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时代,我们还要说保重吗?

2015年12月12日 | 分类: 女人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606 浏览
字体 -

中国人的身份称谓,不管怎样与时俱进,但总脱不了恭维的本色。恭维源于等级,皇权至尊,家长最大,有钱人最牛牝,对他们称呼的套路流入民间,约定俗成,这便是恭维称谓的起头。

如今,中国社会正在向低俗、恶俗、媚俗转型,人的变异在加剧,人的类别也在增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混乱不清,日常称谓更是四世同堂,五花八门,怪味一锅,叫什么的都有。

传统的先生、太太,少爷、千斤,早已被老公、老婆,帅哥、美女所取代。社会上无论士农工商,都喜欢用师傅、老师、大叔、大妈、小姐、哥们相称。

最滑稽的称谓当属“老公”。这词原是妓女蔑称太监,嗔他们有性欲无性能,如老者之衰,让姐们千种风情空耗白流的调侃用语。现代人妻小妈却把老公奉为时尚,用来昵称嗲谓自己的丈夫,既贬损了丈夫,也作贱了自己,一石二鸟,好不“风雅”。

不过,现代社会阴阳反背,男女失和,雌盛雄衰。做丈夫的,虽无太监之名,却夜行太监之实;做妻子的,虽非妓女之身,然常怀妓女之心。当此之际,老公的称谓盛行,贬男兼具损女,窃以为,未必不是天意道趣!

还有一个流行于男人中的可笑称谓就是“老板”。老板乃英文boss的意思。看过好莱坞电影《Korean War》的人可能都记得,杜鲁门面对自以为是桀骜不驯的麦克阿瑟,曾经在办公室里怒不可遏地自言自语道:“who’s boss!”他的意思是警告老麦,我才是美国的头儿,美军的统帅。

世界上由造物主创造的生物,都只有一个头,两个头的绝非正常。同样,一个国家,一个企业,一支军队,top guy、head man只能有一个。

可是,我们中国人却罔顾这个浅显的道理,总喜欢以愿望代替事实,用私心掩盖真相。试想,每个人的名片上都印着“总”字头衔,每个人都被称作“老板”,即使one person one truck也那么叫;哪怕白天人前当孙子,晚上自家充老爷也那么喊,那还有谁当马仔、当雇员呢?

中国之所以没有自己的企业文化,也很难创立自己的企业文化,首因就是人们普遍缺乏员工意识,而老板意识却又太强,且根深蒂固。

人人想当老板的目的,往好处想,就是人人都想证明自己的意志,实现自己的梦想,提高自己和家人的社会地位,改变整个家族的生存状况;往坏处想,就是人人都想腰缠万贯,妻妾成群,呼风唤雨,高人一等。中国人爱走“先吃苦中苦,后作人上人”的人生奋斗之路。人前人后,人左人右,四面八方他都不愿意呆,偏要引体向上,骑在别人的头上。

有趣的是,中国贪官在老板情结上竟然与民同好。他们不仅有老板的进取心,而且喜欢下属在别人面前称自己老板。王主任、李局长常常被戏称为王老板、李老板。国民党的戴笠,共产党的王岐山,都这样被公开称呼过。

贪官们的特点是贪权、贪财、贪色。在贪财方面,世人都知道他们贪得无厌,却不知还有更多贪“不得”无厌的。我在粮油公司工作时,就曾做过这样的贪官。

什么叫“贪不得”?说白了就是钻法律的空子,打擦边球,以权谋私,以权谋财,把谋到手的公款用于吃喝玩乐,享受人生,但从不往兜里塞,往家里藏。“贪不得”者比“贪得”者的高明之处在于,东窗事发时,后者人赃俱在,前者人在、赃不在,根据共产党的法律无法定罪。

不管是哪一类贪官,也不管他们贪的是什么,其贪婪的本性和愚蠢心态却是一样的,都是“终朝只恨聚无多”,一如柳宗元笔下的善负小虫——蝂。

蝂,是一种黑色的虫子,背部隆起而且粗糙,小颗粒堆放在上面不易滑落,而它却喜欢于路拾遗,在爬行的过程中,抓到什么都往背上堆,然后昂起头来继续蠕动。

它这样不停地堆,不停地背,不停地昂起头来前进,进,最终被压倒爬不起来。有人见了这可怜的小虫,就把它背上的东西拿掉。然而,一旦能够爬行,它又会像从前一样,故伎重演。这种小虫还有一个特性,就是酷爱往高处爬,而且竭尽全力,越高越好,最终却从高空坠下摔死了。

有鉴于此,我主张把中国时下最流行的恭维称谓“老板”,改成“老蝂”,板蝂对路,以求名符其实。

中国人在与亲友通话、写信或聚会散别之时,口头和书面都喜欢用“保重”、“多保重”、“多多保重”来向亲友道别。这句话意在提醒亲友,在今后的工作和生活中,要爱护身体,关注健康,时刻照顾好自己。

保重的“重”,显然是指“珍重”、“重视”、“看重”的意思,并非重量之“重”。但过去物质贫乏时代,人们经常吃不饱,三餐不继,体重自然轻,健康也难以保证,所以,保重首先还是确保体重。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现代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已经由顿顿酒肉,演变成酒肉灾难;人们的体重变得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笨重,健康状况也越来越糟糕。减轻体重——中国大陆称减肥,英语国家和台湾则称减重,现已成为世界风尚。此时若再提保重,无异于咒人早死,说“保重”不如道“保轻”。

我儿子小时候,因为口齿不清,加之激动不已,在过年给奶奶磕头领压岁钱时,不小心把“祝奶奶健康长寿”说成了“祝奶奶健康长肉”。奶奶本来就胖,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差一点连我一块儿杖罚。

所以,从那次accident以后,我就一直在琢磨,是否该把我们中国人的道别习惯用语“保重”,也改成“保轻”了呢?

当然,对尚在发育阶段的儿童,弱不禁风的病人,还有体型过瘦的囚徒和美女,我们还是说“保重”讨喜。天气变冷了,人们需要多穿衣服,体重也会跟着加码,这时,我们互相道一声“保重”,那肯定比“保轻”要保暖一些。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有趣

    ——对一目美眉,我说哪一个更好?对我,说两个都可以。

    一目 [ 评论 @ 2015年12月12日 18:44 # ]
  2. 民间夫妻之间互称”老公”,”老婆”起源于唐朝;而把太监叫”老公”的是妓女,是在远远晚于唐朝的清朝.所以”老公”一词原本就是老婆对丈夫的爱称,与太监毫无关系.

    ——俗兴正废,这是中国文字和语言的发展趋势。对正史有记载的东西,后人可根据史料来源作出取舍判断;但对正史没有明确记载的东西,那就任由自己的喜好做出选择了。老公一词,正史只载其“老者”之意,没有“丈夫”之意。对后世的流转和俗变,没有人能够正源,也没有人能够导流。这是我的个人看法,你觉得呢?

    游夫 [ 评论 @ 2015年12月12日 19:39 # ]
  3. 农家乐兄好!小儿可爱至极。

    ——谢谢!周末开心。

    人生心语 [ 评论 @ 2015年12月12日 23:36 # ]
  4. 农夫,祝圣诞快乐啊,轻重我不管,自有天意。

    ——遥祝、提前祝你圣诞快乐!

    睡熊猫 [ 评论 @ 2015年12月19日 10:33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