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不明白:教育问题也可以用麻醉针解决?

字体 -

这年头,关于教育的新鲜事真多,先是安省的几位不省心的政客推行居心叵测的新性教 育课程,害得家长们忙上忙下抗议。最近,又有不省心的科学家们专门为不能打孩子的北美发明了教训孩子的麻醉针,当孩子不听话时,不受管 时,一针见效,孩子马上进入昏睡状态。

诗人海子说,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看着麻醉针的新闻报道,我觉得心都要跳 出来了。真是科技发达的时代呀,连教育都省心了,再不用费口舌教育了,也不用琢磨是罚他不吃饭还是关小黑屋,更不用费心编大灰狼的故事, 只要一支麻醉针在手,教育的烦恼都不见了。

真的高枕无忧了吗?我觉得这才是教育的末日。当人类不再是通过夫妻关系来繁衍后 代,克隆就解决问题的时候,人类的末日也不太远了。当教育不再是家长和孩子的碰撞摩擦中彼此成长时,教育就走到了尽头。

不是我危言耸听,是麻醉针带来的信号,教育危矣。也许到那时候,会觉得现在和孩子 的一切摩擦碰撞都变得珍贵无比了。是啊,为人父母,本身就是一个完美的修炼过程。如何无私地为孩子着想,如何智慧地和孩子斗智斗勇,如何 耐心地化解相处过程中的各种危机,这样的人生过程充满着人情味的馨香,这样的教育过程,充满着生命成长的有序见证,我们何须科技的骚扰, 我们何须科学冰冷的治疗。人性,才是教育的土壤。

话又说回来,这样变异的科学产品出现,肯定是我们家长的错。肯定是我们没有足够的 耐心,肯定是我们没有足够的爱心,肯定是我们逐渐脱离了人性,肯定是我们过度依赖科学,肯定是我们过度地无奈,才会催产出这样的畸形儿出 来。

大概是天生和孩子们有缘,当这样的东西出来时,我本能地想,我们如何保护孩子免受 麻醉针的侵害呢?我内心其实一直忐忑着,尽管我可以大声疾呼,不代表所有的家长所有的家长都会认可,也许有的家长会眼巴巴地等着麻醉针的 生产呢?正好解决他们最棘手的问题。

到底是谁动了我们的孩子?是科学吗?是权威吗?是社会吗?还是家长自己?如果我们 作为家长,没能游刃有余地教育孩子,我们始终有一天要向科学伸手,我们始终有一天要对孩子动手。

所以,关心孩子,从关心教育开始,从爱心满满地搀扶孩子开始,从谦逊地陪伴孩子成 长开始。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