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掌握了海外维稳的秘密(图)

2016年10月10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132 浏览
字体 -

说起来你恐怕不信,我今夏为镇上的一口老井做了一个盖子,那个坚固结实、严丝合缝,简直可以把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这些扰乱宇宙祸害人间的星宿给镇住;就是傅振华、孟建柱之流,一旦落入井中,谅他们也无法逃脱。

故事是这样的:

今年夏天镇政府换届,新上任的镇长和委员们都不认识我,不知道我算老几。他们接连着给我下了两道命令,其中一道让我把镇上出租屋前院的一口老井填了,或者做个井屋突出标识,或者在井口加一个盖子,以防幼童和小动物掉进去淹死。拿事的为了彰显她爱猫爱狗爱小孩的好作风,还让contractor为我做了一个临时覆盖物,掐挤了我97.1415926刀,这让我很是不爽。

为了摆脱我们华人“落后就要挨打,富裕就要挨宰”的噩运,揭穿洋杂碎们假公济私的阴谋,我决定自己建个井圈,加个井盖,以最小的成本,最快的速度,最好的外观效果,来完成任务,give them color to see see。

18.jpg

这是镇长委托contractor为我做的临时覆盖物,糊鬼又鬼糊,还好意思收钱,真他妈的shameless!

1.jpg

我只轻轻地念了一声咒语“遇农而开!”,那一堆破烂就不翼而飞了。瞧这深不见底,黑洞洞的样子,离它5米远都觉着冷飕飕的。

2.jpg

先拔去残留在井口的铁桩、铁丝,都锈迹斑斑,曲里拐弯的;接着铲除井口周围的土壤,做出一个内直径(ID)25英寸,外直径(OD)60英寸的环形平台来。讨厌的是,前屋主在井口栽了一棵山楂树,盘根错节的,刚好挡在环形平台上面,挖除,肯定会破坏环形平台的基础;不挖除,又影响构筑。

3.jpg

山楂树(Hawthorn)有刺,刺长竟达2寸,锋利无比。山楂树之恋不好玩啊。

4.jpg

我一个不小心,就被扎得汩汩滔滔,鲜血直冒。

5.jpg

我刚刚揪掉一根胡须,办法就想出来了:先用一个与井口直径相当的旧轮胎套在井口上,不让砂石落入井中,再把搅拌好的石头和沙浆填入外环平台,构成一个环形井圈。记着在井圈里预埋一段木柱(4X4),一个锁鼻。

6.jpg

13.jpg

维稳的家伙就这些,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地步。得,咱回车上喘口气去……

7.jpg

等到环形井圈快要构筑好的时候,我再斧头锯子一齐下,把山楂树从碍事的位置清除掉。这样,既不需要动土破坏基础,也不影响井圈的构筑。

8.jpg

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井圈也不是飞来的,它是我擂的。

12.jpg

我原计划是从这个专业厂家订购一个金属井盖,以求天长地久。

9.jpg

可到了厂办一问,NND,人家现在只做这种草地上用的蘑菇盖,不做井盖了。

10.jpg

我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最喜欢坐在马桶上轻松一会儿,很快就有了办法。我准备用自家后院BBQ坑锅上的网盖作配筋,用黄沙、碎石和水泥自己现浇一个混凝土井盖。(刚巧,这锅盖与井口外直径一样大)

11.jpg

说时快,那时迟。我在农场草地上垫了一块保温板,在上面预制了一个井盖。你看,锁鼻和铰链孔都预备好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农场车库里太太买的水泥受潮了,鱼肉和鱼刺黏不到一块儿,害得我建了一个豆腐渣工程。

14.jpg

无奈之下,只好用邻居给的白铁皮切了这么一块。往上面踏上一只脚,觉得太衰,小动物和小孩踩上去没事,若大雪迷路的醉鬼踩上去,那一定会发生“不自由落体”运动。

17.jpg

为了安全起见,我决定在薄弱的金属盖子上面,再加一个木质保险盖。本来想做得美观圆通,锯成圆形,与井口一致。可后来一想,甲骨文的“井”字,就是井口用木石构成的井栏形象,而井栏是方的,于是,就做成方的。人家讲外圆内方,我给他来个“下圆上方”,让圆脑袋戴个方帽子。

15.jpg

试想,假如公安部长被盖在下面,他能蹦得出来吗?


我们华人是农的传人,井的发明人。我们的先人围井而居,八家共井;我们的四合院叫“天井”;我们中的小人叫“市井”。对我们移民来说,我们的故乡都有一口井,一口源远流长,永不枯竭的老井。

如今我背井离乡,故国万里,却在异乡拥有了一口井。

我不会贸然填了它,也不会象别人那样,把它当作许愿井,或者纯粹的装饰。我要用它灌溉,浇灌我思乡的心田;我要用它维稳,稳定我在异乡的波动情绪,好让我身在他乡,如在故乡。

2016.10.10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高手。向您学习,向您致敬!

    ——为了不受人阴宰:)))问好!

    大医精诚 [ 评论 @ 2016年10月11日 13:04 # ]
  2. 学习..学习了

    ——过奖。问好!

    david-davidabc [ 评论 @ 2016年10月11日 20:22 # ]
  3. 佩服!问好农兄!

    ——还在渥太华吗?问好!

    望璞歸真 [ 评论 @ 2016年10月17日 09:29 # ]
  4. 兄弟真的有两下。你这篇有趣的东西使我回忆起几十年前娘带我回外婆家时的不太好玩的回忆。外婆家的那口大井不像姑母家那口有着三块红砖砌起来的矮小围墙。水吗是黄色的。井旁的洋灰地板长着黄溜苔。真的好怕人。从那时开始就时常给我噩梦。还有那口大井在屋子里面。水不能喝。只能用来洗澡,洗衣,洗碗筷。食用的水那时还得到村里的一个自来水龙头担取回来。

    尘慧真 [ 评论 @ 2017年7月29日 18:53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