作注不一很多,才有了后人的顺诂考辨。例如论语哀公问政一篇中的"举枉错诸直则民服,举直错诸枉则民不服"现在的解读就有待商榷。现在问题严重的是出版审稿部门有意篡改,由于政治的需要或审核人员的愚蠢导致文章原义走样,这种出版物不知害了多少人。特别是翻译文章和书籍问题更多。

    ——谢谢easter关注并一同思考这个学习问题。中国文字和中国文化一直在走“俗兴正废”的错误路线,这一方面反映我们民族的早熟之弊,思想成熟的太早,而书写传递材料又受到限制,另一方面也折射出所有文明都会由鼎盛走向没落的规律。训诂未必有用,校勘未必有用,考据也只能蒙混一时,自圆其说。我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先绝圣弃智,自我为圣。你说的极是,对外文翻译也一样会遇到这类问题。遗憾的是,民权时代,人人都有当至圣后师的野心,却没有当至圣后师的智慧和能力。

    easter [ 评论 @ 2015年11月12日 07:40 # ]
  3. 我从来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我根本看不懂古书~ 看到你被古人愚弄,我很愤怒:)

    ——哈哈哈!你是真正的大智胜愚。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5年11月12日 09:52 # ]
  4. 书是可以由读者任意解读的文本,而由”书"上升到"经"的地位,一般只能是官方或权威来解读。其中官方的解读肯定和其利益有关。当文字出现时,人类就开始堕落了,人的心智是乎被打开,不过错误的思想又从此可以流行。 口传时代,人传播的内容其实最不易被误读!

    ——拔剑当为天下愤,读书不受古人愚。这原是一副对联,我一位学长的爷爷写的。他是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这句话对我触动很深,所以写篇专文加以阐发。当面交谈确实是人与人之间交流思想的最佳途径,因了时空阻隔,用文字和书本来交流,难免发生误会错解。观其大略,不求甚解,对有些书本未必是坏事。中国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之所以差,就是因为我们习惯偷窃和篡改古人的ideas,由此养成习惯,积习难改。问好鸽子!

    远方无声鸽 [ 评论 @ 2015年11月13日 06:57 # ]
  5. 很喜欢这篇文章,有真才实学。赞。

    ——谢谢果酱!

    elice [ 评论 @ 2015年11月13日 14:09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