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看大戏:经久不衰的萧伯纳

字体 -

芬香依舊的賣花女 —-感受蕭伯納藝術節

 

 

芬香依舊的賣花女

—-感受蕭伯納藝術節

教师心得,教育笔记,行走杂谈,尽在闻启文化艺术博客

 

綠樹環繞的湖邊尼亞 拉小鎮(niagara-on-the lake)是蕭伯納藝術節的所 在地。每年歷時四個月的蕭伯納戲劇巡演吸引著大量的賓客慕名前往。經過近期多大戲劇課的熏陶,我對蕭伯納藝術節也心生嚮往,終於在618日成行,如願以償地現場觀賞了最負盛名的蕭伯納名劇《賣花女》。

 

 

開場的時間是下午兩 點,劇場門口擠滿了等待入場的淑女紳士們。每人都衣著光鮮,神采奕奕。他們或者輕鬆地聊天,或是坐在咖啡廳的椅子上品著飲料,或是站 在裡面的後花園呼吸花香,這一切悠哉游哉的氣氛都為品味一場藝術盛典做足了準備。這也讓我想起了今年年初觀看神韻表演藝術團演出時的 情形。這一切都表明人們對高品位的藝術盛會的推崇和喜愛。

《賣花女》的故事在歌 劇的舞台上演了一百多年,故事情節自然已深入人心。怎樣的表演能讓人們欲罷不能呢?需要不斷推陳出新的挑戰對富有才華的導演反而是靈 感的源泉所在。我首先被吸引的舞台佈景的立體感。最裡面的布幕有電影的動感效果,從空中落下的柱子和拱形門加上從舞台兩側推進推出的 道具,恰到好處地搭建了一個個與劇情相連的場景,讓觀眾感覺彷彿置身其中。

 

女主角的出彩表演是全 場的焦點。一開始出場時操一口土得掉渣子的鄉音讓大家忍俊不禁,粗俗誇張的動作也把一個鄉下賣花女刻畫地入骨三分。而下半場時一身高 貴典雅的晚禮服襯托著得體的神情,驚艷全場。最是引人入勝的是她悠揚悅耳的歌聲,每場結束時都贏得滿場的掌聲。

 

在群星璀璨的舞台上, 我發現了一張東方人的面孔,雖然化過妝,但我從臉型的輪廓上還是很容易看出他的東方特色。這是我觀賞西方戲劇第一次看到的東方人面 孔。他是如何走上這個以西人為主的舞台的呢?我對他背後的故事產生了強烈的興趣。

 

經過和劇場的聯繫,我 在演出結束後對這位東方面孔的演員進行了採訪。他叫Jonathan Tan,是出生於新加坡的華裔,會說少許廣東話。Jonathan畢業於西安大略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的音樂管理研究專業, Jonathan透露,他在大學時經常逃課去參加戲劇和音樂表演,大學畢業後又專門到謝立丹學院(Sheridan College)學習了三年的音樂戲 劇課程。多年的潛心學習和實踐終於讓Jonathan在最頂級的劇場牢牢地佔據了一席之地。

 

Jonathan告訴我,他的父母像所有傳統的中國父母一樣,原本也是希望他在知識界出人頭地,所以在他剛開始選擇戲劇表 演為職業生涯時經歷了一番和父母抗爭的艱難歷程。而現在他的父母成了他最忠實的觀眾之一,他的每次新劇表演時父母必會親臨捧場。談到 這兒,Jonathan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謙遜的表情,自信的談 吐正是這位在西方戲劇舞台展現精彩的華裔形象。他的故事也一如許多在加國各個領域有出色成就的華裔一樣,讓我們為之自豪和高興。這也 是我在今年的蕭伯納藝術節的最大收穫之一。

教师心得,教育笔记,行走杂谈,尽在闻启文化艺术博客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