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焰与安徽潜山县610仇怨十年2007——2017

字体 -

王焰与安徽潜山县610仇怨十年2007——2017

一个因冤假错案洗脑后被精神病十年退伍军人王焰近况20170509

Unjust case、Mind controlForced psychosisten year Victim status

王焰2017在安庆电视台.JPG

2017年二月份北京上访后,已有几个月没有更新博客了,主要是最近处在相对平稳期,和幕后操控我的组织没有发生或制造事端,这样也好,让我有更多的头脑思考这些年来陷害我、操控我的权力组织的大致轮廓,揭露其更多的黑暗残暴,包括向安徽电视台055163459292、安庆电视台天天直播05565510996和设在南京的中国老兵网http://www.zglb.org/,电话025-84609273等一大批新闻媒体报料,更为重要的是我在20173月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两会期间,搜索到的全国人大代表手机号码,以打电话和发信息方式向各位代表呈述冤情,包括安庆王彪代表1380****863,政法大学杨帆代表1391****041,黑龙江李亚兰代表1380****640,李泽林代表1390****739,山东高明芹代表1360****076301医院李小鹰代表1350****797,广州军区刘国龙代表1380****172,盐城苏珍代表1381****655,安徽阜阳卢凌代表1395****998,江苏余瑞玉代表1380****720,江苏人民医院苗毅代表1580****988,山西杨桂花代表1309****195,北大第三医院刘忠军代表1350****921,北京赵郁代表1362****411,北京怀柔王全代表1369****500,等等,由于害我的组织是一个间谍性黑社会组织,因此,在取证方便特别困难,与其说是揭露,不如说是幻想。

我是从2007年开始被权力组织锁定为脑控实验受害人的,脑控,洗脑,精神控制,一般来讲,从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的词条解释,都是影响人的大脑和思维活动的,能改变人的心理和行为的心理学,只不过程度不一样,洗脑的社会使用范围广,通俗易懂,就像传销、直销,都有洗脑的成份,正所谓:谎言千遍成真理,一般传销类洗脑也是政府打击的范畴;对于什么是精神控制,我搜索了一下,现在只有百度百科有词条,维基百科都没有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幕后有没有黑手在操控不得而知,一般能使用精神控制的,多半是黑社会组织、邪教组织和恐怖组织等非法团伙,因为对这些人采取极端的精神控制手段,会使他们自发的乐于从事一些见不得光的秘密害人活动,并最终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大家可以搜索一下:组织成员达到如上所述(包括但不限于的)的效果。我是受害经历者,我有深刻体会,包括原来的维基百科词条,上面的每个字跟现实中的一模一样,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害人的组织使用的害人手段就发生在自已和孩子、家人身上,恐怖。这也让我相信了维基百科的其它词条:生命科学、人体实验、精神控制、人身依附、强迫失踪、反人类罪、极权主义、610office,还有中国律师高智晟称其是“高于政权力量的黑社会组织,可以操纵、调控一切政权资源,“行使”着这个星球上,人类有国家文明以来,作为国家从不能拥有的权力”。

我从2007年开始就受到权力组织煽动社会的迫害,最初来源于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工作的砂石站(梅城镇),后扩大到生活的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再扩大到潜山县城。

特别是20086月左右居然出现慢性毒药残害我,由于当时不知道这些害人的组织使用的害人手段,导致防不甚防,特别是潜山县610使用一些下三滥见不得光的手段,送钱送物送美女,掌握或陷害获得他人无法启齿的隐私,用精神控制手段控制了我的亲属同事领导朋友战友等,让他们“装作一切都很正常”,就像社会运动或群众运动一般,打着反腐败名义招摇撞骗,煽动群众互斗,既然是斗争就有战利品(好处),既然是斗争就有一个把柄和对象,而我和我家就是那个所谓的受害人、牺牲品。

由于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并且也找不到该组织害人的证据,只能是讲真相,逐级上访,从安徽省民政厅、公安厅到公安部、国家信访局等等,当然也到过原江苏南京的73211部队,因为事情的发生是部队受伤军残证安置工作引发的,十年后的现在回头想想这些权力组织干的作恶多端,断子绝孙的,不得好死的“闹剧”“丑剧”“假反腐败剧”,潜山县公安局负百分之五十责任,潜山县民政局负百分之三十的责任,而我当兵的原部队也应该负百分之二十责任。

迫害和残害我持续到2008年年底,就像当年的湖北武钢徐武、广东深圳邹宜均,以及河南周口农妇吴春霞等一大批中国受迫害的人们一样,被强行关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现在想想估计都是一个套路:冤假错案精神控制被精神病,属于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牛鬼蛇神地痞流氓黑社会在保护伞内外勾结下故意制造的,他们使用的手段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虚假。

而作为我的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属于大别山革命老区,穷山沟,穷山沟的人都有一些共性:穷、乱,穷则愚昧、封建迷信,虽然穷能思变,但这个变不是变勤劳,而是整天想着:痞性、好斗、占便宜、懒惰,都想大树底下好乘凉,捧着卵子过河,在政府某一权势人物底下狐假虎威,把我当孬子洗脑,玩法律玩政策于股掌之间,到最后把我搞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

而潜山县黑社会性质的保护伞,就在潜山县公安局,一般至少是公安局副局长是保护伞,级别低保护不了这些黑社会,级别高就是公安局局长,现在的公安局局长都各地方交流,所以,这个保护伞就是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树大根深,类似于文强,他土生土长在潜山县,二十多岁从警,黑白两道通吃,甚至于他的老子、佬爷出身警察世家,这些人利用身份养一批黑社会打手,美名曰“搜索情报”,维护社会稳定,轻而易举的事,养的这批心恨手辣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就成为搞脑控的绝佳帮凶,这也是民间所谓的“警匪一家亲”。

