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琐记之——拍婆子

字体 -

启麦:13-10-0108:44

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里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批判稿则常见这样的句子“阶级敌人对于亡国共产是不甘心的,他们人还在、心不死,窥测方向、以求一逞!”云云。意指冒死犯难的行为。文革,多么严酷的时期。单位里随时可以举办任何名目的批斗会,闹市有巡逻“值勤”的解放军,满街革命群众,时刻准备制止任何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坏人坏事……。然而,竟有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妇女”的,而且在相对长的时期里,在北京的青年中蔚为风气。这就是若干文革影视剧里的重头戏“拍婆子”。

先要澄清几个概念:“婆子”,指大院出身的女孩子,初高中年纪,须有几分姿色。小说中的“圈子”则指“胡同串子”中的女流氓,市民出身、年龄不限,文革前已经存在,“婆子”则是文革产物。“圈子”和“流氓”是一对;“婆子”和“顽主”是一对;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批人。两造的行头、派头,文革前几年区别非常明显,后来才同流合污的,而且是胡同的改造了大院的。

“婆子”一词从何而来,今已不考。形、音、义都不雅训当年大家就承认。女孩子没有以“婆子”自居的,男孩儿则背后才这样称呼自己的“女朋友”。需要的时候,多代之以“小蜜”。那时的人思想保守、词汇有限,一个“蜜”字,换用于各色女子。穿军装的是“军蜜”,好看的是“水儿蜜”,认为特别好看,再加几个字“极水儿小蜜”。

含义上,“婆子”一语带有贬义。因为“婆子”是供“拍”的,而且谁都可以“拍”。“拍”,指认识的方式,书面语是“搭讪”。“泡妞儿”而已,与“爱”无涉。“百度百科”等地,有长文详解。“诗无达诂”,且“拍婆子”之为一种自然生成的结识女孩儿的方式,从未经过规范,只能以民俗视之,具有人言人殊又万变不离其宗的特点。

“顽主”不是不近女色的绿林好汉,经常上街“拍婆子”是其象征,以示浪漫。据说,搭讪需以“同学,你是哪儿的?”开头。看来,形成固定套路很有必要。就像威虎山的土匪,用黑话火力侦察,既表明了身份、又表白了意图;再听对方回答,就知道这出戏还要不要往下唱、怎么唱?如果对方是出来“飘儿”、待“拍”的“婆子”,便会迅速扫你一眼,感觉不错时,可能会告诉你她来自哪个部委或军队大院;下面就顺利了,话题是现成的:我认识你们哪儿某某某;我是哪儿哪儿哪儿的,你去过我们院吗……。也许她并不回答,但也不作摆脱状;故作矜持,就是“有戏”。尽管展示你的口才吧。

若“小蜜”闻言一愣,睁着无邪的大眼睛询问地望着你,那就是个好孩子,不知道你问的是“是哪个学校?抑或我住在哪儿?”此时此刻,你的心跳急剧加速“碰见‘恐龙’了!考验手段的时候到了!”你须察颜观色,装斯文,敢吹牛,不难将她“哨”(意同“侃”,出现较早)晕。史上,故意搭讪那种一看装束便知不是“婆子”的清纯女子,获得成功乃至喜结良缘的,亦不罕见。

注意,“拍”的时候,不可拦住“小蜜”去路,最好是她走路、你骑车,缓缓与她并肩而行。因为常常会有这样的场面:女孩子低头不语、大幅躲闪,甚至表示反感。坏了,“拍炸了”,快跑。出去时,最好两三人同行,有主侃的,有敲锣边的,有观察周边形势的,既防止弄巧成拙,又能提高成功率。

“拍炸了”就要付代价。那时候的社会风气尚带正义感。“干什么你!滚开!抓流氓!”小蜜只消喊出其中任何一个短句,周围的革命群众,将立即会同工人民兵、解放军战士将您老人家扭送公安局。视情节与前科,轻者通知学校、单位、家长前来领人,重的直接就送去强制劳动了。低头认罪为时晚矣。

然而,“拍婆子”的队伍里竟出现过一位“神气哥”。此君出身高干、高知双料家庭,性喜读书,而且是马列原著哦。每有心得就高声宣布:诸位、诸位,我又把马列主义发展了一步!现实中的才子照例与电视剧相反,他是“既爱江山,更爱美人”。不时上街“拍婆子”。成功的记录不得而知,反正那次是“拍炸了”。进了公安局,面对警察不仅毫无愧色,还指手画脚地开讲起来:人类自十八世纪起,个性解放;五四以来恋爱自由……。警察没见过这么大言不惭的,有点发蒙。随即回过神来,猛地一拍桌子、厉声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我就知道你是流氓!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