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福建福州吴巧妍脑控受害经历

字体 -

010福建福州吴巧妍脑控受害经历

(注:我看了这个受害人经历,她的外公是她遭脑控受害的根源,他外公曾是福州交通局的工程师,估计是桥梁建筑上出现质量或经济往来不清楚等原因受到暗查盯上的,做为一个外公长期生病在床父母都不让其靠前,一个曾经的国家干部退休也是公费医疗,怎么放在家里不治疗得这么重的褥疮还带蛆,至于他父母用欺骗的手段将她骗到精神病院,和我如出一辙,我父母一生农民,我在安庆医院实习一年都没听到过有安庆精神病院,而他们居然能有手段将我骗到安庆精神病院强住四个月,而脑控程序一启动,这个家庭基本是全家灭门,吴巧妍父亲在她外公几年后就得脑溢血而死了,自己也自杀了,还有湖北彭公乾据说全家也先后得病死亡,而对于我的家庭,现在唯一就是揭露揭露再揭露,要不这个家是彻底完蛋了。因为对于国家安全部这些畜生,杀人是不见血的。一个要揭露,一个要绝对保密,最后当然要有人为此封口的。至于自己生生父母为什么这么狠心看着自己的孩子遭此磨难而配合脑控组织不揭露真相,除了威胁逼迫诱骗,我想应该还有些非常手段的使用,这也是我下一步将研究的重点。) 福建省福州市 吴巧妍 姓别:女 年龄:1983年11月30日 学历:本科 受害开始时间:2008年10月 受害起始地点:福建福州 初受害时身份:公司职员 联系方式: 电话:15060022160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 邮箱:[email protected] QQ:1306998993 受害原因:没有什么特定的原因,应该是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列为试验对象,到成年时开始进行实验。 http://1306998993.qzone.qq.com/ 受害经历:2009年11月04日 我曾经是一个爱唱歌爱画画爱大自然爱这个世界的天真女孩,我的父母在大学当老师,而我刚刚从大学本科毕业,等待着我的是似锦的前程。可是一切,都因为这万恶的脑控,毁了我的一生! 我曾经有一个在一起6年的男性知心朋友,2007年10月的一天,出差回来的他,带了一个浓脂艳抹的女人回到福州,向我介绍说是他的女朋友(这个女人就是脑控狗的牵头人)。当晚,那个女人装作很亲近地与我闲聊,说要了解她男朋友最好的朋友。我当时没有怀疑,对她说了很多知心话。可是第二天,那个本来和我很要好的男性朋友忽然发了一条短信来骂我,说我挑拨离间,那个女人跑到我的宿舍门口指着我的鼻子说我勾引她的男朋友,不知廉耻。。。那个时候,我怔住了,我很伤心朋友是这么的不值得信任。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女人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把我空间里的照片和裸体合成,在很多色情网站发布,并付上侮辱我的话语,捏造了许多不堪入目的下流故事来诬蔑我。后来,许许多多的网站上开始有我的或真或假的事情流传,而这两个人却迁居外地我再也找不到他们。论坛上到处的流言蜚语,这只是个开始。 12月的一天早上,我坐在我办公室的电脑前制作表格,忽然我听到我身后的同事在说:“这个女人,还敢来上班,不知羞耻!”我顿时停下手指,气得发抖。但是我没有同他们计较,我想,清者自清,终有一天子虚乌有的事会消失的。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我时不时的听到有同事在议论我,说难听的话甚至讨论我的下体。我实在受不了了,转过头死盯着他们,但我却发现他们象以前一样若无其事地工作着,甚至没有象我预想的凑成一堆在说话。同一时期,我经常感到我的脑部左上方有一块区域象电流通过一样绞痛。而我之前没有任何的脑病纪录。直到有一天,我在公司座位上,听到我们经理用很猥亵的语气对我说“与你上床”“反正你都已经这么贱了”等等恶心的话语,我出离愤怒,直接撞开了经理室的门,可是我发现他根本没有说类似的话,他们还在开会。。我几乎要崩溃了,直接从公司奔回了家,再也没有去上班。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直到有天晚上,我被一种很剧烈的心绞从梦中拉醒,我听到有陌生人的声音在说“恩,表现的不错…”“可以进行下一步实验..”等等。。我似乎猜到我被陌生人控制了,而且他们可以监视到我的任何思想和行为。后来,我还经常感觉脑疼、心绞、手脚偶尔僵硬无法控制、甚至听到“忘记昨天吧。”这一句话,我就对昨天的印象非常淡漠,几乎失忆。而我听到的声音从我的同事开始有了周围的各种人的声音,他们还模仿我从来不发脾气的母亲对我破口大骂,诅咒我的出生,诅咒我的命运。 我从那以后没有睡过一次好觉,整个人被折磨的人不象人鬼不象鬼。我的精神与他们越是抵触着,他们就越来越变本加厉,而我就越感觉虚弱。在我几乎崩溃的时候,我学会了抽烟,我踏进了酒吧。可是,我完全无法抵御他们的侵袭。我以为酒吧嘈杂的音乐可以压制住他们对我的干扰,可是他们却越发大声,仿佛嘶吼地冲我咆哮,说我“终于发现自己是多么贱了”,“终于还是来酒吧”——适得其所了。那夜,我醉了,一个酒吧的男人把我强奸了!而且还让我用恶心的方式去满足他,我反抗,可是由于酒的原因很迷糊而无力。。