任何社会谚语都是有一定的来历,在社会丛林中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人们用血和生命总结出来的。

有网友会问,你们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又不是台湾岛,没有人有权力管吗?对于脑控受害人,就好比判死刑,一个经过光明正大司法程序的程序保障,另一个经过官场暗箱操作,符合操纵者利益而不经程序判处死刑(四类份子、谋杀),当然,有时二者可以合二为一,为“我”所用,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是永远无法跟这些掌握实权和精通法律政策的操控者斗争,这也是中国为什么有些老百姓一生都上访而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没有掌握真凭实据,永远被牵着鼻子,一条胡同走到黑。正如司法精神病专家孙东东所说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上访者都是偏执型精神分裂症。被操控者玩弄的家破人亡,倾家荡产,死不瞑目啊。这些操控者就是地方一霸610,恶虎难斗地头蛇。

对于脑控受害人,一般都是掌握政法生杀大权的官员通过见不得到光的手段策反、收买、做亲属或相关重要人物的工作,将受害人直接移交给610,而一个受害人一旦移交给610,就好比良家买给妓院,任人糟蹋了(做实验做到死),没有底线和时间,要想恢复“真身”或自由之由,必须有两点:一点是受害人在某一需要的时候能拿出资本,证明自己是清白无辜的铁证,不是所谓的“坏人”,是正常世界的人,人民政府有义务和责任保护;第二点人民政府在外界媒体和社会高度关注下,迫于无奈勉强保护。

因为黑道有黑道的规矩,邪教也有邪教的规矩,进得来,出不去。打个比方,好比当兵,一个人当兵后是军队体制管理,档案都移交到部队,地方政府是无权限干预的,除非退伍转业或开除军籍。加入到这些组织就成为工具,传话筒留声机,平时吃老板的,喝老板的,篆养着,一旦这个黑道头目失势,这下面的工具就跟着遭殃,轻则罚没财产,重则牢狱之灾,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个受害人没有本钱还给“老板”,只能活摘器官,拿命抵债(死),无论这些人当初是自愿加入、胁迫加入或者利诱加入,都不是借口,只要上着路、入着道,这个人一生就跟着这个“道”死心踏地,生死与共,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现实有时候比电影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于我这样的受害人上访,一般难见成效,因为不属于政府管理了,上访的材料就是几张废纸,最多是图个形式。下面相关部门早就将材料通过正常程序,经过相关领导签字批准过了,那怕弄虚作假(冤假错案)也假的有根有据(做实了),而上访者最多就是上访,也见不到大领导,就是县长书记都难见,何况市长书记,你上访的材料领导即不相信也不想看,他要看圈子内上报的材料,不出事就是官官相护,一出事就是下面不好,这些下面官员也不怕,大不了官帽摘二三年,看看情形好转又操作操作又把官帽戴上了。反腐败倒下的官员,都是官官相斗,老百姓只能是瞎起哄,永远反不了腐败,但一般都以《人民的名义》。

通过我近十年的受害,在我们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黑社会性质的团伙,主要大头目应该隐藏在潜山县余井镇、黄柏镇,而保护伞应该是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三个副局中的一个),因为我在95年读潜山卫校的时候就听余井镇的同学讲:他认识的一些人经常用一些下三滥手段追女人,比如街头制造车祸英雄救美献殷勤到医院救治等。还有一个村的人拿土坷垃当金元宝到处招摇撞骗等,这些害人的组织和法律打擦边球,技术手段只会越来越高,洗脑的手法也越来越精通,但我相信,在21世纪人类文明法治进程的今天,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还能纵容这些社会的人渣无所不用其极的残害我等普通百姓,是正义所不容许的,不管他们遮光的手段多么高明,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

正如前美国国会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20174月川普总统Trump president会晤中国领导人Chinese leaders前夕致函川普,敦促他向领导人提及中国人权问题,以支持那些因为无辜遭到迫害的人们。佩洛希说:“我相信,总统先生,如果我们出于商业利益而不在中国人权问题上大声和明确发言,我们会失去在世界任何地方为人权而仗义执言的道德权威” I believe, Mr. President, if we are not in the China for commercial interests on the issue of human rights to speak loud and clear, we will lose anywhere in the world for human rights out of moral authority、“中国人权纪录恶化了” China’s human rights record worsened。

当然,我为了应对将来可能的变化,能够更好地有尊严地在社会上生存,我勉强地建了一个网站,域名和空间都在国内,主要想做广告联盟挣点钱,由于被监控,网站也没有多少起色,我也打算再在国外申请域名和空间建一个网站,揭露自己受害经历。

我今天写的这篇博客即是个人冤假错案洗脑被精神病十年申冤平反,也是向安徽省公安厅http://www.ahga.gov.cn/公安部http://www.mps.gov.cn/中纪委http://www.ccdi.gov.cn/举报:坚决依法严惩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余井镇等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团伙Anhui County Qianshan ProvinceYu well Township underworld nature of organized crime,和他们幕后的保护伞Umbrella protection。既然是保护伞,肯定涉嫌腐败,保护伞不收高额保护费谁会保护黑道?除非孬子。

我就不相信,我一个部队抗洪受伤并取得《革命残疾军人证》的退伍军人,居然以被精神病(孬子)形式,强行一票否决,连说话做人的权利都被剥夺,从2007年至今还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木偶。

 

