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催生了文革势力?

2016年5月22日 | 分类: 时政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792 浏览
字体 -

文革爆发的时候,我还不会自己吃饭,所以,甭说是思想,恐怕连记忆都成问题,要不,我也不至于对文革一点印象没有。中国人的人生就是饮食男女,而后权利地位。我既不会自己饮食,当然不懂牡牝之合,自然也不会朘作如枪,光着屁股去当红卫兵,保卫红太阳。

年齿稍长,差不多在上高中的时候,文革已经风停雨驻,邪消戾损好几年了,可堂兄和表哥们还在为它激烈争论,脸红脖子粗的。有时,我因为看不惯、不认同,就胡乱扔两句,抢白他们一下,结果被脾气正盛的那一位敲脑壳,“广栗子”像雨点一样密,锤子一样沉。所以,我至今都不敢妄评文革。

中国自近代以来发生了很多次革命。国民党先革了满清皇帝的命,接着又革军阀的命,革来革去革了两三次,死了很多人,好不容易才建立了中华民国,共产党却又革了国民党的命,而且也吭哧吭哧地革了两次,死了更多不该死的人。每次革命都是破坏为N,建设为O,所以,革命没什么好,加起来的效果总是N + O = NO。

“革命”一词,原指“革除天命”之意。中国历史上自周革商命以来,革命一直都是指政权革命,即后一个政权推翻、取代、革除前一个政权。

文革,是文化大革命的简称。常识告诉我们,政权可以通过革命的手段变更,而文化则不可能通过革命的手段扬弃,因为政权的主客体是分开的,而文化的主客体没法分开,提倡文化革命的人,通常也是同一文化的载体。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而他自己恰好正是传统文化的文化人。

所以,我个人始终坚持认为,所谓文化大革命,既是对“文化”概念的曲解,也是对“革命”本质的误读,不过是指文化的“桑”,骂政敌的“槐”而已,实际上还是政权斗争,政权革命。

纵观中共的历史,历次整风、权斗、路线之争,从来没有以文化两字命名的。在共产党的高级干部里面,能对毛泽东的权力构成威胁的人,没有几个是真正的文化人。刘少奇不是,周恩来不是,邓小平不是,彭德怀、贺龙更不是。那么,毛老爹为何不直奔主题,非要以“文化”大革命的手段来整治“粗人”呢?显然,这里面另有原因。

文化是什么?按照现代的通俗解释,文化就是生活方式,就是“活法”。

世界进入了工业时代,同时进入了民主时代,可咱中国人还想过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还想靠明君圣主独断朝纲,这肯定是不合世界潮流的了,于是,对中国人延续几千年的生活方式也就是传统文化进行改造、批判、全盘否定的思想,就像幽灵一样,便在中华大地徘徊起来,而且一直挥之不去。

中国人如厕,常有两个滑稽的怪念头:男人拉不下来屎怪茅坑;女人尿偏了怀疑是马桶漏了。

近代中国的积贫积弱,本与东西方的兴衰轮替,列强的文化侵略和经济掠夺有关,次与朝廷和大臣们的认知错误有关,而与传统文化一毛的关系也没有,一如便秘与茅坑并无关联一样。可是,骂惯了红颜祸水的中国读书人,竟然把中国落后的矛头指向了传统文化。这其中,洪秀全是始作俑者,“五四”运动是后继有人,毛泽东则是深受其害的集大成者。

诚然,一种文化在同一个地方焐久了,难免会产生教条、虚伪和特权,确实需要改良或废弃。摩西律法被犹太人焐久了,产生了法利赛人的种种毛病,耶稣就出来了,新约就诞生了。罗马教廷若不搞特权,玩什么赎罪券,逼迫穷人,怎么会有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又怎么会有今天的新教流行?

令人奇怪的是,人家西方人的文化和宗教改革,每一次改革,都有新的代替旧的,让世界为之一新,社会良性发展,文明向前进步,而我们中国的同类运动,却从来没有新生儿诞生,基本上都是怪胎。

我顺着近代以来在文化改良方面头脑最清醒的两位先贤辜鸿铭和钱穆的视角看出,凡是文化革命口号喊得最凶,否定传统文化最卖力的人,不管是海内的还是海外的,死掉的还是健在的,几乎全是伪君子。

毛老爹嗜吃辣椒,不禁红烧肉,这是在饮食上的反革命;洪天王妻妾成群,淫乐无度,这是在男女上的反革命。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就在饮食男女,你看这两位文化革命的旗帜和舵手,他们革掉了自己的传统文化命了吗?

