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 的存档信息

战国四公子

战国末期,秦国越来越强大。各诸侯国公子贵族为了对付秦国的入侵和挽救本国的灭亡,竭力网罗人才。他们礼贤下士,广招宾客,以扩大自己的势力,因此养“士”(包括学士、策士、方士或术士以及食客)之风盛行。当时,以养“士”著称的: 齐国孟尝君田文 赵国平原君赵胜 魏国信陵君魏无忌 楚国春申君黄歇 后人称他们为“战国四公子” 孟尝君,名田文(?-前279年) 中国战国四公子之一… (阅读全文)

美国往事——北美最伟大的神学家:乔纳森.爱德华兹

“我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内心的邪恶和不道德,比我皈依之前要大得多……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基督徒时,我自己内心的邪恶、骄傲、伪善和欺诈就深不可测,而我对此却一无所知,想到这一点真是令人感动。”——乔纳森.爱德华兹 和南美洲相比,早期的北美洲移民要艰难的多。北美的气侯相当严峻,又没有南美洲的金银矿产。初到北美大陆的早期英国移民靠的是对基督教的坚定信仰,和对新大陆… (阅读全文)

官僚特权与政治伤害——对苏共亡党的一点思考

作者:姜跃 作为共产党人,作为还在执政的共产党人,在反思苏共亡党亡国的历史悲剧时,有必要认清特权以及特权阶层的存在对苏联党和国家政治生活造成的危害,以吸取教训,引以为戒。 所谓苏联的特权阶层,是指按照一定的职务名册直接任命、相应地掌握着国家执政资源并且按职级合法享受不同特权的一部分人。俄语中专门有一个词来表示它,翻译成中文,有的用“官员名册”、有的用“… (阅读全文)

中國普通話是滿族人創造的

摘自金啟孮先生著《北京的滿族》 [400年前的北京話:吳語] 北京自建城以來經歷過了許多個朝代的變遷,自古以來北京話有過多少變化?如何變化?從歷史上講,400多年前的明朝末年,從意大利來的傳教士利馬竇曾用羅馬拼音記錄了大量的當時的北京話,這些記錄至今尚保存著。從利的記錄中可以明白無誤地看出:當時的北京話是有大量入聲字並且沒有zh、ch、sh等翹舌音的語言。這說明… (阅读全文)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受到臧小林先生惠赠的小说《玫瑰坝》,我只是漫不经心地翻开,想读几页就打住,因为我已经多年不读中国书,尤其是中国小说了。 一个从小就嗜书如命的人,上小学时省下早饭钱去买书,坐在小人书摊上看画书忘了回家,老了搬家除书外什么都可以扔,到今天不看中国书,感到无书可看,这个痛苦的历程,真是一言难尽。 其实在毛泽东提出文艺为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明目张胆将文学…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的十大病症

中国经济30多年来取得的成就和进步,世人有目共睹,主流媒体宣传也比较多,可对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世人并非有目共睹,主流媒体也很少探讨。在经济勾结调整未见成效、固定资产投入增长连续五年不低于20%、对外出口连续三年保持增长态势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减速了。有人说是因为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影响;也有人说是中国调整经济结构,有意放慢了速度;还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减速是好… (阅读全文)

恐惧的生产与再生产

“等待枪决是一个折磨了我一辈子的主题。”晚年的肖斯塔科维奇向年轻的友人伏尔科夫讲述往事时,忽然沉默良久,然后如是说。 伏尔科夫同情的看着这位苏联最负盛名的音乐家,那是一张满是孩子气的脸,圆圆的镜片,蓬松的头发,总是尴尬和手足无措的神情,谨慎得几乎称得上畏惧的眼睛,这张面孔是如此意味深长,一个时代对一颗灵魂所能造成的痛苦挤压,在这张脸上纤毫毕现。 一篇… (阅读全文)

莫斯科满城尽是真男儿

1991年8月29日是个值得载入史册的日子。年青的朋友们也许已经忘怀。 可就在这一天,由近2000万特殊材料制成的党员所组成的苏联共产党( 苏联人口中10% 是共产党员 ) 以及其核力量足以毁灭地球5次,称雄世界半个世纪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一夜之间竟无声无息,如一缕轻烟般从地球上蒸发了。 其间没有战火硝烟, 没有流血杀戮,甚至连动乱也没有发生。这不能不说是几千… (阅读全文)

重访苏联劳改营管理总局古拉格

“古拉格”,是苏联“劳改营管理总局”的缩写,对中国读者而言,这三个字并不陌生。在索尔仁尼琴三卷本《古拉格群岛》以及小说《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等作品中,古拉格的罪恶已经让人触目惊心。而安妮·阿普尔鲍姆的《古拉格:一部历史》,则如同一座纪念碑,将斯大林统治下古拉格的罪恶一一镌刻,尽显无遗。 与索尔仁尼琴的局部性纪实和文学性描写不同,安妮·阿普尔鲍姆的《古… (阅读全文)

我看毛泽东——九月九日有感

至今我还记得,是一阵秋风送来的这个消息。 37年前的北京,高楼还没有现在这样多,路边大都种些杨树,9月9号,入秋不久,零零星星的树叶黄了,飘落下来,在地上被风吹得打起旋来。 我真的觉得,自己就像这树叶,不知道将来会被吹往何方。 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以为天塌了。 其实,早就有先兆。尽管文化大革命中,不断有“特大喜讯”宣布,伟大领袖神采奕奕,红光满面;伟大领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