王 焰

20170509

潜山县政府:http://www.qsx.gov.cn/

潜山县公安局:http://aqqs.ahga.gov.cn/

安庆市公安局:http://aq.ahga.gov.cn/

implore the world’s people concerned about China mind control human experiment ten years Victims Wang Yan(2007——2017

that power organization——Injustice case

73211 force Veteran soldier Anhui Province anqing Qianshan County wang yan suffer government Mandatory Psychiatric 2007——2017

mind control human experiment is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Address: QianShan County, Anhui , Anqing City , China

E-mail : [email protected]

Phone +86—15055472117

my blog :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disk dv——http://1drv.ms/1l8aSHq

 

——THINK YOU

Human Rights in China,Mind controlhuman subject researchenforced disappearancescrimes against humani610 officeTotalitarianism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精神控制实验的对个体实施控制范围: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

    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oc�� x�t-count:2.0;background:white’>这封公开的呼吁信希望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办公厅、中纪委、总政治部、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民政部、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安徽省民政厅、安徽省公安厅、安庆市公安局、安庆市民政局、安庆市人社局、潜山县政府、潜山县民政局、潜山县公安局等政府部门高度关注和积极响应,同时也希望: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邓子滨教授、深圳律师黄雪涛、中国政法大学洪道德老师、北京市旗鉴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前北京刑事辩护律师李庄、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周泽律师、北京瑞丰律师事务所李方平律师、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莫少平律师、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张燕生律师等有条件代理王焰行政民事诉讼,依法维护受害人王焰的合法权利。

 

附:王焰被精神控制人体实验案情介绍和几点社会关切:

 

一、从受害人王焰的角度来看“被精神病”的来龙去脉2007——2016。

 

王焰,1980年12月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1998年12月当兵,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2003年7月随部队赴江苏高邮抗洪期间,因左臀部疼痛,无法行走,后转送到南京解放军81医院,住院46天,经主治医师葛华和外科会诊,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同年10月被原73211部队评定因病二等乙级残疾,发革命伤残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2013年12月退伍回潜山县民政局报道。

由于安庆地区对伤残军人安置这块执行的是因战、因公安置工作,因病的没有特殊情况不安置工作,我就向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办工作人员说明了我抗洪受伤的事实,并出示相关证据证明,要求安置工作,安置办领导让我回原部队重新换取因公伤残证,于是在战友的帮助下到部队,换取了一份因公伤残证及档案材料,并于2005年经安庆市和潜山县民政局以红头文件形式和其他20个左右的退伍军人一起进行了安置,我被安置在梅城镇,后抽调到潜山县砂石管理站工作。

在2007年的时候被好事者捕风捉影,到处举报,当时社会上流传的一些,我也有耳闻:一是说我伤残抚恤金很高,在王河镇数一数二的;二是在我身上看不到伤残的影子,在潜山卫康制药厂和潜山饭店打零工期间也没见过伤残缺陷,和正常人一个样。当然,传言归传言,我所享受的待遇和工作并没有丢失,只是工作中受到领导和同事迫害。迫害或压迫的定义是,指任何人或团体在某社群中所受到的严重不公平对待,包括严重的歧视、不公正的法律、社会规范,以及暴力等。在2007年4月份我就要求调回到梅城镇,迫害是极难取得证据的。因此,这些曾经迫害过我的人,他们反咬一口不承认,甚至对外宣扬对我很照顾、很关心,也是无可奈何的,当然也包括他们迫害我的家人。

在2008年6月左右,除社会迫害外还被有组织暗中对我下慢性毒药,搞得我频繁的上吐下泻,肝胆疼痛,胃疼痛,我就预感到权力组织对我有“杀人灭口、搞研究搞实验”的动机,于是,除了找到潜山县当时的领导县长石力、公安局长吴宿华、法院院长胡信春、政法委书记徐雷生等,借着看病就医的机会,还到安徽省民政厅、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信访局,2008年8月左右还到过原73211部队,当时在战友帮助下见到了时任卫生队队长的周勇,他随便帮我翻了一下记录和档案,说查不到,让我找地方领导处理,其实这时候我也呐闷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些权力组织对部队也做了“手脚”,在2008年9月到北京协和医院找钱家鸣主任就诊,2008年11左右还到国家信访局、中纪委、民政部、公安部及后来的中央军委办公厅接待室等部门信访,说明真相希望得到有力的帮助,但都没有受理,只是让我回事发地处理。

在2008年12月左右从北京信访回家即被关进安庆市精神病医院,这就是我被精神病的来历。当然,这个精神病是权力组织24小时暗中高密度的监控迫害和无法无天的慢性毒药残害的。属于“被精神病”,带有强制性和政治性。

一个人一旦被精神病,就是有十个嘴说话都没有人信,就是被害死也是死有余辜,被精神病比被抑郁更恶劣。2008年的官场抑郁成风,自杀成风,我只是一个小喽罗,直接跳过抑郁到被精神病。

2011年3月在北京信访无果下到天安门撒传单被天安门公安分局抓进华一精神病院关押一星期,由我家人来北京接回家,这些年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父母家人和两个姑爷,把他们跟后面受牵连(传话筒)。2011年4月无法在潜山县安生,只好赴广州打工,在九号行馆水疗城当服务生,2011年8月转到南京益丰大药房,并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确诊了动脉硬化(心绞痛、两腿发僵),这时候又去了一趟原73211部队,当时的旅长已是张正军,我退伍的时候旅长是戴华。

2011年11月回潜山县,因为散发精神控制(脑控)真相资料,被潜山县公安局汇同梅城镇政府及防暴队(这个事实具体由梅城镇余副镇长和汪会计作证,国保两位警官我不知姓名,但我记得长相),将我强制押送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半年,春节都无法出院过年,这次残迫害严重到差点死在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主治医生张斌可以作证。

