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济南惨案发生的真相[修订本]

字体 -

▲济南惨案的意义
自从九一八沈阳事变以後,日本帝國主义凶暴的真面目,曝露无余。其实日本帝國主义的凶暴,由来已久。而其对于中國的侵略,尤其是历有年所。在九一八以前,一九二八年的五三济南惨案,其性质之严重,实不亚于九一八事变。山东之所以在一九二八年不致成为一九三一年九一八後的东北,一方面固然由于日本在山东的基础不如在东北之雄厚,但当时主持者之应付得宜,实亦主要原因。

▲日本挑衅的阴谋
如果我们来研究济南惨案的责任问题,这不是傻瓜,也就是甘心为日本帝國主义作工具,因为这根本是不必研究的,这显然是日本帝國主义有计划的侵略中國之一种表现。本来日本帝國主义之对于山东,素来视为己有,张宗昌在山东时,尤其甘心为日本作工具,所以日本更视山东为囊中物,而对张宗昌,则宠爱甚深。革命軍如克复济南,则不仅他的工具张宗昌的势力要根本消灭,而日本在山东的特殊地位也要动摇,日本帝國主义是决不能容忍的,所以济南惨案的发生,实是日本帝國主义的预定阴谋,也是毫不足怪的。

▲亡國大夫的责任论
但是那些亡國的士大夫,却偏偏要有意无意地替日本帝國主义辩护起来,所以他们不说贺耀祖是济南惨案的祸首,就说孙良诚是济南惨案的罪魁,其实济南惨案的全部责任,应该由日本帝國主义负之。

▲日本屠杀的主要原因
日本在济南屠杀的主要原因,在于第一:给革命軍一个下马威,使革命軍对于日本帝國主义不敢轻视,以後日本帝國主义仍可任意压迫中國;第二:张宗昌在山东时,与日本所有密约甚多。张既失败,该项密约,自然要失其效用,这在日本真是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第三:山东交涉员公署内,藏有张宗昌与日本间秘密文件甚多,日軍深恐秘密为革命軍所得,故当革命軍进城之後,日軍突然发难,首先占领交涉署,将一切不可告人之秘密文件,全部携去,这是济南惨案的直接原因。

▲贺耀祖部无辜牺牲
在國民革命軍未开入济南以前,总司令部即接有密报,谓如革命軍直入济南城,日軍势必向革命軍挑衅,故总司令部即有严令约束各部防止与日軍冲突。当时孙良诚部有少数兵士,因购物与日商冲突,日軍即无理干涉,以致与我方发生冲突,日軍竟将孙部士兵携去。时第三軍团总指挥兼四十軍軍长贺耀祖之一团,刚开到济南,正待休息,日軍即乘其不备,将其全部缴械,以致外间即以为济南惨案中,贺耀祖应负重要责任,而日軍尤以贺耀祖为敌对目标,实则贺部遭此无辜牺牲,真是有苦说不出。但贺颇识大体,且富于责任心,于惨案发生後,即回党家庄向蒋中正辞职。

▲贺耀祖辞职以後
当时贺耀耝向蒋介石提出辞职,并推举方鼎英毛炳文以自代,但蒋颇知贺于此事,可以绝不负责,故再三挽留,但贺以國家已至如此地步,一时不易为力,故坚决辞职,蒋介石亦只得准照贺耀祖所请,以方鼎英为第三軍团总指挥,毛炳文为第四十軍軍长,而济南惨案,亦从此告一段落。

▲日人心目中的贺耀祖
济南惨案因日方之宣传,而贺耀祖遂成为济南惨案之祸首矣,故在一般日人心目中,皆以为贺耀祖必为一面目可憎之武夫暴徒。但这三二年来,我会到许多曾会到过贺耀祖的日本人,都说贺耀祖的真面目,实与他们所理想的不同,彬彬有儒者气,无纠纠武夫状。因而一般日本人民,亦均知济南惨案,实系日本軍阀之一种预定阴谋也。

■■■■■■■■■■■■■■■■■■■■【以上全文完】

以上《济南惨案发生的真相》,原无署名,是以《现代史料》第二集(上海:海天出版社中华民國二十三年初版)同名内容为发布底本完成数字化处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