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妈变形记

字体 -

早 在女兒出生前,我在中國的時候,一位美國的表姐帶著她十歲的女兒回國探親。她十歲女兒非常乖巧,自己整理床鋪,自己打理自己的一切衣物。在大人聊天敘舊的 時候,她乖乖地坐在一旁寫她自己的作文。我拿過來一看,是關於一群孩子一起打籃球的故事,寫得還頗有眉有眼的,還配了自己畫的插圖,整個一副小作家的模 樣。

我 向表姐請教她的管教之方,讓我驚訝的是,她說她是嚴厲家長的代表人物,孩子做錯事情的時候,她會把門關起來打孩子。我的眼睛瞪大了,我說,你在美國,可以 嗎?她說,沒什麼不可以的,只要不太過分。我問她為什麼要對孩子這麼嚴厲。表姐給了兩個理由,其一,現在的社會太複雜,不嚴厲,孩子不畏懼家長的權威,怕 孩子會亂來,學壞。其二,從小她的父親對她們姐弟非常嚴厲,長大後,她自己覺得這是有效的方法。不得不承認,表姐的這番話在我的心裡留下了烙印。

女兒出生後,我開始思考如何摸索一套對女兒管教行之有效的管教方法。從我自己所學的心理學和教育學的知識再綜合自己的直覺,我決定在3歲前對孩子不嚴厲,以呵護和關愛為主,來讓她充分感受周圍環境的溫暖,以充分培養健全的心智。在這一點上,我得到了家人的同意和支持,因此,女兒在三歲前生活在溫室裡。

中國人說,“三歲定八十”。 女兒三歲後,我石頭落地,認為她的性情基本已經定型,可以開始我的嚴厲管教計劃。剛好那個期間,女兒也在開始淘氣,時不常犯小錯,我開始大聲的責備她。錯誤的性質再 嚴重的話,我就讓她 趴下,打三下屁股,因為我媽媽說孩子的手要用來寫字,不可以打。找來找去,只有打屁股沒有留下嚴重。女兒開始的時候覺得很好玩,就乖乖地趴在讓我打,有的時候只要知道錯了,不等我呵斥,她就已經趴在那裡等我打屁股了。

後 來女兒慢慢長大,也知道了打屁股是挨訓的意思,她開始討價還價,說可不可以只打一下,而不是三下。在我還沒考慮好是一下還是三下的時候,轉眼我們全家已經 來到了多倫多定居。我依舊按照嚴厲的方法來管教女兒,特別是她犯錯誤的時候,我照例處罰,不過我也逐漸意識到,這種嚴厲的方式,在某些時候其實是自己內心 不滿的發洩而不是真正的管教。

女兒經過北美教育的熏陶,反抗意識逐漸加強,不過她生性溫和,表現出來似乎還沒顯得很激烈,但已足以引起我的注意。一次她在我發火後,半晌不說話,然後慢悠悠地用英文說,“I told you before, don’t treat me in that way.(我已經跟你說過了,你不要這樣對我)。看她以此種神情說話,我足足愣了很久,不知如何回應,最後我向她道歉,然後解釋我為什麼不允許她這麼做。事後沒過幾天,她為達到她的目的爬到地上耍賴,我大聲呵斥她,並命令她馬上起來。她爬起來後,一臉的倔強說“If I do the same thing to you , how do you feel? (如果我這樣對你,你會怎麼樣?”我又一次愣住了。

後 來先生和我交流,結合女兒的最近表現,我們意識到女兒已經逐漸長大,而且,在北美這樣自由的人文環境裡,我的嚴厲方式已經不完全行得通了。自稱辣媽的我, 不得不重新思考調整自己的管教方式。所幸,平時和女兒交流的時間較多,她還是比較信任我,留下了一個調整的渠道。為了順應女兒的成長和環境的變化,我提醒 自己,嚴厲只能收斂,規矩可以加強,而交流則需持續進行。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