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华人跟西人在一起干活会不舒服?

2016年10月23日 | 分类: 日志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30 浏览
字体 -

假如,有个老板交代同样的工作任务给两个员工,一个是西人,一个是华人,两人的知识水平和经验技能完全一致,两人在两个独立的地方各自完成任务,那么,我敢说,这两人的工作质量,绝对不会有任何差异。

然而,一旦两人在一起,即使老板没有指定谁是头儿,那西厮也一定会不自觉地充当起team leader或foreman来,对华人同事指手划脚,说三道四,在移民所在国是这样,在中国本土可能也是这样。为什么呢?

393WorkplaceBullying_meitu_2.jpg

依我看,这不是自信与谦虚的个人风格差异,也不是王道与霸道的东西文明冲突,而是彻头彻尾的发达国家自豪感或种族优越感所致。西人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越在底层,表现得越直白;越在高层,表现得越隐秘。

从当年修太平洋铁路时的爱尔兰屌丝,到今天软件公司人模狗样的白人主管,他们在华人面前的领导欲和支配狂,一点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

记得我刚来加拿大时,在一家西人Landscape Construction公司里上班,每天早晨7:00整到办公室打卡,然后分组去work site干活。

同组有位同事来自多伦多北面的小镇,是爱尔兰人的后裔。他好象在我知道我们华工的苦难史以前就知道了爱尔兰工人与华工的争斗史。所以,他总是象他爹灵魂附体一样,用怀疑和蔑视的眼神看着我,还时常蹭到我身边找茬:一会儿要和我扳手腕,一会儿要和我比赛推车子,即推满满一wheelbarrow砖块走上坡,哼哧哼哧地走100米不翻倒。

我那时三十五六岁,他二十八九岁,两人个头相当。不同的是,他比我粗壮敦实,我比较精瘦,因此,他觉得胜券在握。

可没想到,扳手腕,他30秒坚持不到就输了,为此他很惊奇,也觉得没面子,所以特想在推车上赢我。我俩你来我往斗了十个回合,也未分出胜负。最后,我提出一个决胜的办法,让每人在两腿之间,坠一块砖头上阵,这下可把他乐坏了,只听“噗嗤”一声,一个正在被吃的大苹果,从他嘴里喷了出来,足有5米之远。

除了西人同事要强、拿大、喜欢处处占上风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即西方人所使用的劳动工具,包括某些机械设备,有很多不适合华人的身高、体重,还有力道。

我在多伦多国际机场当飞机加油工时发现,飞机大多是美国造的,配件设备粗糙不说,而且笨重无比,操作极不方便,一点也没有日本造的电器那样轻巧、便利、充满人性化设计。

比如说油管,其粗重如一条大蟒蛇,在地上撸直了以后,你得站在台梯上,使用爆发力把它拖举起来,扣到机翼下面的进油口螺纹上,然后才能开启油泵,给飞机加油。我每次做这个上举动作,都会象奥运会上的举重运动员一样,大“嗨”一声,尔后才开始“圆眼怒睁”、“咬牙切齿”、“瘦狗拉硬屎”。有时候还会听到机舱里飞行员的鼓励声:Hi buddy,use your muscle!

还有,西人的工作态度,也与咱华人迥然不同。我们大多数人,大多数时候,都是把工作当成谋生手段。而西人则常常把工作当成享受,尤其是白领和老板,他们就喜欢把体力活当锻炼,把脏累活当赎罪。

在我们草原这边,西人很多是东欧裔,如乌克兰裔、俄裔。也不知什么原因,老毛子干活,他娘的竟然会发疯。劈柴、砍树、搬砖头,越是繁重的活儿,他们越是“难来疯”。比如在搬笨重的大容量冰箱时,因为使不上劲,他们会突然眼睛泛绿,把偌大的冰箱看成是好久没见的老母亲,然后脱光衣服,大叫一声把它抱起来,搬进屋里。你说,咱华人中的东北虎和西北狼,何曾见过这阵势?

当然,华人也并不是跟所有的西人在一起干活都不舒服。

总体上来说,同龄人跟同龄人在一起干活会不舒服,同性人跟同性人在一起干活也会不舒服,但中年以上的华人,与白人小伙和白人姑娘在一起干活,可能会觉得特别惬意,因为他们/她们比别的族裔年轻人,尤其是比咱国内的年轻人,干活更投入,更主动,更勇敢热情,不奸不猾。

 

2016.10.23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兄弟写得好!或许那就是天生俱来的种族优越感吧?也没什么。像广东人说的就让他们“牙”好了。

    尘慧真 [ 评论 @ 2017年7月29日 18:23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