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湖北武汉彭公乾脑控受害经历(可能已癌死)

字体 -

002湖北武汉彭公乾脑控受害经历(可能已癌死)

注:这个受害人我了解比较详细,从97年到2012年,前后整整十二年左右,最后死于胆囊癌,也就说明脑控组织秘密人体实验成功了,成功地研究了一个可以使人们不易发现并难以解释为慢性毒药所致的癌变,我也有此倾向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我叫彭公乾,85年–93年我是湖北粮机厂的一名会计,93年出来打工。97年因几个朋友找工作帮忙办了几个假毕业证书,结果他们不顾保密原则,完全自我暴露.迫害刚开始时,我还以为是窃听器、摄像机、录音机之类,并不知道声音来自脑中,因我只是一名会计师,高科技知识不多,对此类技术的理解还停留在五、六十年代的水平,好在我是唯物论者,才没有象有的人那样认为是鬼魂附体;但此时也仅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98年4月份,为了逃避迫害,我只好动身前往广东,以为离武汉远一点,或许就脱离了控制,谁知还是在罗网之中,能知道我每时每刻在想什么、干什么,思想、记忆、行为无任何秘密可言。初期它们还利用语音交互技术,变换不同人的音调,装腔作势。远在几百里远的熟人的声音经常出现在耳边,因当时不懂此技术,很受它们的欺骗,后联系北京语音交互技术研究中心,中心的研究人员从语音合成、声韵控制、文本分析等方面进行讲解,才知道是语音模仿。?? 在电磁波的长期刺激下,我的右颈动脉供血不足,血压时高时低,左臂左腿严重麻痹,几近偏瘫,心律不齐,精神长期抑郁,并有前驱糖尿病的明显症状;电极对丘脑前后的经常刺激,导致胃酸大量分泌,胃溃疡已到了要动手术的地步,现在右臂抬举都很困难。它们对性很感兴趣,十肽促性腺激素的大量分泌,让我经常处于性兴奋状态,我曾想不通,从公来说,我没有反党反政府,也没有违法乱纪。从私来说,我们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为什么它们对我如此狠毒呢?

98年我作过一些检查,如:X光、CT、脑电图、心电图、经颅多谱勒等,但这些常规检查作用不大。2000年深圳蛇口一位得知此事的人曾邀我出国,因不熟悉对方背景,我没有答应。2001年10月,询问深圳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的医生,他们告诉我,他们知道这个技术,一般嵌入手术要3至4个小时,要检查的话,深圳医院没有相关的设备,推荐我去广州第一军医大的一个实验室。2002年4月份,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到广州第一军医大的一个神经实验室检查,才找到体内的微芯片和微碳纤电极(PROCFE),可他们就是不愿取出来,说是有风险,我也不知是医疗风险还是政治风险。后来拿着检查结果去广州、武汉的几家医院,他们都不愿帮助取来。

2002年6月,我去找武汉市桥口区六角亭派出所,武汉市公安局,湖北省公安厅,他们的说法都是一样:我们只管刑案和治安,现在许多事都忙不过来,你不要总来找我们,管这事的有专门的部门,不是我们在管。2002年7月,找到汉口球场街湖边坊的市安全局,不管。

2003年8月,托人找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的马教授,他答应让我去他那儿,说基本上可帮我解决,可在8月21日――我按约定的时间准备去的前一天,他突然来电话要我去找市委开介绍信,不然他不能动,我问为什么?他说你不要问。我只好去汉口解放公园路的市委要介绍信,市委的人说: “我们不能开这个介绍信,你认为是谁给你嵌入的你就找谁去”,磨了一个下午还是不行。那些具体操作的人我一时到何处去找,真是不可思议。 九月初,我联系到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信息科学部以及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他们的说法是:你应该找开枪的人,而不是找造子弹的人。不过可以告诉你的是,这绝对不是作试验,也不会是科研单位所为,科研单位没有这个权力。大脑研究?br/>

13;的很多项目是国家“863”、“973”计划中的项目,如“脑功能和脑重大疾病基础研究”、“脑发育与可塑性基础研究”等等。一般是用果蝇、小鼠、猴子作试验,特殊情况下,有的单位也会用人作试验,但这样做有很多条件:一是不能用无关联的正常健康人试验,必须是有大脑疾病或精神疾病的人。是要与志愿者签订协议,告知详情或者后果,即知情权。三是手术有风险,全麻本身有一定的危险,还有脑损伤和感染、大出血等。四是论文不能公开发表。对你这样做,应该是有什么别的目的,我们不好猜测,建议最好先找政府,不行的话就请律师吧。

先去找律师,律师说:“看了你的材料,我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对这方面的情况我们也有一些了解,只是不很具体,我们相信你,但帮不上你,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现在你连这件事是哪个单位干的都不能找到,那你准备起诉谁呢?没有诉讼主体,法院是不会受理的。第二从你谈的情况看,你也找了不少部门,但都不起作用,说明这个部门既然敢这样做,法律在它们眼里就只是一张纸而已,法律对它们是无效的。第三,(法)律师的作用是有限的,象你这个年纪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不是有个比喻吗?法律是一张蜘蛛网,大虫冲过去了,小虫粘住了。末世社会,弱势的草根阶级总是牺牲品,你想起诉“强力部门”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无异于与虎谋皮。不要认为违法的事找律师就能解决,那是天真的想法,现在执法犯法的事每天一箩筐,已是很普遍的事,明虱尚不能捉,罔论阴虱?!你还是另想办法吧。

既然这样讲,我又去找政府,打电话到安全部,安全部让报上姓名和城市,我说,只报城市和姓名就行吗,他说行,四天后再问结果如何,回答是不知道。九月中,我分别往科技部、卫生部、教育部、湖北省委秘书长、省政府秘书长、武汉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室、省安全厅等发十多封挂号信。总算等到湖北省委黄副书记秘书的一个电话,她说:“这种事情我只是知道一点,详细情况只有高层领导才知道,已请示过黄书记,让你去找安全厅”,我说我不是间谍,也不是重要人物,安全厅也说过不是他们在管,再去找安全厅不合适吧,她回答说,黄书记是这么说。 今年三月份,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来电话,希望我提供相关的人员名单和资料,他们准备采访。但随后的采访只进行两个星期就不得不中断了,当初我就说过,即使调查了也不可能播出,原因还需要讲吗?。

以前我曾想,我是小人物,无机密可言,没犯法,也没什么组织,某部门会不会找错了对象,此时才知道这种部门要找的主要的就是我们这种小人物。

在我写这封信期间,它们说:“你到处讲,我们也不很在乎,懂得这项技术的人不多,大多数人不会相信你的”。几年的迫害对我的身体造成极大的摧残,尤其是现在已渐感不支,我曾提出:从此以后我不再讲也不再想你们的事,只当我病了10年,只希望你们不再过度的迫害我,让我能站起。

2004年4月,作者: 彭公乾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0769-2875728 。手机:12544781192 身份证号:420104660227431 户口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桥口区顺道街121号 后注:难友彭公乾,2010年12月患壶腹部周围癌(胆囊胰腺癌),2011年元月在武汉协和医院陈立波教授动手术。至今生死不清。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恳求世界人民关注中国精神控制人体实验8年受害人安徽潜山县王焰——blog——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