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家中捉贪官(慎入)

2015年11月17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2,929 浏览
字体 -

以前,人们喜欢把贪官比作硕鼠,结果让老鼠很不爽。它们觉得自己被人类侮辱了,所以,就更加疯狂地偷吃人类的粮食,啃噬人类的衣服,搅扰人类的睡眠,还传播疾病,污染食品,破坏建筑,闹得人类不得安宁。

为了消除老鼠对人类的仇恨,缓和人鼠矛盾,我特地反转名实,给老鼠一个官儿做做,称其为贪官。嗯,这比弼马温体面多了!希望有此官职,鼠辈们便能把“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霉气帽,永远地戴到贪官们的头上。

既然老鼠变身为贪官,那么,捕鼠器不就成了鼠贪官们的中纪委?老鼠笼便是监禁它们的秦城监狱,而设法捕捉老鼠的人,自然就是中纪委书记喽,呵呵。想不到我这个反腐倡廉的拥趸,竟然也学着王岐山,在家里玩了一回捉贪官的游戏,还有幸目睹了贪官在狱中大吃同伴尸体的凶残一幕。

故事是这样的:

前两天,女儿在厨房里见到有老鼠出没,我去查看,发现面粉纸袋的底部被咬出两个小洞,大米编织袋的中间被撕开一个裂口。太太如临大敌,担心被老鼠屎尿污染的粮食会传播鼠疫,赶紧扔了剩余的面粉和大米,还从商店里买回粘老鼠用的胶纸,让我马上处理。

农庄地处乡村,周围仓廪环绕,自然躲不开老鼠。本地农人都是按照省政府PREP (Provincial Rat Eradication Program)项目的规定灭鼠,所使用的方法共有三种:鼠夹;鼠药;胶纸。鼠夹和胶纸都是单擒式的,每次只能抓到一个,而且老鼠被捕时的惨状,简直生不如死,就是放生它都活不了,所以,我不忍心用这种残忍的方法对付它们,于是就想到了中国老鼠笼。

老鼠夹(mousetraps)


胶纸(Glue traps)


鼠药砖(rat poison bait blocks)


老鼠被黏在胶纸上的惨状

上次回国,侄儿在网上订购了一个长效连续捕鼠器给我,说是专利产品,很好用,可带回加拿大后却一直闲着,一来是我没有时间去琢磨它的工作原理,二来也没发现家里有老鼠光顾。

去年秋天,捕鼠专员约翰到我庄上赠送鼠药,我特地将这件新式武器拿出来秀给他看,没想到他看了以后坚决要买下它。我跟他开玩笑说,你们西方人对中国实行武器禁运,科技限售,中国对你们也一样。老人家很执着,非要以翻倍的价格买下不可。我只好实话相告,说自己只有这一件,卖给你我就没得用了,况且武器尚未经过实战测试,到底灵不灵还不知道。

约翰走后,我立刻把老鼠笼拆散,分别放在不同的地方保藏;回城里时,无论车上多拥挤,我都得留出空间,把老鼠笼带回家里,深怕留在庄上被约翰或其他知情人琢磨去。想当年,我的老师黄季刚先生,走到哪儿都把母亲的棺材带在身边,如今我却把个老鼠笼带着不放,真不愧是名师出妖徒啊。

既然西人专家都看好这件东西,家里刚好出现了老鼠,那我干嘛不试试呢?于是,我将老鼠笼摊放在大桌上,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把它研究透,又把好友Allan送给我的镇店名菜炸鸡球,取出两块来放在饵料箱里,然后将笼子置于老鼠必经之地——墙脚,坐等失算老鼠栽在笼里。

我和老鼠都爱吃的炸鸡球


我家的“笼”纪委

头一个星期,笼子静若处子,一点动静也没有。第二个星期,我离开农庄,回城里帮朋友打理庭院去了。第三个星期周五的早晨,我正在厨房里做饭,突然听到有金属碰撞的微弱声音,开始我还以为是外面的鸟儿在啄雨水槽,后来竖起耳朵,屏住呼吸才听出声音来自老鼠笼。

一阵心跳手抖、肤麻毛竖、两眼放电之后,立即把老鼠笼拎到明亮处,对着阳光查看笼里的情况:共有两只挪威鼠(Norway rat)被捕,一只很久以前就死了,现已成为干尸,另一只生猛异常,显然是刚进笼不久。我随手拿过一支蜡烛棒,隔着铁丝网用灯芯撩它,它以为是食物,就拼命地咬住不放。

这就是挪威鼠(Norway rat),本地著名的大贪官,据说是从多伦多移民过来的。

咦,有人探监!

请问,这是给,给我吃的吗?

嗯,好吃!

眼前的情形,让我想起了一个有趣的英文问题:If you are a mouse , you suddenly find yourself captured in a rat trap and in front of you is a piece of delicious cake , do you eat the cake or not ?(如果你是一只老鼠,突然发觉自己被关进捕鼠笼,而面前却有一块香喷喷的蛋糕,这时你是吃还是不吃呢?)我想,老鼠们的回答,绝对是吃!

贪官在狱中大吃同伴尸体

由于连续捕鼠器的饵料箱是封闭的,被关进笼子的老鼠可以闻到饵料的香味,但却吃不到饵料,所以,它们被捕一段时间后就会很饿,饿到大吃同伴尸体的地步。我由此联想到,习总书记宣称要把共产党执政者的权力关进笼子,可掌权的贪官骄横贪婪惯了,即便被投进了监狱,他们不还是要吃要喝吗?

老鼠是人类的公敌。每只老鼠平均一年要吃掉20-40磅粮食,被它们糟蹋的几近5倍。它们闲来无事时,喜欢啃咬锦缎狐裘红宝书,还喜欢挖洞破环人类的建筑,鼠疫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对被捕老鼠的处理,中纪委怎样对待贪官,我就怎样对待它们。贪官与硕鼠,本来同类,又犯同科,所以,理当同罪。

从实战效果看,中国的捕鼠武器工业已经遥遥领先世界。下次我再看到约翰,就这样对他有尸为证:万里谋一器,机巧未曾试;今朝把示君,谁有夜鸣事?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野火烧不尽,抓贪官都抓了上下五千年啦~

    ——如果贪官溜进难民群里,那我可就有点投鼠忌器了,哈哈哈!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5年11月18日 13:01 # ]
  2. 放开党禁,新闻自由,贪官太多的党,会失去政权。今天贪官贪一分钱,明天满大街都知道了,贪官自然就会消失了:)

    ——加拿大冬天要铲雪,中国四季要铲党。国共两党的执政经验告诉我们,中国不适合党国。

    加国无为 [ 评论 @ 2015年11月19日 12:53 # ]
  3. 早上好!农家兄!你的“慎入”让我犹豫了一下,嘿嘿,还是进来了。您这成本高啊,镇店名菜都上了 :)

    ——对钻进笼子的老鼠来说,这是最后一顿美餐,想想也值。不过,诱饵箱容积有限,我也只给它们两块,哈哈哈。祝周末开心!

    人生心语 [ 评论 @ 2015年11月21日 10:32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