2012年11月再次进北京信访无果,跑到美国驻华大使馆翻墙,被便衣殴打后押送到附近派出所,并被安庆市政府驻京办接回。

2013年、2014年、2015年基本每年都到北京信访一次,2014年还带女儿到北京儿童医院体检发现腹膜数枚淋巴结肿大,淋巴结肿大可不是好事,肯定在做某一秘密人体实验。

从我2007至2016年的信访情况看,基本都没有效果,连最基本的信访受理回执都不给,就是登记一下身份证,现在都是“无纸化电子化办公”,这些权力组织随时可以将证据销毁得一干二净,连蛛丝马迹的证据都不留,当然,我还保留了仅存的二张安徽省信访局的回执单。

为什么我总是提“销毁证据”呢,因为我在2014年民政部统一换发新版残疾军人证的时候,本来要求半年就换发好的残疾军人证,潜山县民政局拖到8月份还没有办下来,到10月份的时候由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余劲松股长给我一本“因病六级残疾军人证”,备注栏写了“因公精神分裂症”字样,这种侮辱性证件我当时就没有接受,让他们重新办理,因为对于我们这种正常接收,正常安置的残疾军人,只要人在、证件在、伤残档案在,退伍回来是怎样,换发证件就是怎么样,没有借口和理由,看来潜山县民政局把我档案搞丢失了或销毁了,如果伤残军人档案真的丢失了,就应该查清原因或到原部队查验,以区别真假,不是我喷水,残疾军人证坐车半费或免费的情况下,在中国每一个省民政厅总计不少于上千份假残疾军人证(不是街头假证,而政府部门作假),除非不查,一查一个准。

后来优抚股不知哪里弄来了原73211部队的“因病残疾档案”(三张纸),这一点“潜山县民政局余劲松股长”可以作证,当时的潜山县民政局周凤扬副局长还把我叫到办公室指着网络上流传的“说我造假贴子”给我看,我回复说网上东西不可全信,特别是我被处于监控状态(被精神病状态),什么流言都有,就像大嘴宋祖德乱喷陈晓旭一样,捕风捉影,拿芝麻当西瓜说。因为搞精神控制实验都是秘密的,信息舆论对外是严格保密、过滤、封锁和不许泄露的,包括我父母,都神神秘秘的,相当于,你不了解我,我不知道你,所有的消息都是经过权力组织为操控目的需要而散布的谣言,就事论事地说,有些是该组织通过技术手段人造(搞鬼名堂)出来的事实。(比如在受害者人事档案内放一些党政纪处理表,一个县的萝卜公章只要权力组织找一点借口或买通个别主要领导就可以实施,处分的目的主要降低社会百姓对受害人的认可度,达到丑化妖魔化的目的,使受害人生存权限进一步受到影响,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有时在档案放些黑材料受害人根本不知道(阴招连连)。)

社会大众就像盲人摸象,即使管中窥豹,也窥不到真实的豹子(可能是人造伪装的模型)。

后来,2014年12月份的时候,我的因公残疾军人证还是补办给我了,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残疾证上面还盖着两个钢印,不过我仔细推敲,这其中必有猫腻,因为,我的因公残疾材料是后补的,销毁了就没有了,就像无头案,当然,像我们伤残军人原部队评定的,是有档案记载的,我以前说过,包括受伤治疗的军队医院(南京81医院)、原部队的卫生队(73211部队卫生队)、评残的上级批准机关(江苏省军区后勤部卫生处),有些是省军区,有些在大军区级批准,现在都改成五大战区,但有些在部队移防、撤编、裁军过程中自然消失的,这些人的原始档案材料有些是永远找不到的,那么,时间久远,档案又被权力组织销毁了怎么办呢?只能任其栽赃陷害,就像杀人案,除非“亡者(真凶)归来”,像我残疾军人,物证如果销毁了永远都归不来了,有些网友不明白:你是残疾军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承认,隔行如隔山,在部队一般情况下只要受伤,达到一定标准都给予评残,包括骨折愈后,还有疾病的,骨折、断手、断脚、瞎眼的这种伤残老百姓一眼就看得出来,即使在部队没有评残也能糊弄人,像我们这种强直性脊柱炎,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精神病的,这种残疾,按照中国民政部的解释,残疾军人是由伤残和疾病两种形式组成,一种是受伤,一种是疾病,而我就是后者,这种情况下如果被权力组织以中奖的机率选为“人体实验”对象(专业的秘密人体实验,对外一切理由都是借口),那么就是百口莫辨,他们可以施放药物气体麻醉剂类,维持一个让外界看似比正常人还正常的健康状态,就像动动员吃兴奋剂一样,造成了医院不易检查的假象,还好,我是强直性脊柱炎,双侧骶髂关节肯定病变,这个CT、X线一目了然,权力组织主要是胡弄老百姓,像民政局医院等专业人士是胡弄不过去的。

当然,在部队有病不一定都能评上残疾军人,有些是“带伤回家”“带病回乡”的,还有些一身是病一样手续都没有就退伍回家了,我是抗洪时病情加重无法行走,组织上主动要求给我申请评残,按道理还应该立功,三等功到地方也就一张纸,像我当兵五年,除非领导主动给,自己张口要三等功,还真不好意思。

