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人是赵家人的种

2016年5月26日 | 分类: 日志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384 浏览
字体 -

在中国的大中城市里,人与环境最不协调的,第一是武汉,第二是上海。

武汉,不管是地理位置,还是市容市貌,大气里面又显洋气,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可是,武汉人,武汉的男人,武汉的女人,唉!什么东西打掉把子——甭提了。总之,武汉的问题是人配不上城市。

上海,不管是上海男人,还是上海女人,人家的精明、能干、务实、守法,还有见多识广、八面玲珑、新潮时尚,利己而不损人,哪一点不像外国人?可惜,福人生祸地。上海的建筑、街道、民居、公园、庙宇,大商场、大饭店、大剧院、大体育场、大书店,等等等等,实在狭小、破旧、瘪三、赤佬、螺丝壳。一句话,上海的问题是土鳖城市配不上国际化的人。

要我说,中国的城市,人与环境协调得最好的,首推深圳。

深圳是改革开放后,资本主义的香港与社会主义的中国,在广东的一处稻花香水田里偷情私通,仓促间生在厕所里的杂种。所以,它既有共产党父亲的粗鲁、野蛮、刁钻、霸道,又有资本家母亲的妖冶、闷骚、虚伪和不要脸。

从地理位置上讲,深圳介于岭南原有的两个国际化大都市广州和香港之间,远有婆婆,近有妈。它本该做个好媳妇,孝敬公婆,善待老妈,可是,它的共产党老爹却授予它经济特区的尚方宝剑,让它享受立法特权,这下可就把深圳惯坏了。它既不想臣服于香港,也不想受制于广州,僭越之心素来强烈。

经济特区的特权,本该局限在包括企业经营自主权、税收、土地使用、外汇管理、产品销售、出入境管理等方面,而深圳人后来却把它扩展延伸到许多其他领域,比如人才引进、官员晋升、职称评定,甚至婚姻道德和两性关系。

深圳对外宣称,它的人才来自全国各地,可实际上主要还是来自内地经济欠发达,人才机制较落后的省份,以及地缘较近的两湖、江西。这类人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曾国藩所说的“乡才”,功名进取心有余,人品和私德方面存在着严重的不足,乱糟糟的。

这些人借着改革开放的龙颜虎威,扶摇直上,在深圳“小人上了台,两膀架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贫贱身世和普通公民地位,非但自己花天柳地、灯红酒绿地糜烂、腐败、违法乱纪,还把这股邪风和戾气传播到内地。中国内地原有的纯朴民风、官风和社会风气,很大一部分都是被深圳人带坏的。

深圳虽然位于岭南腹地,却很少受到岭南文化的熏陶和影响。很多深圳人,在深圳呆了十几、二十年,一点也没有岭南人的勤劳、善良、怀柔、宽容、正直、坦率、阳光、乐观的秉性,甚至连白话都不会听,也不会说。

沃尔玛刚进中国那阵子,不要说内地大城市,就连广州都没有,它最早只在深圳开埠。因为它有45天准时付款的强势信用,虽然压价压得很厉害,但作为供应商的企业,还是挤破头想跟它做生意。我们粮油公司与沃尔玛的供销合同是我去谈的,与对方的销售经理王小姐签订的。

王小姐是说国语的,长得酷似老派电影明星舒绣文,与马云和北美崔哥学的是同一个专业。头一次见面,我被她的风度翩翩和落落大方所吸引,回来还曾在销售工作会议上特地树她为榜样,要求业务员向这位外企职业经理学习。可我万万没想到,她后来的一次表现,却让我从椒房一下子跌入茅房。

我部门里有位刚从华南农大毕业的客家妹,温和、谦让、能吃苦,平时工作认真努力,各方面都平衡发展,销售业绩也很棒。有次,她代替生病的分管业务员去深圳出差,竟被沃尔玛的王小姐言辞侮辱一顿,回来哭漓漓地对我说,她不想干了。我问她受了怎样的委屈,她也不肯说。

后来,过了很久,我才从别人那里得知,原来王小姐见客家妹“业务不熟”,长着一副学生模样,国语又说得不怎么利索,就呵斥她说:“我沃尔玛的人,岂是你小不拉子想见就见的?回去叫你们经理来,你算老几!”

从此以后,我便对深圳人尤其是白领丽人的表里不一,外表光鲜优雅,内里粗俗世故有所警惕了。但凡在会议场合,谈判场合,评标场合或竞赛场合,只要遇见深圳人,我都会多看它们几眼,多琢磨、寻思片刻,把它们看透了再施以对策,绝不再上它们的当,吃它们的亏。

说来奇怪,深圳人出国后,老毛病依然改不掉。我在加拿大就遇见过好几个这样的人。它们为人处事、待人接物,总是功利第一,情色第二,酒肉第三;说话永远带着高抬自己、贬低别人的口气;眼神永远是闪烁不定、贼溜溜的。

在外贸行当,深圳移民总在说,它们的业绩比别人的都好。在地产经纪里面,深圳移民总在说,它们买的房子位置最好,它们卖出的房子价位最高。在装修工队伍里,深圳小工总在说,它们的报价最低、工程质量最好。即便在性工作者之中,深圳“鸡”都在说,她们遇到的嫖客钱多、人傻、武器精良。

中文把这种人叫做“逞强好胜”,英语把这种人叫做“aggressive ”。其实,东西方都不爱待见这种自私自利又自我标榜且极富攻击性的另类人群。我每次不小心遇见这种人,都会马上在心里连说两声“go away”,第一声对深圳人,第二声对自己。

畛域之见,源自畛域之差。

深圳人之所以如此犯渣,如此不合群,原因就在于深圳这个城市本身。它既不是自然形成,也没有文化积淀,当然就满了人造的劣迹。中国造的产品,质量不行;后共产党教育出来的人,道德太差。

当然,任何地方都有好人。索多玛城不是还有罗得一个义人吗?大洪水前,全地都是坏蛋,唯有诺亚一家八口存留了下来。深圳也有良民,只是不多见,不常见而已。那些跟我一样,对深圳男女怀有成见的人,您最好把我篡改的毛爹诗词背下来,下次再遇见,就当场送给它:

而今我谓圳人:不要这高,不要这多屌。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喂猫,一截喂狗,一截扔猪槽。

 

2016.5.16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好文!一贯的风格,犀利而幽默。

    ——谢谢!

    minhualuo [ 评论 @ 2016年5月30日 11:59 # ]
  2. 笑骂了两城人。还挺有趣

    ——一目美眉好。武汉人只是和城市不协调而已,并不可憎,也不该挨骂。我数落的只是深圳的坏坯子。

    一目 [ 评论 @ 2016年6月2日 06:50 # ]
  3. 好文! 很久不见,农家乐可好?

    ——问万沐兄好!我还是老样子,今夏可有暇来西部观光?握手!

    萬沐 [ 评论 @ 2016年6月6日 05:13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