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黄顺铿:日中战争海南营造往事

童年教育 日治时期,日人规定受教育年龄自八岁始,父亲虽因家境不佳,仍让大哥读公学校。大哥一年级时因故和同学打架,曾被马公人围住以藤棍抽打,大哥深感惧怕,躲到妈祖庙旁之观风楼(今测候所),不敢回家;後经人调解,对方才罢干休。因此之故,父亲对搬至马公有更多埋怨。 我於民国五年元月二十八日(农历为十二月二十二日)生於马公。待我八岁时,父亲因恐我亦和大哥般… (阅读全文)

黄洪琼音:日本投降後的新京

(一)东北人的报复行动 民国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之前我带著老大到大连找小叔,当我们要由大连回新京时,一时无火车可搭,後来来了一班火车,规定只有日籍人士才能搭乘,上车後见一车子都是关东军,坐了一天一夜,有日本人从四平(四平再经公主岭站即可抵达当时称新京特别市的长春)上车,告诉我们:「日本已宣告无条件投降了!」有人听到後,便当场哭了起来:「我们… (阅读全文)

抗日名將談南口血戰

黃潤生 王仲廉發起座談會 今年是七七抗戰五十週年,半世紀前的盧溝橋事變,國人大多耳熟能詳,但却很少有人知道盧溝橋事誌後的一個月,八月七日在盧溝橋東北察哈爾省長城的一個關隘——南口,曾爆發一場硬仗,應是八年抗戰最早的大戰。 在未談及本題以前,筆者想講幾個有趣的巧合:那就是八字。中國人算命合婚都離不開八字,怪的是我們抗日時間也同「八」字打交道。例如瀋陽事件… (阅读全文)

翠薇:济南惨案目击记[修订本]

▲日本当局的矛盾 一九二八年五三济南惨案,是近世中國外交史上的最大耻辱,凡是中國人民,谁都不会忘记这一回的奇耻大辱。那时我是随同总司令部出发到济南,目击惨案发生的种种经过,兹将其情形很忠实地叙述如下。一九二八年五月三日上午八点钟:济南日本总领事同了日本宪兵司令到总司令部(时驻济南督署),来拜会见总司令,我是当时的翻译,日本领事与宪兵司令在会见总司令… (阅读全文)

程玉凤:平型关抗日之役真相

數年前,我在師範大學唸歷史系,讀近代史到盧溝橋事變發生時,知道我們國人為了民族生存奮起團結抗戰。各黨各派,不論是在國內,或在海外,都在「共赴國難」的口號下互相集結起來。就是方在對壘的中國共產黨,也發表宣言,願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的統轄,並待命出動,擔任抗戰前線的職責。那時中樞即將其軍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以朱德、彭德懷為正副總指揮,嗣後… (阅读全文)

陈正添:日中战争前后的经历

一、考入战车兵学校 我是嘉义朴子人,民国十五年出生。当民国三十二年,二次大战最激烈的时刻,我正就读台南长荣中学,那时因为战争,台湾人的生活过得较差,而我住读都在学校,家中所给的费用不多,只能勉强维持吃住所需而已,我父亲虽是地主,但所拥有的土地不多,加上战争时期,许多年轻人被调去当军伕,还要时常躲避空袭,田地没有人耕种,家里的经济情况并不好。十二岁时… (阅读全文)

陈许碧梧:满洲居留印象

一、家世 我是台北人,父亲许雨亭是有名的大米商,经营瑞泰商行,资本全部是独资。社长是三叔公许泰山,四叔公许招春负责日本方面的经营,父亲则为总经理。当时瑞泰与日本三井、三菱商社竞争,从事厦门、台湾米粮输往日本的米谷生意,全部的生意日方占有四成,我们占六成。 瑞泰商行早在清代即有,原来在厦门开□仔店(杂货店)【HGC:□字为“竹”字头下一“敢”字;今一般多写作“… (阅读全文)

蔡西坤:日本投降与返台前后大陆见闻

乱世求生 (一)战争时期 锦州距离关内很近,中日作战时受到的破坏比较少,许多军队在这一带进进出出,实际上受到战事的影响并不如「满洲国」内地。日本投降前,我们看著美军B二九的飞机刺耳飞来,由锦州上空飞过,即了解日本已无力招架;我们虽不曾躲过轰炸、跑过防空洞,不过也知道日本迟早要输了,只是没想到日本战後我们要如何处理而已。 日本一投降,很多日本人不是被打… (阅读全文)

蔡西坤:满洲警务生涯忆往

决定赴满 早在高等学校时,我就曾想过要到中国大陆求发展,也常在读完伟人传记後思考一些问题,如中国统一的问题。京都帝大二年级时,我已将学分全都修完,到三年级时,就进行前往大陆的计划,我的计划是参加在京都招考的「满洲国」高等官考试。 「满洲国」高等官考试分两科,一为司法科,一为行政科。我两科都通过,通过以後,考上的人必须先到满洲新京(长春)大同学院接受… (阅读全文)

1932至1936年国民政府方面的抗战准备工作

一.确立国防领导体制 1925年7月,广州国民政府成立时曾设立军事委员会。1928年8月,在国民党召开的第二届第五次中央全会上宣布撤销军事委员会。1932年1月28日日军侵略淞沪,因此3月1日召开的国民党第四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决定恢复军事委员会,“其目的在捍御外侮,整理军事”,由其负责“国防绥靖之统率事宜”,第一次将国防的内容写进军事委员会的组织大纲。 1935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