现在,我就把情况往最坏的地方想,就当做无头案(物证销毁了)等于亡者也归不来了,那么我只有“人证”,曾经见证过我在部队抗洪受伤并评军残过程的领导和战友们:包括原73211部队的舟桥三营教导员陈锡财(后交流到江苏金湖县人武部任政委,现不知去向)、营长罗一平(现任江苏南京浦口区安监局副局长),73211部队卫生队的2003年评残的经办人周勇军医、陈溪根队长,批准方经手人是江苏省军区后勤部卫生处的方干(有些是军残证上写的名字),以及南京81医院的主治医生葛华,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办的原马竹飞组长、优抚股许惠云股长、余劲松股长、以及安庆市民政局朱科长等,还有一些见证过参加抗洪受伤过程及军残证的战友们:许于发(福建)、王满星(南京)、王庆为(安徽枞阳)、张国良(浙江平湖)、叶新鹏(福建南平)、肖宏进(安徽潜山)、李金灿(安徽潜山)、华张生(安徽潜山),我父母及两个姑爷。

因为部队《革命伤残军人证》退伍回地方后就要交到地方民政局换取地方证件,部队的残疾证一律上交。

还有一种情况是现役军人在部队当兵受伤没有评残的,但有医疗记载的,退伍到地方后可以向地方民政局申请补办残疾军人证,这个是地方残疾军人,不是部队残疾军人,抚恤金是一样的,但历史不容篡改,荣誉不能颠覆,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迷惑人民的事在法治健全的今天时有发生,以后还有谁相信公权。

所以,在原始档案销毁情况下,人证是尤其重要。不管是什么案件,证据无非就是两个:人证、物证。假设物证销毁,只能是人证,这里面本人是起关键作用,因为还有一个“伤”,精神控制实验的权力组织就是要搞“灭口”,如果我被灭口了,我这个家和小孩子一生就毁掉了,就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家庭的耻辱,并且不断地被权力组织丑化妖魔化,以至数十年后: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在网络时代有据可搜,有规律可循)。

这也是我不断地向社会揭露真相的原因,只有趁我活着的时候逼政府公权力启动,把事情通过法律形式做实了,做成铁案,做成全社会众人皆知的案件,做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案件,那么,权力组织就永远不会借机毁灭证据、玩弄法律,制造事端,陷我及我家于不义处境,而不是利用权势对受害人处处进行“潜规则”玩弄于股掌之间。

 

 

二、下面回答一些网友疑问和关切:

 

第1个问题是部队现役军人评残的基本常识(自己的经历和网上搜索的)。

部队现役军人在受伤和疾病医疗期满后,达到残疾评定标准的,由部队统一组织认定,并发《革命伤残军人证》,一般残疾性质有因战、因公、因病三种,伤残等级原来四等六级,改为现在的1至10级,对于受伤的,但达不到评残条件的退伍回地方后三年内可到当地民政局申请补办,带病回乡的不能补办残疾军人证。这里面(规矩)名堂有点多,外行人一般不懂。其实我也不懂,只是经历过才慢慢体会到。有网友发问部队也有造假的残疾军人,我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告诉你:这种情况只有万分之一,原因有几点:一是部队伤残军人只有等级高低,不会造假。二是没有必要,如果一个士兵真有造假的本领和门路,那么他可以立功、提干、考军校、转士官照样有前途,不可能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要个破残疾证,就是当兵想要,干部也不会拿自己前途搞这事。三是当过兵的都知道,一个士兵在部队基层最大的就是连长,他不可能有通天本领造这个要省军区大军区审批程序严格的残疾军人证。四是造假多发生在士兵退伍回地方,因为中国是群居社会、人情社会,腐败的社会,如果这个退伍兵在地方有权势关系,为自己方便找民政局领导胡弄个假残疾真证件是人之常情的事。

第2个问题是目前“事发地潜山县政府”对外的统一口径(猜测的):

对于王焰被精神控制人体实验2007——2016,10年了,事情发生在原县委书记韩斌、原安庆市政法委书记王章来手中的事,后来的石力县长(现坐牢)、卓晓静书记(退休待处理),还有政法委书记徐雷生已退休,纪委书记方立洋也受到党纪处理,民政局副局长马竹飞等退休,一个县城极短时间内大批官员退位处理,这在官场是极不正常的现象,说明这个地方政治生态已被破坏或控制了,对于我个人来说,2007年是2007年的政府决策,现在是现在的政府决定,从我想象的推测,如果有网友或获知此事的人询问潜山县政府相关人员:你们县可在搞精神控制实验这个事?你们县可有王焰这个人?网上王焰反映的问题可是事实?潜山县政府领导目前有五个对外口径:一是不清楚。新上任的领导包括张劲松书记、梅耐雪县长不清楚王焰的情况,也搞不清楚这个人,具体由下面潜山县民政局和单位负责。二是对王焰已经搞清事实,彻底平反了,按照当前政策法律兑现待遇了。三是尊重历史,在没有新的证据证明王焰有问题的情况下,暂时保留当初退伍接受时待遇不变,我们还正在继续密切监控。四是王焰的情况他的家庭(家事)了解最清楚,做为政府我们仁之义尽,公事公办。第五种情况最坏,王焰的情况是在2014年民政局换发新证的时候被政府发现的,当时没有找到王焰的因公原始军队伤残档案,王焰又有精神分裂症(搞不清楚是不是装孬),民政局找到他父母,并以拒换新证为由要求他父母交待情况,并拿出了“因病残疾军人证”,因为换发新证的时间有限,潜山县民政局把这种情况向安徽省民政厅做了汇报,民政厅领导同意按原接受方案换发新证,并在新证上盖两个钢印,等待后续观察再做严肃处理。(这里说明他们留有一手,为以后权力组织等待有利战机,再发动新一轮攻击找借口),(这里证据有两点:一是原部队因公残疾军人档案失踪了,我个人是接触不到档案;二是新残疾军人证上盖有两个钢印。说明这里面有“鬼”在搅局,老百姓看不出来,看出来也没有用,跟政府作对没有一个好下场)。

第3个问题是有网友问,像你们残疾军人潜山县政府能不能取消优抚待遇和没收残疾证?

