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 的存档信息

山梅花开,我心哀哀

2016年6月29日 | 分类: 文艺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034 浏览

每一次出城,心里都满怀着憧憬。 开车行驶在了无人烟的高速公路上,遥望前方,路的尽头,浮云低垂的天边,总以为那里有我的舞台,我的希望,我的梦。可是,目的地不过是一所空旷的农庄,我不来,终年无人来。 寻找的是我,发现的是我,失望的是我,安慰的还是我。 剪完庄园的杂草,天色渐渐地晚了。我坐在Linden树下的野餐桌上,剖开从城里带来的大西瓜,一边充饥,一边解渴。… (阅读全文)

回国的感觉,有点迷乱

2016年6月26日 | 分类: 日志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3,881 浏览

当年出国的时候,因为才三十出头,风华正茂,所以,领导、同事、同学和朋友们,都习惯称呼我小王,小巴,小但什么的,我自己也以“小王巴但”自居。那时,耳朵里绝对是“小”将军把门,“老”将军是根本进不来的。 可是,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经过岁月这把杀猪刀、剃须刀、切菜刀、指甲剪、耳扒、餐叉、痒痒挠、卫生纸的一起砍杀磨刮,我这通身上下连一块“小鲜肉”都没有了,全是他妈的… (阅读全文)

一位开明妈妈的“空巢”观

2016年6月21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306 浏览

孩子离家上大学,我们对孩子的陪伴就应该告一段落。但是,很多父母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仅不肯从孩子的生活中淡出,反而还以关心的名义喧宾夺主,如影随行地在他的衣食住行中出现。这一点,人类似乎没有动物达观。 其实,到这时,与其说是孩子需要父母,不如说是父母更依赖孩子。不再需要操心每日的早餐如何变换花样,不再需要体察她每日的心情好坏,晚上不再催促她抓紧时间… (阅读全文)

几被误读的“空巢”

2016年6月17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59 浏览

现代流行的社会学和统计学,都把子女成年离家或外出求学工作,家中仅剩老人的家庭称作“空巢家庭”。由于中国长期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孩子离家独立的更早、更普遍,所以,这种“空巢家庭”越来越多,情况也越来越惨。 如果说,“空巢”只是一种形容和比喻,用鸟类的“窝巢”,来代指人类的“家庭”,那么,这种修辞显然不准确,鸟巢被人类误读了。 根据我多年的实地观察,发现鸟类在繁殖… (阅读全文)

“螺栓”被毁,怎么能算恐怖袭击?

2016年6月15日 | 分类: 时政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25 浏览

现在,美国的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化了,若再继续沿用过去的gay和lesbian,显然不合适,因为这有歧视同性恋的嫌疑。但是,新的、政治正确、普世通行的词汇目前还没有被创造出来,所以,我就用bolts和nuts来代指流行的男男合作、女女沉迷。Bolts的中文意思是“螺栓”,而nuts则指“螺母”。 奥兰多夜店枪击事件,大量“螺栓”被毁,明明是个人信仰的冲突,价值观的对撞,生活方式的阶级斗… (阅读全文)

粽子应当这样“剥”(下)

2016年6月8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097 浏览

周所周知,现代中国最有名的粽子都出在浙江,一个省居然有两个粽子名牌:嘉兴粽子和湖州粽子。嘉兴粽子在大陆很有名,许多人根本不知道嘉兴在哪里,但却知道嘉兴肉粽好吃;湖州粽子在台湾首屈一指,曾被陈立夫誉为“状元粽子”。我本人虽然吃过无数嘉兴粽子,从来没有品尝过湖州粽子,但我有理由认为,湖州粽子是中华粽子的正宗。 湖州在2500多年前(春秋时)因遍地生长着野菰,… (阅读全文)

粽子应当这样“剥”(上)

2016年6月8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227 浏览

不知从何时起,江南人竟违背了自谦的好传统,无论写文章,还是讲废话,都喜欢有意无意地矫情发嗲一回,说自己的故乡在江南,自己的乡愁比别人的浓,自己的春梦比别人的美。殊不知,自唐宋以来,夸赞江南富庶与娇美的人,大多是北方文人,不是江南文人,江南人自己还是蛮懂得谦虚和隐含的。不信,你去文库里查查看。 对这种炫耀地域优越感的小资行为,不服气的北方人,我教你们… (阅读全文)

暖冬出怪异,何时临到人?

2016年6月5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63 浏览

我来加拿大十几年,住草原五六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毛毛虫,简直可以用虫山虫海(caterpillar mountain caterpillar sea)来形容。 人满为患,虫多酿灾。如此大范围地出现毛毛虫,且数量庞大,来势凶猛,可以想见,加拿大今年的灾情有多严重了。 也就是上周末,5月29日,我去农庄剪草,意外地发现,大门的门框上、窗户玻璃上、墙壁上,门槛上,到处爬的都是毛毛虫。一开始,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