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饥饿记忆,刻骨铭心!

人的记忆力是惊人的。有些事情过去几十年了,回忆起来就像钱币上的水印,一旦对着光亮,就历历在目,清晰可见。我第一次下饭馆的情景就是这样。 那是一九六零年,饥饿威胁着每一个人。正值少年的我,更是整日饥肠辘辘,坐卧不安,仿佛心思都放在三顿饭上,吃了上顿盼下顿。那时,总觉得喉咙里象长了一只手,吃到嘴里的食物还没来得及咀嚼,就被一把抓进了肚里;而胃又象个炽热… (阅读全文)

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官方史料一览

大饥荒官方为抢粮食对饥民施酷刑 青海人相食 1960年5月13日,青海省公安厅给省委《关于西宁地区当前治安情况的报告》,记录了西宁市和湟中县发生人相食案件300多起。(据大陆《炎黄春秋》杂志2009年第10期文:安徽人相食案件的原始记录。作者:尹曙生,原安徽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 河南人相食 河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李立1960年11月28日向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吴芝圃报告: (河南信… (阅读全文)

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九)

口述人 崔某某 83岁 男 农民  采访地点:南阳市崔某某住所 2007年3月23日上午 我家在南召县马柿坪公社南坪大队第三生产队。我出身贫苦,干活老实,不惜力气,先后当过初级社干部,高级社干部,1957年还当过一段副社长,吃上了公家饭。干不多长时间,自己辞职不干了,为啥子,心里头怕哟!记得是1957年的一天上午,县供销社的两个右派被押到马柿坪来了。那时候上级号召大… (阅读全文)

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八)

口述人 张某某 61岁 男 退休工人  采访地点:南阳市张某某住所 2007年3月21日晚上 我1946年出生,老家在邓县赵集公社宋岗大队第六生产队。58年我十二岁,正在上小学。说饿死人是天灾我不信,58年我们那儿粮食丰收,麦场上麦秸堆天拥地,有只老母猪在场里扒个窝下小猪,小猪会跑了,人们才知道。记得是下半年开始吃食堂,主食就是蒸红薯,随便吃,管你肚子饱。喝汤多是蒸… (阅读全文)

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七)

口述人 袁某某 55岁 男 民间艺人  采访地点:南阳市袁某某住所 2007年3月20日下午 记得58年大跃进吃食堂时,我才5岁。我家9口人,父母、3个哥哥,1个嫂子,两个姐姐和我。吃食堂那是干部逼迫的,把各家的铁锅都收走去炼钢铁,锅台也拆了。干部带人挨家挨户搜查,把家具粮食都拉走集中到生产队,你不去吃食堂就没啥吃。可去吃食堂也饿肚子,开饭时,大人是一个黑窝头,小… (阅读全文)

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六)

口述人 张某某 85岁 男 离休干部  采访地点:河南省南阳市张某某家中2007年3月13日上午 1947年,我高中毕业后参加了中共豫西南六分区武装工作队。48年10月南阳解放后,我们100多人的队伍开进了城市。那时候百废待兴,到处都缺少人需要人。南阳市副市长兼酒精厂厂长邰士芳和我认识,把我调到了酒精厂。上班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西峡运来两车火纸,再卖到社旗,赚点钱去买… (阅读全文)

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四)

口述人何某某  退休干部男62岁 、 采访地点:宾馆2006年11月14日晚 我老家在南阳镇平县石佛寺公社石佛寺公社大队第三生产队。提起60年,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心有余悸。我给你从统购统销说起。记得是53年开始统购统销,就是想方设法让农民卖余粮。那时候粮食产量低,一亩小麦多则产100多斤,少则产几十斤。哪有多少余粮?不交干部就逼着交,逼的有人上吊。一搞统购统销,市面… (阅读全文)

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五)

口述人张某某57岁 男农民  采访地点: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砟岖乡街上2006年12月13日上午 我家就在这里的寺河村尚岗组,57年吃食堂时我才8岁,家家户户不准有锅不准点火。 我家藏了口锅,有天烧了锅热水,几个队干部看见烟囱冒烟了,马上冲到我家里,抓起铁锅狠狠摔在地上摔成了几块。食堂开始吃的是糊汤面,还能吃饱。57年后半年就把粮食吃的差不多见底了,食堂开始吃红薯… (阅读全文)

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三)

口述人吕某某 退休工人 男60岁 采访地点:住宅小区吕某某家中2006年11月12日晚 我老家在南阳地区唐河县源潭公社宋沟大队杜楼村。大跃进时我小学三年级,辍学回家参加劳动,算个半劳力。我们那里57年初开始吃食堂,大多农民不愿意去,干部和积极分子先去,每家兑粮食,顿顿做好吃的,吃干饭蒸馍,故意眼气吸引人,就这还没有几家愿去。57年四五月份,干部到各家各户收粮食,强… (阅读全文)

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二)

口述人孙某某退休工人男70岁  采访地点:住宅小区门口2006年11月12日下午1950年 我才14岁。大哥在南阳一家工厂工作,经他引荐我进厂当了通讯员,负责给领导打水、断饭、取报纸信件等杂事。一直干到54年,下车间当了工人。我是地主成分出身不好,只是埋头干活,不敢多说话。到了58年,我当时已经结婚生子,儿子有一岁多了。有一次开会去的晚了一会儿,领导问我为啥来晚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