通常在没有证据证明该受害人带有违法犯罪时,是不能无故取消的,即使一时取消,待处理完毕后也要恢复其身份,因为残疾军人体现的是中国政府人道主义和政治荣誉感(当兵时为国家利益受伤或得病并得到部队肯定的,这就是政治规矩),不便无故取消,只能灭口(暗中搞死),我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个处境,要不政府怎么会把我“政治化精神病”,还下慢性毒药做实验,说明潜山县government买逼还要立牌坊,把我搞死一了百了,无非政府赔几个钱,只是我暂时还没有被搞死,要不受害对象把事情闹大了会低毁当地政府形象(干丑事到了不要脸面的程度,在老弱病残的人身上榨取政治资本),告到北京就低毁北京形象。

第4个问题是地方政府和610权力组织的相互关系和扮演的角色。

在一个地方搞精神控制实验,说明这个地方有一个首领山寨王(经过职业间谍培训安插在潜山县的耳目,通常身份隐藏的极深),首先生事找借口找靶子,然后是锁定受害人这个目标,取得“事发地政府授权”并报高层批准(这个事情政府“公法”不方便插手,交给610“家法”伺候),再动员社会百姓热情积极参与,带有明显的政治性、运动性(类似于文革),通常都把这个受害人丑化、妖魔化、标签化,如杀人犯、贪污犯、精神病等,再把自己神化成救世主,“为民除害”,“为民除贪”“为民请命”,这个社会这个政府需要他们这样高、大、全的神通广大组织来拯救,像洪秀全拜上帝教一样,跟着教主有肉吃,有酒喝,有钱花,还有帅哥美女享受,然后一步步把当地或政府需要利用的人拉下水,成为他们的传话筒、留声机和代理人,让当地人们自发的走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有一定的规则)。

据说只要被他们组织吸收进的人(有些是单线联络),只要听到对方深沉洪亮的电话“* * *,教主想见你一下”,吓得小便都有可能失禁或腿脚发抖,极权社会都是这样管理。这也是为什么把这些成员称为驯服的羊,任其牵、任其杀,而不是猪,因为猪在死之前还有点反抗挣扎的能力,而这些人是被该组织长期秘密篆养训练并利用的工具,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或况还有致命的不可告人的把柄在其手中,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行(不听话就被谋杀或造事端送进监狱、精神病医院折磨到死为止)。

一般政府实权部门里只要培养吸收一两个该组织的成员(公安法院),推行他们想要的运动计划就容易得多,其它人员只要掌握一点把柄,再小恩小惠拉笼一下,没有多少,也没有必要为受害人而反抗牺牲自己的利益。

该组织通常以执行任务为幌子要求政府部门配合,那么这个时候的政府就是傀儡,就像未代皇帝傅仪暗中听命于日本人一样,受害人或受害人家庭遇到麻烦需要主持正义或公道的时候,找政府找法院,那就是跑龙套,做形式,不要说就事论事的公事公办,甚至是合情合理的事情都百般刁难,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就像发生于中国近几年有影响的冤假错案,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毁灭证据等等,不要说律师,连三岁小孩子都分得清的东西在政府或法院却理不清思路,说明这个时候的政府没有用了,也是传话筒,按照幕后操控者的要求去做。

用李克强总理的话形容叫做:尸位素餐。(有几个模子在那里办公办事办案)。

他们这样做主要为了借机整人(顺便研究人的心理活动规律、毒理结果和社会反应),网络上有网友指出这叫“国家报复制度”“杀鸡儆猴”,就是要让受害人及其家庭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以教育社会“损害Dang和政府公权利益的”就是这么个下场,要公平正义干什么,一粒老鼠屎不能害着一锅汤。当然,他们玩的是手段,玩的是法律,玩的是阴谋诡计,用行话叫“高级黑”。

第5个问题是有网友发问,没有真凭实据就是谣言。

王焰整天到晚在网上制造谣言,妄想迫害,有没有真凭实据,凭空捏造谁能信服?是潜山政府仁慈,一般早就抓起来搞死了。

关于证据,这里需要强调一下,因为权力组织就是掌管和玩弄法律方面的高手,他们都是在幕后操控,一般掌握不到什么证据,就像抓小偷一样,你以为你是公安局的,大街上哪个监控探头你都有权调取啊,如果真是有过硬证据也会遭到权力组织销毁,而具体到幕后操控者更不一样,他们像邪教一样把受害人需要操控的人用非道德手段牢牢控制住,这个人就像灵魂出窍,鬼魂附体,肉体还是本人,但其思想行动语言已经在按照操控者的意愿进行,可见多么恐怖。

目前具体的摆在桌面的证据也有:一是民政局把我部队原始伤残档案搞丢失了,这个概率不是没有,但一般很低。除非档案室发生失火、失水、盗窃或专人陷害,有网友问你档案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如果真有见不得光的就应该摆在桌面上,该追究什么责任就是什么责任,而不是连受害人本人都不清楚的前提下私自销毁栽赃陷害“被精神病”。万幸的是我问过其他战友,部队伤残军人评残档案一般一式三份,地方民政局只能销毁一份,还有两份,看来还是部队有经验,防止个别地方胡乱地搞。因为地方是个大染缸,公检法司政党、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个别“地方大佬”权倾一方为所欲为,大搞人身依附,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故意制造个冤案整人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政治法律社会效益相结合),又能借机升官揽权敛财。二是我2014年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有两个钢印,无缘无故搞两个钢印干什么?说明里面有名堂,有鬼,为将来哪一天发动攻击找到口实。三是我在部队当兵五年,受过正规军事化训练,都没有得什么精神病,家庭也没有精神病史,独独退伍回潜山县整了个“精神分裂症”,说明这个地方水土不服,人心不古。其它的证据无非年纪轻轻30岁被慢性毒药残害全身是病: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磨牙破坏好几颗,用邪教歪理邪说的话“是人都有生病的时候,正常”。