我穿着早就被扯掉扣子的衣服,拖着一半的裤子跑出酒吧,在只有路灯的街上大哭!!我当时只是在想,我真的很贱了!我真的象那些脑控者说的一样有多么的下流无耻了!!“我要是象你这样,早就去自杀了!还活得这么赖!”——他们模仿我爸爸的声音在我脑子里说。然后是我妈妈很无奈地说“我们养了一个残废的孩子”。。我当时就被他们一句一句地逼到了想自杀的地步。我穿好了衣服,尽量让自己变得很整洁。我找到一家还开着的店,买了一把削铅笔的小刀,我疯狂地往手上割,他们还在我脑子里说“死了算了死了算了”。可是,我怎么割也没死,血流了好多好多。。 我至今没有告诉我家人这一件事,我能够在这里说,我知道也许有的难友会觉得我真的很贱——我想很多人都会这么觉得的吧。但我只想控诉那些脑控的人,你们到底有没有良心?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如果不是你们,我今天会有美好的家庭,美好的工作,友好的朋友们,为什么要找上我? 2009年8月,我上网搜索“大脑”“电流”“试验”。我发现了“脑控”这个词,发现了全世界还有很多和我一样被他们残忍的控制的人,我才正式认清了这种非人的试验是多么可耻。到了现在为止,他们还在不断地折磨我。当我走在路上,就一直教唆我去撞车,我抵御他们的时候,我的心脏总是会莫名地疼痛。当他们对我做试验时,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记忆,他们一直在我的脑子里重复播放各种各样的画面,有时恐怖有时诡异有时只是简单的颜色,我甚至经常在家里捂着耳朵歇斯底里地求他们别再折磨我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我只想把他们全部送进地狱!反脑控群的难友说,这是一个庞大的地下犯罪组织,于是我决定去报案。就在2009年11月2日,我在福州网络警察网上报了案,讲述了他们的犯罪过程。可3日,我收到他们的回复说,让我去找当地公安局。我马上就去了,当我进门的时候,我才讲述了一半,值班的警察就豪不在意地告诉我这种事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并打发我走。我11月4日早上9点2分,上反脑控网发帖子,页面一直显示“你所访问的页面禁止查阅,你的行为已被网络管理人员纪录。” 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坚持多久,全世界的难友们还能坚持多久,到底要如何生活下去!!如果允许我有一个愿望,我希望这些肮脏的犯罪者全部都不得好死!如果我看不到解决这一切的那天,我也只能希望,将来的某一天你们会有战胜他们的时候。再也不要有象我一样的人出现了! 1999年,我的外公——一个高级工程师,一生力致于城市桥梁的建设。他退休以后,在家里时常说看到一座桥断了,轧死了很多人。不停地有人跟他对话,他时常痛苦地抱着头吼叫。后来家里人把他送进了精神病院,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吃药还是吊瓶,都没有用。当他将要去世的前几个月,掀开被子,可以看到他身上一个坑一个坑的,全身烧焦辐射的痕迹,人却还是活生生的。我至今还记得那床上难闻的味道,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2009年2月,我在无意中被诊断出“疑似卵巢畸胎瘤”。我知道,瘤的产生与癌一样,都是某种生物组织的变异。就象原子弹辐射过的人,大多会因癌症而死,就是这种辐射造成了皮肤或器官组织的变异。而恶性的瘤就称之为癌。畸胎瘤大多是良性的,而少数淋巴组织形成的畸胎瘤会成为癌症。很多人觉得卵巢囊肿与畸胎瘤一样,是很普遍的现象,就象身边死于癌症的人不计其数,但他们却忽略了身边看不到摸不着的无数辐射源。为什么诊断书要加上“疑似”2字呢?医生说,所有B超照过的诊断书都是这么写的,所有的瘤只有当拿出来或者切片之后,才能够知道到底属于良性的瘤还是恶性的癌。 2010年03月17日 00:37 今天,令人难以容忍的事终于发生了!我的父亲忽然脑干出血,经医生抢救无效去世!!!我知道他们的报复终于来了!!全家人都在痛哭,悲痛,而我听到他们邪恶的笑声!!!!!! 我终于坚定了自杀的决心,我知道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我不再信任任何的希望和可能获救的说法,都是狗屁不通!!我将穿着我爸爸给我买的绿色裙子,选在最高的无人角落!这个世界,毫无希望!若我留下,只是将让我更加痛苦..一时的痛苦换来永恒的自由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Thorsten Spady Says:

    It’s going to be finish of mine day, however before ending I am reading this impressive article to increase my knowledge.

发表评论

恳求世界人民关注中国精神控制人体实验8年受害人安徽潜山县王焰——blog——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