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 赋予我们的智慧和能量

在中国近代的词汇里,很多的字都被加上了特殊的色彩。比如“维权”,一看到这个 词,脑海里会马上出现衣衫褴褛的农民工,手抱煤气罐的拆迁户或者悲愤万千的冤民形象。在中国,由于各种报纸喉舌的渲染,“维权”被附上了 一种负面的内涵,而且维权的后果常常是家毁人亡,所以自觉不自觉地都恨不得把自己和维权划上一条界线,避而远之。 久居海外,很多中国字终于显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阅读全文)

汪诗人早已逝去,连同我们的青葱岁月

汪诗人的逝去,其实不是发生在4月26日。当互联网取代了通信,当敲打键盘取代了奋笔疾书,当书信不再溢满邮筒,当年青一代不再陶醉一纸信笺的芬 香,汪诗人就早已逝去。那些曾经给予当时的年青人无数激励的清新诗句,也逐渐消失在一代人的记忆中了。 可是,对六七十年代成长的那一代,谁不怀念那吟唱汪国真诗歌的青葱岁月呢,谁没有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抄录过“既然选择了远方,便… (阅读全文)

菲莎学校排名:孩子能不能承受这样的重量?

最近家长圈子里转发最多的消息莫过于安省最新的中小学排名表,感觉那个叫“菲 莎研究所”的地方不亚于中国古代的翰林院,掌握着状元探花榜眼的生杀 大权,掌 握着各族裔家长的视线甚至是房地产投资的方向,真可谓是我们加国最具势力的机 构也。 人的心理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些排名代表不了什么,一方面 眼睛还是忍不住往排名榜上瞄一瞄,看到孩子学校的名字… (阅读全文)

把夏令营教育果实“带回家”

营地教育和家庭教育 每次去营地都是我最兴奋的时候,因为又可以有机会接触不同的孩子,又有机会看 到这 些孩子的变化。每次去营地都有新孩子的参与,而每次也都有很多参营的故事。 很多参营的孩子是因为喜欢营地生活,所以每年只要开营,就会缠着妈妈让他过 来,因 为他知道,营地生活比他在家里或者在补习学校有趣多了,还能学到不少东西。但也有不少的孩子,不是他们要参营… (阅读全文)

中文?英文?家长如何双管齐下

中文英文,华人家长的坎儿 移民前,大部分的家长愁的是孩子的英文,如果能尽快把西人的那些豆芽字儿倒到孩子的脑袋里,然后嘴里咿呀咿呀地冒,家长们就放心了。登陆后, 大部 分家长会发现,最不用发愁的就是英文,当然这只是对幼儿时期就随家庭移民的那些孩子而言的。 我的女儿登陆时刚满四岁,在学校总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因为英文不熟。可是半年后,就发现她基本不讲中文… (阅读全文)

小女生米雪儿

先认识的是小米雪儿 的妈妈。她个不高,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来学校看了又看,问了又问。不过,和其他多番盘问的家长不同的是,她很快就填了报名表。她填完表后 才告诉我们,孩子现在四岁,还在中国,四个月后到加拿大。真是细心的母亲,在孩子来之前把一切都安排妥帖了。 因为米雪儿被安排在 我接送的路线上,进入十月份,我总是不时地瞄一眼自己的日程表,心里惦记着一位来自… (阅读全文)

寻找心心相印的磁场:家庭教育

从古到今,中国人都非常地重视教育,所以我们的历史上有孟母三迁,有岳母刺字,有 曾子杀猪等等故事的流传。但是时间走到今天,这种对教育内涵的重视似乎慢慢变更成了对孩子自身的重视,不是是否也跟近代的计划生育有关。 反正,父母对孩子有一种过度的重视,入微的照顾。这种重视和照顾不是随着年龄递减,反而随着年龄递增。直到孩子进入青春期,便出现了很多 家长和孩子间的… (阅读全文)

透过孩子 看见自己

标签:

顾城有一首诗,《远和近》,“你,一会儿看云,一会儿看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 远,看云时很近。”这是一首很让我回味的诗。今天看了一篇讲孩子身上体现出的父母印记的文章,我又想起了这首诗。 这篇文章是一位中国大陆某大银行的人事部门负责人,他非常详尽的描述了几十个大学 毕业生在银行实习并最终有几位留下来的故事始末。他非常用心的观察和研究了这些大学毕业生他们的平… (阅读全文)

母亲们的战争:从京城雾霾,到安省性教育

最近,柴静和她的《穹顶之下》是网络上最火的词,她不再是作为作为央视的名牌主持 受到关注,而是作为一个和雾霾有私人恩怨的母亲受到了亿万个为人父母或终要为人父母的网民们的关注。看到朋友圈里的疯转,我终于在夜深人 静时,孩子熟睡后,花了两个小时静心地观看了她的《穹顶之下》,然后再花很多个小时来关注网络对此事件的评论。 我感兴趣的是,她以一个母亲的视角切入,… (阅读全文)

笑声里的教育:不妨幽默一下

标签:

笑声里的教育 研究中西方教育的差异,不得不谈到幽默文化。在西方主流环境里,幽默如同空气,随 时随地充满人们所在的空间。上到总统下到市民,几乎人人都是搞笑的好手。无论玩笑开得多大,甚至互相取笑,人们也一笑泯之。当然,其中幽 默得体的尺度也不是我们这些外来者能一时半会能马上明了的。我们常常会遭遇这样的情形,和西人朋友们在一起,当他们哄堂大笑时,自己还是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