大凡搞精神控制实验的地方,自古都是地痞流氓土匪丛生,为一碗饭能打破头出人命的地方,大家看:陕西西安、中国上海、湖南张家界、贵州铜仁、安徽安庆(潜山)、湖北武汉、福建福州,后两个地方更是一踏糊涂,三天两头冒个哄动全国的案件。

第6个问题是王焰、孩子和整个家庭的危险处境和未来走向(推测可能被操控结果)。

当操控者使用的手段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虚假(表面形式)的时候,操控到今天这个局面,内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表面形式,做做样子对得起观众。

从2007年被操控到今天,我及我家的处境目前非常危险,一般到这个时候10年左右,大多数都被残迫害“被病死的被病死”、“举家搬迁的搬迁”、“下监狱的下监狱”,反正社会上很少看到受害人信息了,类似于强迫失踪的,权力组织动员百姓搞运动的结束时间到了,再拖下去“权柄”不灵验了;二是被识破了,三是除非变换个版本继续搞。一般有黑脸、红脸两套方案轮流搞,搞到死为止(脑控实验程序的设计都很科学严密,经过长期实验推算总结的)。我及我家也是风雨欲坠,去年离婚、50平米房子不办证、我本人和家人身体都不好,工作想退退不了(要精神病人上班,荒唐,或许哪一天被迫害得殴打赶出来,因为单位曾经强抓我到精神病院了),如果有一天潜山县政府借机发力取消工作和残疾待遇,潜山是待不下去了,只能背井离乡,到北京告状,除非不回潜山县,只要回潜山县就会抓进精神病医院或找借口下监狱,这种案例屡见不鲜。如果现在再取消待遇,只能等到下一个10年了,因为中国造冤案申冤基本规律时间是10年左右一周期,这个10年申诉解决不了,只能等下一个新领导人上台解决。

有网友问,你这地方没有法律吗?对,就是没有法律,像搞精神控制实验对当地普通百姓是公事公办,能照顾的照顾(免税、低保、工资等方面优待提高,以换取这些民众的热情支持拥护),但对政府需要打击的对象就变本加厉,就像练习射击时的靶子,越往靶心打越好。野蛮加阴暗等于恐怖。

第7个问题是精神病医院和监狱有什么区别。

监狱和部队差不多,就是没有训练,劳动和规矩都一样,精神病医院就不一样,首先就没有了法律保护,里面都是精神病人,还要吃药,被传染个疥疮是家常便饭,要是权力组织下阴招给传染个肝炎、肺结核的那下半生完蛋着,更为恐怖的是如果受害人在里面不守规矩,不老实做人,甚至挑拨精神病人打断腿的、挖眼睛的。

并且被政府或相关单位“被精神病人”送到精神病医院的住院没有时间长短,主要看受害人家庭关系硬不硬,如果受害人家庭人单势薄,一关两三年,甚至在精神病医院住到终结一生的都不是不可能的事(父母双亡,没有妻子儿女的,想想真恐怖),住院的费用(钱)对政府不存在问题,对于一个有精神病住院史的人,政府的随意性很大,可以到需要送进去就送进去的程度,试想,一个没吃没喝没住的“被精神病人”,不找政府求助找谁,对这种人政府通常都是关进精神病院发扬“人道主义精神”。

不像“被监狱”,一个相对有法律保障,程序相对复杂一些,二个有明确法律时间限制,三个如果有过错出来还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中国的精神病院不是单纯的人道主义做好人好事的场所,大多数都带有政*治任*务的,里面的少数医生还是带有公安局编制领双份工资的。

总之,这两个地方都不是正常人待的,是对需要打击制*裁或灭口对象使用的。

第8个问题是王焰每天在网上揭露精神控制实验,要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网友们啊,我王焰每天在网上不停地揭露精神控制实验,不可告人的目的比幕后操控者简单的多:就是需要网友们关注王焰被操控发展到哪一步,关注安徽潜山县政府能否善待王焰和其孩子、家人,能否保障其生命健康安全。至于诉求中要求赔偿,命保住就不错了,还赔偿?一没有法院受理,二没有律师公益代理,这就好比一个女人走到荒山野岭遭一群匪徒轮奸: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有人管。

通常情况下,如果有正义记者、社会人士来潜山县秘密调研或公益律师代理,这些权力组织会对其公关洗脑,一般也就两招或文或武。文的就是诉苦,“记者同志啊,你们远道而来潜山县,这个地方穷,要吃饭的多,我们也难管理,不是我们要对王焰怎么样,而是王焰这个人怎么怎么差劲,他有精神病,领导怎么怎么难做,请你们来潜山县多到天柱山旅游一下,请客吃个饭,顺便找个电视台主持人(美女)陪陪(下圈套),或给个红包。一般接触不到受害人王焰,我本人24小时监控了,打我电话也监控着,半军管状态也没有记者敢采访。武的就是借口执行任务,闲杂人等不许接近受害人王焰,不许打探小道消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一律由潜山县政府统一对外口径,不听话不上路子一般会找地痞流氓暗中制造事端殴打,当然,潜山县是国家级旅游县,这些权力组织不会蠢到人造恶性事件,一般都使用技巧手段公关。对代理律师也一样,毕竟是搞精神控制的,公关洗脑的手段就是软硬兼施,使人心服口服,顺从于权力组织。

