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非口误:“宽农”就是“宽衣”

2016年9月12日 | 分类: 时政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413 浏览
字体 -

包子大帝这次在G20峰会上,用他那特有的充满磁性的男中音,一本正经,满脸严肃,字正腔圆,中气十足地把“通商宽农”念成了“通商宽衣”,其效果堪比韩娥,可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我遗憾,圣上为何不把“通商”读作“通奸”,合一块儿成“通奸宽衣”,这样多有中国特“色”,多显繁荣“娼”盛?

据说,今年我们加拿大的冬季会特别长,特别寒冷,各大城市的市政府在做越冬准备时,都不打算再像往年一样,预备大量海盐和粗沙做防滑用,大家都等着去中国抢运免费牙齿,因为中国人的牙齿被万岁爷笑掉的不计其数。

04040854_meitu_1.jpg

侯宝林大师说过,喜剧切忌油滑。包子大帝完全遵照了这一宗旨,轻启朱唇,便演出了一出绝妙好戏,硬生生地把“轻关易道,通商宽农”这句生僻的古语,给传播了,给弘扬了,给普及了,给现代化了,给国际化了——当然也给不像话了。

那些嘲笑圣上,说圣上文化水平浅,装屄不成反被肏的人,我看纯粹是编排、扯蛋、阴毒、鳖有用心。因为你想,

1、就算“轻关易道,通商宽农”这句经典生僻不常用,但圣上是照本宣科,按稿子念的,如此重要的主旨演讲稿,他不可能事先没有看过,审阅过,与秘书交流过;再说“农”字本身并不生僻,他怎么可能不认识?

2、网络时代,人们用眼过度,老花提前,弱视普遍,即使是不老花的年轻人,也经常看错字,读错字,拼写错字,何况日理万机的国家元首?

3、英文翻译是根据文稿翻译的,不是根据读声同步翻译。所以,外国人在耳机里听到的,仍然是“农”而不是“衣”,所谓读错字造成的恶劣国际影响,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4、读错字难道就等于文化水平低吗?

儒生们,道士们,居士们,女士们,你们怎么忘了,残缺字不是常在古人的题墨中出现吗?历史上的文化名人,如苏东坡、唐伯虎、郑板桥,甚至还有孔大圣人,康熙大帝,乾隆小帝,不都喜欢这么干吗?

什么“点心”的“心”少一点;“富贵”的“富”没有顶;三点为水,四点为火;孔子甚至还把“殷比干墓”的“墓”字写成“莫”,不让入土,故意藏着言外之意,弦外之音,让人参悟。

中国的三农问题,其危也悬殆,其害也炙然。进城务工的农民大叔,农民小伙,他们的裆前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留守在家的农民大嫂,农民大妈,她们的性饥渴问题,也一直被忽略不计。

农民是农村和农业的主体,农民问题是三农问题的核心,而农民们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最猴急,最当务之急,最燃眉之急的,就是宽衣上床问题。“宽农”就是“宽衣”,“宽农”首先的和最后的,也都是“宽衣”!

包子大帝从登基那天起,就一直倡导重走群众路线。农民的需要,就是党的工作重心,就是政府的政策导向,就是领导人的心愿所系,口中念词。

赵家的包子大帝,本身就是戏子的老公,相声演员胚子,他把“宽农”读成“宽衣”,谁敢说这不是故意为之,天意使然,民心所向?

2016.9.12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