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一回当庖丁(图)

2015年11月5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503 浏览

说起来不怕您笑话,我老人家长这么大,拍死的苍蝇无数,烫死的蚂蚁无数,砸死的蛇无数,砍死的草无数,吃过的肉也无数,可就是没有亲手宰杀过家禽和牲畜。 刚和夫人恋爱那阵子,她头一次来我家做客,我为了表现自己的神勇祇武、大善大恶,就在老妈的口头指导下,亲手杀了一回鸡。可我刚把屠刀放下,那只已被抹过脖子的鸡,它,它,它竟然从地上又站了起来,还窜到老妈跟前载歌… (阅读全文)

理工男的诨名叫“知了”

2015年10月30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436 浏览

一直想写一篇“筛”理工男的文章,可题目列出来后,冷藏在冰箱里都快一年了,还是犹豫不决。令我为难的原因,倒不是我不敢写,不会写,找不到要表达的重点,而是我顾虑自己的身份。 如果我以理工男的身份来写这篇文章,说了批评的话,定会被理工男们斥为叛徒,胳膊肘子往外弯;说了好听的话,又会被其他人讽刺为不要脸,自己表扬自己。但如果我以文科男的身份来写此文,稍有不敬… (阅读全文)

我做的蒲绒枕,想梦见谁就梦见谁

2015年10月23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408 浏览

夏天,我在城里打扫出租屋时,意外捡到一大包原住民租户丢弃的枕头套。运回农庄清洗后发现,大大小小,花花绿绿,加在一起足足有上百件。这些枕头套大部分没有用过,洗过一水后,看上去仍然跟新的一样。 我家就四口人,每人一年用三个,头枕一个,脚踩一个,怀里再抱一个,全年也就消费十二个。这一百多个枕套,光靠我家人自己消费,十年也消费不完。再说,布匹存放十年,自身… (阅读全文)

国人信仰危机的祸根

2015年10月16日 | 分类: 时政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508 浏览

中国人传统的信仰,与西方人所讲的信仰,无论概念、定义、内含、本质,还是目的、手段,都完全不同。所以,笼统地问“中国人有没有信仰?”,不加区分地说“中国人信仰危机”,非但不能厘清中国人的信仰问题,反而容易造成更大的思想混乱。 现代西方人所讲的信仰,主要是指个人的宗教信仰,比如犹太教,天主教,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等等。宗教有三要素:教主、教义、教团,三… (阅读全文)

古法腌制小鲜肉

2015年10月11日 | 分类: 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2,579 浏览

《礼记.内则》有言:濡豚包苦实蓼。意思是,腌渍猪肉时,用水蓼塞在里面,将苦菜包在外面,这样可以除去肉腥味。我猜想,皇家腌肉应该是整猪腌渍,如同制作木乃伊,不似我等他乡游民,买只烧鹅、烤鸭都要cut in half,乳猪更是要take  apart。 周人所讲的“苦”,与农家苦的“苦”乃一个意思,都是指一种带刺的野菜,学名叫Sonchus oleraceus L. 苦,古代也称“荼”,如“荼毒百… (阅读全文)

成就屠呦呦盖世功名的青蒿,原来是它!

2015年10月7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3,514 浏览

中华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对蒿类的认识和叫法差异很大。同样一个“白蒿”名称,竟然涉及二十多个蒿类品种;叫“青蒿”的,也有好几个不同的品种。蒿类本身的种类繁多,春季幼苗时外形各有特征,易于区分种名,至秋老干枯时,外形趋于雷同,很难区分,所以统称为“蒿”。 帮助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青蒿,其实并不是正品的“青蒿”,而是中药的黄花蒿,学名叫Artemisia annua,… (阅读全文)

一国两痔,加拿大如何稳腚?

2015年8月9日 | 分类: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831 浏览

加拿大的国庆节是7月1日,与中国共产党的建党纪念日是同一天。 过去中国人拜把子时常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既然中共与加拿大生日同天,不谋而合,而且是天巧地合,那么,两造的命运也难免会有些相似。中共奉行一国两制,结果弄成了一国两痔;加拿大实行双语、多元文化和原住民保护政策,结果也弄成了一国两痔。台湾与香港是中国的两痔,魁省与原住民是… (阅读全文)

在自家旮旯里淘宝

2015年8月3日 | 分类: 体娱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468 浏览

很久没出去淘宝,着实有点心痒难耐,手痒抓空,于是,就在自家旮旯里搜寻起来。 农庄的房子都是百年老屋,好几代人在这里生活过,储存的东西倒是不少,可有收藏价值的并不多。里里外外地扒拉了几个月,所能找到的,除了农具和工具,马龙套和老鼠夹,剩下的也就这些了。 这是Air Wick公司生产的香薰油瓶子,状若油灯而实乃香剂挥发器,我在二战电影里看到过。 这个油灯属于罩子… (阅读全文)

中国的幽默之都,你选谁?

2015年7月25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287 浏览

中国有一个省城,位置不南不北,方言南调北腔,土话称母亲既不叫妈,也不叫姨,竟然叫“妈姨”,听起来酷似“蚂蚁”;称中国科技大学的简称“科技大”为“裤子大”;西和洗一律发“死”音,皮被念作“屁”,鸡被读成“滋”,鸡蛋读作子弹;最逗的是英文字母H,本地人发声竟与打喷嚏无异。 这个省城就是安徽省的首府合肥,杨振宁先生的故乡。当年在诺贝尔奖授奖仪式上,如果杨老先生用合肥土… (阅读全文)

哪些国移容易成为旱地鳗?

2015年7月18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1,020 浏览

英文的handyman,中文译作“勤杂工”、“巧手汉”,近年又被海外中文媒体戏称为“汗滴”。这些称谓,虽然音译、意译和音、意转换都很到位,但总觉得缺了点想象,少了点生动和幽默。 汗滴,就是流汗很多的意思,用于handyman尤其不妥。因为干什么活都出汗,农人的汗滴禾下土,矿工的汗流浃背,运动员的汗流满面,都是流汗,而且他们比手艺人更辛苦,更有理由称为汗滴;贪官们玩女人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