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冬出怪异,何时临到人?

2016年6月5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72 浏览
字体 -

我来加拿大十几年,住草原五六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毛毛虫,简直可以用虫山虫海(caterpillar mountain caterpillar sea)来形容。

人满为患,虫多酿灾。如此大范围地出现毛毛虫,且数量庞大,来势凶猛,可以想见,加拿大今年的灾情有多严重了。

也就是上周末,5月29日,我去农庄剪草,意外地发现,大门的门框上、窗户玻璃上、墙壁上,门槛上,到处爬的都是毛毛虫。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房子的墙基出问题了,招引了这么多的小蜈蚣,可凑近一看,它们不是蜈蚣,而是毛毛虫。

在正常的年份,我们草原地区是春天木虱(wood tick)比较多,秋天毛毛虫比较多。可今年反过来了,木虱仅出现一周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草、满树、满花的毛毛虫。木虱要么是被毛毛虫吓得躲了起来,要么成了毛毛虫的盘中餐,像树叶一样被吃光了。

我注意到,今春这种毛毛虫,体型比秋天的要小许多,身上有花纹,但没什么毛,特别喜欢扎堆,为害作物时,酷似蝗虫,习惯群起而攻之。

曼尼托巴大学的昆虫学家说,这种毛毛虫叫forest tent caterpillar ,其灾每10-15年爆发一次,每次可能持续2-3年,用一种叫Malathion(马拉松)的化学药物便可以对付。

春生秋虫,显然是去年暖冬造成的怪异现象。因为毛毛虫是秋天最后一个登场秀生机、竞自由的家伙,故而产卵也迟。今春天气异常,忽冷忽热,朝冷午热加晚凉,如夏似秋,秋虫就被提前唤醒了。又因为冬天不冷,秋虫的卵蛋埋的浅,却没有被冻死,竟然全都存活了下来,所以今春虫害就爆发了。去年冬末,我和几位农人聊天时,他们就担心过今春的虫害问题,果不其然。

从我农庄目前的情况看,已经沦陷的树种有椴树、橡树、枫树、紫叶李、苹果树、榆树、丁香、沙果树、小浆果等。其中,榆树(Elm)和椴树(Linden)是这种毛毛虫的最爱,它们受灾最重,几乎树叶全被吃光,连树皮可能都难保。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人说乱世思良将,国溃盼雄主。害虫多了,人们很自然地想起益鸟。可不知为什么,吃虫的知更鸟、黑鸟等,它们竟然对遍地的毛毛虫视而不见。有的正忙着孵蛋生雏,顾不上打猎捕虫;有的被突然热起来的天气逼得躲藏起来。

可以预见,今年加拿大的苹果、沙果和樱桃等水果,产量肯定下降。万幸的是,眼下小麦和油菜等农作物,播种后还没有长出来,要不然可就更惨了。但从目前的灾情看,虫子有增无减,都密密麻麻地集中在某些树种的树干上,一旦农作物抽芽长苗,它们肯定会变成飞蛾,一起飞过去糟蹋。

农人们现在可犯愁了,一方面担心虫子毁了庄稼,不得不用药,增加大量的成本;另一方面又担心,下了农药后,谷物的价格会受影响,甚至卖不掉。这不跟“心忧炭贱愿天寒”的卖炭翁一样吗?

6.jpg

7.jpg

所幸,地里的庄稼还没长出来

暖冬是气候变迁的异象,它的危害在于深不可测。你不知道今年发生虫灾,明年会发生什么灾?从今年这个变异的毛毛虫判断,气候变迁不仅会导致意想不到的灾难,而且还会催生怪异的生物物种。正常的物种在不停地毁灭,而不正常的物种却在源源不断地出现,让人类措手不及。眼下的毛毛虫只是肉眼看得见的变异,而气候变暖引发的看不见的微生物、病毒和细菌变异,其危害可能更大、更猛。

我在外面剪草的时候,头上会掉落虫子,裤脚上会沾上虫子,真让人恶心。

它们钻门、破窗、翻墙的阵势,不由得让我联想到《出埃及记》里的蛙灾。上帝为了惩罚埃及法老不让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就用青蛙来扰乱埃及。那时青蛙从河里出来,进入法老的宫殿,钻入法老的卧室,跳到法老的床上,还跑到臣民的家里,跳进厨房,跳进锅里,爬到人的身上。如果这些毛虫进到室内,情况定然类似青蛙,甚至更糟,因为毛虫有毛有刺,不似青蛙干净。

我不敢肯定这虫灾是上帝的惩戒,也不知道加拿大犯了什么不讨神喜悦的事,但从科学家和政府官员对待虫灾的轻慢态度可以看出,小样儿的人类,总想企图以现代科技超越上帝,重复始祖亚当和夏娃的故事,要让自己变得跟上帝一样神通广大、长生不死,结果使得人与天,人与人,人与生存环境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化,一日千里。

毛虫泛滥成灾,不是预示毛左势力坐大,而是警示人类,气候灾难就是科技灾难;今年轮到草木、水果和庄稼,明年可能就临到我们自己。等着瞧吧!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