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个子,真的有高见?

2014年12月20日 | 分类: 体娱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917 浏览

我有一位姑生舅养的表哥,年长我十五岁,我小时候唯一被他揍过,而且揍得屁股发肿。表哥是位身高不足1.60米的小个子,人非常聪明,但脾气很大,简直像个大炮仗,一点就着。他在剧团当导演,剧组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没有人没被他骂过,甚至打过。我被他揍的那次,就是因为剧团下乡巡回演《沙家浜》,我钻到桌子下面把道具枪偷去玩了,害的演员上场时找不到枪冷场。他打人从不… (阅读全文)

为什么中国会有这么多人口?

2014年12月17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626 浏览

人口学家:计划生育政策施行晚了。 苦农Argue:啊嘟!你这阉猪骟驴的。睁开你的刽子眼看看,一胎化让多少女人精力过剩,整顿得男人上天入地下黄泉;一胎化又让多少独生子女独而不立,闹腾得上下几代人不得安宁;一胎化甚至让国家失去发展的后坐力,今后不得不向印度进口劳工。 中医学家:中华药食同源,中医对保障国民健康,子孙繁衍旺盛,贡献巨大。 苦农Argue:找抽!你真是… (阅读全文)

戏言美加两国华人的八大差别

2014年12月15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2,139 浏览

记得刚来加拿大时,在教会里遇到很多美国华人,他们有的是牧师,有的是带领人,更多的则是普通会众。这些人都是在美国居住了很多年的台湾同胞,多数都有美国国籍。他们在讲道过程中,或者随意聊天时,特别喜欢比较美国和加拿大的不同。我因为生来乍到,没有这方面的阅历,不好比较,所以也就只能跟着笑。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见过的人多了,经历的事多了,去过的地方也多了,所… (阅读全文)

走后门的“后门”究竟啥样子?

2014年11月29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833 浏览

中国文化的特色和魅力,在于“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混同与互转。比如,中国有非常深厚的门文化,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然而,你查遍典籍,走遍全国,也找不到走后门的“门”之形状介绍。因为走后门的“门”是个抽象概念,它只借用了具形之门的名,实际上并没有可视、可触的形状存在。这样的例子翻译成英文最麻烦。 众所周知,英文似古汉语,讲究表达的精准。中文统称的“门”,在英语里… (阅读全文)

读电表,学技术

2014年11月27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002 浏览

以前住公寓,水电费都是包括在房租里的,读电表、付电费那是房东的事。 后来有了独立的house,我只是按照每月水电公司寄来的账单付款了事,从未正眼扫过家里的水表和电表,甚至都不知道它们在哪儿。 如今住在远离都市、单门独户的农庄,水是井里抽上来的,不用付费,但电费还是要按月支付的。我一直以为,抄读电表是电力公司委派专人负责的,或者每家每户的月用电数量直接由电… (阅读全文)

我们都是盗墓贼

2014年11月23日 | 分类: 体娱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692 浏览

如果让我画一幅漫画,来表现现代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的话,那么,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上半截圣人,下半截野兽,嘴巴咬着筷子,脑后拖着辫子的,我肯定不会画,我会画一个中国人被两根绳子拉扯着,水平地悬在空中。拉头的那根绳子叫“未来”;扯脚的那根叫“过去”。 很多现代中国知识分子都喜欢在未来和过去两者之间游移,脚不沾地。 造成这一奇特现象的原因,我想有两… (阅读全文)

好心酿成恶果

2014年11月21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2,030 浏览

今年暑假,女儿跟太太的车来农庄度假,随身没有带任何书本,只带了一个几乎有她半个人高的大鸟笼,说要在农庄养鸟玩。我一向反对把自然界的活物装进笼子里养宠,因为这样做太自私,太不人道,但为了留住女儿,让她有事情干,不觉得农庄的生活太枯燥,我也就扫了一眼,哼了一声,未置可否。 说来也巧,第三天早晨,我在外面草坪上剪草的时候,突然看见一只小鸟,不知道是从哪儿… (阅读全文)

怎样正确对待老婆的话?

2014年11月18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825 浏览

中国自进入民国以来,男人尊重女性,优宠女性,早已成为社会风尚。国民党的孙中山和蒋介石,共产党的毛泽东和周恩来,虽然他们在政治上所信奉的主义、思想和所秉承的价值观各有不同,但在倡导男女平等,促进两性平权方面,却都积极热衷,而且身体力行,堪称表率。 然而,到了改革开放后期,也就是最近这些年,由于贪渎意识形态官员的鼓励、纵容,低俗文艺娱乐节目的煽动、引导… (阅读全文)

最艰难的一次演出

2014年11月10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819 浏览

从小学到大学,我当过多年的文体委员,演出过无数场戏,话剧、哑剧、活报剧都曾演过。粉碎四人帮那年,我还因为犯错,屡教不改,被班主任老师罚去男扮女妆演江青,结果轰动全校,我的处罚也免了。 参加工作后,我觉得编排导演的角色太拘束,化妆配乐的舞台太狭小,远没有社会生活的大舞台丰富多彩,所以,再也没有粉墨登场过。然而,让我做梦也想不到的是,人到中年,却要重操… (阅读全文)

街头流浪汉,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2014年11月8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246 浏览

前两天,网络上传出街头流浪汉弹奏自编钢琴曲的故事,让我受到很大震动。 Edmonton与Regina相距不远。我于2011年秋季,游览Banff和Jasper时路过那里,还在那里的一个公园营地住了一夜。从公共建筑和街景装饰风格来看,这座世界上纬度最高的都市,确实很有艺术气质。没想到,这股天赋灵气居然流转到一个流浪汉的身上。 这个名叫Ryan的流浪汉,在街头流浪达30年,没人教他,作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