现在海外知识分子普遍担心,文革很有可能会卷土重来。思想精英们做如此判断的理由,主要是国内左派势力渐长,习近平的太子党颇有利用毛左势力来收买人心、巩固权力的倾向。为此,不少人就提出,要对文革进行反思、批判和彻底否定;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防止文革的悲剧重新上演。

这种愿望虽好,但有几个问题无法回避,毛左和邓右都必须做出回答:

一、反思文革的主体人群是哪些人?如果是文革中挨整之人或其后人和亲友,那么,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文革万恶,一无是处。如果是文革中爽了一把,整过人、造过反的人,或其后人和亲友,那么,他们得出的结论则为,文革万善,非但当时有必要,而且值得再来一次。由于双方都是从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出发看问题,难以去“私”,所以很难做到客观、理性、公正。

二、毛爹死后,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八老上台掌权。这些人不但对文革做了定性,而且从政治、经济、文化和思想等社会方方面面,彻底清除了三种人,荡涤了文革的影响。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年,可以说,中国人对文革的记忆和恋情早已不复存在,可为什么此时竟会旧情复发?

三、习近平和薄熙来都不是文革的受益者,而他们却都看到了左派势力渐长的趋势,都想迎合、利用这股势力。习现在经常有一些“试水深”的小动作出现,但这并不表明习本人就是文革的眷恋者,他有再次发动文革的邪念和野心,而是他有可能利用左派,假借群众运动之手,来打击反腐难以清除的太子党既得利益集团。那么,到底是谁,什么行为,培养壮大了左派势力?

以老邓为代表的中共八老,复辟掌权后对社会进行疯狂报复,阻断百姓言路,剥夺群众利益,变卖国家资产,扶植利益集团和特权阶层,对外韬光,对内败光,造成贫富不均,社会对立,他们打着稳定压倒一切的幌子,却为自己的腐败堕落创造和平的国际国内环境,学生们反对他们这样做,他们就穷凶极恶地镇压,真是祸国殃民,遗害子孙。若是这个原因促成了毛左势力坐大,文革僵尸还魂,那么,文革就不是会不会再来的问题,而是何时再来的问题。

如果说,毛泽东的文革,破坏的只是文物、牌坊、庙宇、墓碑、牛鬼蛇神像、书本等物质文化遗产,亵渎的只是父子伦常、夫妻亲情,摧残的只是诚信自守、纯朴善良的民风,斗倒的只是文化精英、学术权威、文艺明星和党内的各样分子,那么,邓小平的改革,破坏的却是蓝天白云、江河湖海、土壤和空气、饮食和男女,整个民族的生存环境和衣食来源,都被糟蹋完了。毛只是鼓动百姓斗官僚,下愚斗上智,群众斗群众,而邓则是率兽食人。

道德人心是可以收拾整治的,破坏了还可以恢复,一代不行两代,两代不行三代。然而,环境资源,毁了就毁了,没了就没了,很难恢复和再生。

中国大陆之所以出现今天这样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经济危机、道德危机、信仰危机和生存危机,完全是共产党自建政以来胡搞乱肏不走正道所致,其罪魁祸首并不是文革一宗,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也绝对难辞其咎。所以,与其单纯地反思文革,不如综合地反思改革和整个共产党的执政历史。

文革的成因,表面上看在中国,在毛泽东个人,在共产党内的一小撮,实际上在西方,在德国,在俄国,在英美列强。对传统文化和旧有伦理道德毁伤最有力,破坏最严重的,是西风东渐的马列思想和资本主义社会的横流物欲。

不管毛文革采用的是什么名称,它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巩固无产阶级政权。而将要爆发的习文革,其名称和手段可能还是老样子,但它的目的绝对不会那么简单。习舵手想通过文革清除政敌,尤其是太子党和利益集团,毛左则是想干掉邓右,而普通群众和知识分子,可能更想乘机推翻共产党。

钱穆先生认为,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文化思想和精神道德之所以趋于混乱,就是因为知识分子对世界局势的认知出现了严重的偏差,盲目地推崇西方,过分地贬低自己。从目前海外知识分子对文革的反思情况看,这种认知上的偏差,似乎依然存在。

明太祖朱元璋,本是一个穷叫花子,正是孟老夫子仁政思想要关爱、怜恤的对象,可他当了皇帝后,却痛骂孟子不是东西,竟然提倡君轻民贵。

海外知识分子,大多是共产党不喜欢、不信任、不重用、不欢迎的人。习近平若犯浑发动文革,而他又没有能力控制全局,各路英雄起四方,刚好可以一举撂倒阳虎,岂不妙哉?而我们这些海外的老兄老姐却在这里忧思难忘,替共产党反思起文革来了,还一副深沉苍凉的调调。我真不知道你们是太假,还是太傻?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深沉苍凉,忧思难忘"是担心文革再起会祸及自己那些有海外关系的亲朋戚友。大乱成就不了大治。

    easter [ 评论 @ 2016年5月26日 07:56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