9个问题是目前有哪些疑似受害人及对付精神控制实验的方法。

从我对网络研究来看,疑似的太多,包括彭公乾、吴巧妍、刘华铭芝、郭汝泉、黎永强、贾宏声、陈晓旭、王均瑶等等,在这些人身上能发现到共同点和规律性:包括“嫌疑人身份”“父辈亲属受害对象”“被精神病” “谣言四起”“英年早逝”等等,至于对付其方法,只有熟悉权力组织搞精神控制实验的规律,才能知已知彼,“就事论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证据意识强”“政策法律意识强”,而对于受害人应该“理性思维”“脑控思维”“严格自律”“遵纪守法”“未雨绸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创造条件到美国。

之,从被锁定充当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人那天起,一日被控,一生被控,揭露不揭露结局都一个样:被病死。只是时间长短罢了,闹得凶社会关注度高的,他们会让受害人活得时间长一点,像湖北武汉彭公乾,前后搞了15年,时间跨度非常大,最后实验出个胆囊壶腹癌42岁就死了。动静小的,会出阴招搞死,包括车祸、触电、意外死亡等,也有像福建福州吴巧妍才搞四五年,就忍不住疾病羞辱折磨而自杀。

这些幕后操控的权力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地用非人道的手段残害自己同胞,使用了人类有国家文明以来找不到语言形容的阴暗手段,比日本731部队,比纳粹法XI斯有过之而无不及,唯一的区别是当自己的民族在残杀自己人时比侵略者更为残忍(百度语录)。

如果广大民众一味沉默,或许下一个就是你,是值得人们反思和警醒的时候到了。

 

附证据:《退伍军人证》证明王焰曾当过兵。(其实这个证据也能销毁,但销毁对权力组织起不了作用,诬蔑说王焰假当兵经历没有必要,也不可能)。

当兵受伤时治疗的南京81医院出院小结,病案号、X光号都有,像病人住院病历,现在只要有权限到81医院还能找得到,但也有可能丢失。

王焰2003年部队抗洪受伤时申请评残的证明材料一份。(像我这种在抗洪期间因病加重的伤应该算事故,带队领导不隐瞒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立功呢?立功主要是救人救物对象,像部队正常训练中骨折受伤也算事故,但和评定《伤残军人》都不影响)。

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因病残疾军人证》及档案材料。可惜当时没有手机拍下,只能是复印件,复印件比没有,空嘴说白话要强,毕竟也能算证据。更可惜的是当时没有证据意识复印出《因公残疾军人证》及材料。

2014年安徽省民政厅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上面清晰地显示两个钢印(大家仔细看看,说明这个民政局确实有点“鬼”名堂)。

我从2008年上访过程中留下的两张安徽省信访局回执单。(这个证明我信访过、申诉过,可惜北京方面有经验,对我们这类人信访什么手续都不给)。

王焰被慢性毒药残害到医院检查的影像报告(得病正不正常医生来解说,这个只能增强说服力,无法当作证据使用)。

2014年带女儿王欣睿到北京儿童医院体检时的B超报告。

2009年和2012年王焰被强制抓进安庆市精神病医院的出院小结。(当过兵难道就不能得精神分裂症吗?这个与被迫害和慢性毒药没有多少证据链。今天能被精神病,明天或许也能被精神病,反正这一生是完蛋着。)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精神控制实验的对个体实施控制范围: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分享博文至:

14 条评论

  1. g Says:

    My family members always say that I am wasting my time here at web, however I know I am getting experience daily by reading thes good content.

  2. minecraft download free pc Says:

    Woah! I’m really enjoying the template/theme of this blog. It’s simple, yet effective. A lot of times it’s difficult to get that “perfect balance” between superb usability and visual appearance. I must say you’ve done a superb job with this. Additionally, the blog loads very fast for me on Opera. Exceptional Blog!

  3. ps4 new games Says:

    I am regular reader, how are you everybody? This article posted at this web page is actually fastidious.

  4. quest bars cheap Says:

    Howdy! I simply want to offer you a big thumbs up for your great information you’ve got right here on this post.

    I will be coming back to your website for more soon.

  5. how to get help in windows 10 Says:

    I all the time used to read article in news papers but now as I am a user of net thus from now I am using net for content, thanks to web.

  6. plenty of fish dating site Says:

    I every time spent my half an hour to read this weblog’s posts everyday along with a cup of coffee.

  7. natalielise Says:

    Excellent blog here! Also your site so much up very fast! What host are you the use of? Can I am getting your affiliate hyperlink to your host? I desire my website loaded up as quickly as yours lol natalielise pof

  8. pof Says:

    Hi, I do think this is a great blog. I stumbledupon it ;) I am going to come back yet again since i have book-marked it. Money and freedom is the greatest way to change, may you be rich and continue to help others.

  9. dating site Says:

    I do not even understand how I finished up right here, however I thought this submit used to be great. I do not understand who you might be however certainly you’re going to a famous blogger in case you aren’t already. Cheers!

  10. plenty of fish https://natalielise.tumblr.com Says:

    It’s a pity you don’t have a donate button! I’d most certainly donate to this fantastic blog! I suppose for now i’ll settle for bookmarking and adding your RSS feed to my Google account. I look forward to brand new updates and will talk about this blog with my Facebook group. Talk soon! plenty of fish natalielise

发表评论

恳求世界人民关注中国精神控制人体实验8年受害人安徽潜山县王焰——blog——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