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白雪的冬天

字体 -

   

雪人.jpg

    生活中,总是在不经意中发生变化。很多习以为常的事物,在消失后才开始注意。很多没有想到的事物,在不期而至中才开始思考,就像北京的雾霾,就如多伦多的白雪。

     第一年的冬天,我在上班,先生高兴地从家里打来电话,告诉我走到窗边往外看,宣布重大消息,多伦多下雪了。对于像我们从南方来的乡下人,白雪是稀罕之物,自然非常地惊喜 。后来经过几年辛苦地铲雪后,感觉雪天就仿佛只剩下铲雪了,开始对白雪漠视,直到我开始带学校的孩子们去滑雪。
     滑雪营让我爱上了白雪的冬天。就连出营前的几天都好像是沾上了喜气,准备滑雪服,雪靴,帽子,手套,衣物等等,整个过程让人非常期待。滑雪营从开始到结束都充满兴奋的空气。孩子们住在自己的房间,自己管理时间,自己管理团队,然后融入整个营地的管理,独立和自由相对存在,老师和学生也进入了一种良好的关系中。
     滑雪的过程是让人体验摔跤队的过程。对于初学的我来说,需要穿较厚的雪裤,因为这样摔下来会好受些。尽管如此,第一次摔了几跤后,晚上睡觉腰酸背痛,但是第二天又迫不及待地去练习去了。再后来,摔跤也变得有技巧了,常常要摔跤时在半空中就停止了,没有摔下来。
      走过了摔跤的阶段就进入了和白雪的蜜月期了。踩着雪橇滑行在雪道上,看着每一片发光的白雪都觉得无比可爱。有时在中途会故意停下来,俯身抓取 一把白雪,伸出舌头一舔,一种凉丝丝的感觉沁入心田,浑身清凉通透,美好弥漫全身。
      习惯了白雪的冬天,习惯了滑雪的冬天,我没有想过多伦多的冬天会没有雪,就如同我没有想过北京会有这么重的雾霾。圣诞临近,屋前依然绿草如茵,让人很不适应。白色圣诞终于变成了绿色圣诞,大家的问候好像都多了一个问号,白雪没来,你还好吗?

      没有白雪的冬天,怅然所失,没有白雪的冬天,无所事事。滑雪,成了一件让人费脑筋的事情,甚至在滑雪道上摔跤都要反复回忆才能重拾当时的酸酸甜甜的感觉。看着屋子外依旧黄中透绿的草地,我听着电台里的新闻,埃及下雪了,历史没有的事情。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是小时候就听过的教育。这个地球,有时候我们把它当作自然,白雪,来了就来了,没了就没了。可是,我们还是应该想想,白雪为什么该来不来,雾霾为什么该走不走?

       终于,这个没有白雪的冬天,地球敲响了某种提醒的钟声,有人听到了,有人听不到。

       想念,白雪的冬天。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