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王微:济南「五三惨案」的前因后果

(一)胡宗南就任廿二师师长 民國十七年第二次北伐時,胡先生担任第廿二师师长。廿二师原是一支破爛的部隊,當初發表为师长時,胡先生不願就任,何應欽部长曾勸他說:「破爛的部隊由你整頓,極易有所建樹,何以不去?」廿二师是南方部隊,成立於湖南长沙,從未和騎兵交戰,初次在徐州津浦路一帶作戰,即險遭敵方所消滅,幸为胡先生所指揮,終而轉敗为勝,先克復徐州,再與第三师… (阅读全文)

王殿弼:壮志凌云——空军抗日作战忆往

日本侵华的野心,早在民国二十年「九一八」事变以前即已暴露无遗,有识之士都预感到,大战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当时投考军校是准备报效国家的最佳途径。我是於二十年六月一日进入陆军官校九期受训,二十三年五月一日毕业。随即再转入空军官校五期学习飞行,於二十五年十月十二日毕业,调到新成立的空军第四大队二十三中队任飞行员。当时所飞的飞机是霍克三型(Hawk-Ⅲ)。 民国… (阅读全文)

石覺:中原會戰憶往——兼述奸匪毀謗我部國軍伎倆

中原會戰 ㈠社會背景 民國卅一年年初,我的部隊由豫南移往臨汝訓練,當時我任集團軍八十五軍副軍長兼第四師師長。此時第卅一集團軍以第四師、一一○師兩個優秀的師,及配備卅六門七六二野砲的一個砲兵團,編成一突擊縱隊,準備攻堅之用,我擔任縱隊司令,並主持集團軍幹部與部隊訓練。 卅一年五月,第一戰區副長官兼總司令湯將軍命我接任十三軍軍長,並將第四師編入十三軍。他… (阅读全文)

石覺口述:南口會戰前後作戰經歷雜述

從民國廿二年至廿六年之四、五年間,國家財政金融穩定,經濟建設突飛猛進,國軍編裝訓練漸獲增強,民心士氣空前振奮,自甲午以來所孕育之雪恥精神,此時已高達頂點。蔣委員長西安蒙難歸來,全國軍民歡欣鼓舞,更證明舉國團結一致之民心,日本軍閥一向大力推行大陸分化侵略政策,目睹斯狀,認爲再事遷延,三五年後,已無獲逞機會,遂於廿六年七月七日發動侵華戰爭,妄圖征服我… (阅读全文)

秦德纯:七七芦沟桥事变经过

一、七七事變前日本侵略的陰謀 日本軍閥於民國廿六年七月七日夜,藉口日軍在蘆溝橋附近演習之一中隊,在整隊回防時,突被駐蘆溝橋廿九軍部隊射擊,因而走失士兵一名,指被廿九軍官兵劫持進入蘆溝橋城,要求率隊入城檢查。經我方峻拒後,至翌日拂曉前日方調集其豐臺駐軍,向我蘆溝橋城進犯;我方為維護領土完整及主權獨立遂奮起應戰,掀起中日全面戰爭之序幕。 此一持續八年之… (阅读全文)

喬家才:七七事變回憶

五十年前(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深夜,日本的中國駐屯軍第一聯隊第三大隊第八中隊在距北平前門西三十里的盧溝橋附近演習,藉口一名士兵失踪,要進我宛平縣城搜查,向我守軍挑釁,製造「七七事變」。 九一八事變以後,日本軍閥處心積慮,加强壓迫我華北,企圖脅迫華北五省獨立,製造第二個傀儡組織。以華制華的陰謀不成,於是要達成三個月滅亡中國的迷夢,發動了盧溝橋事變。… (阅读全文)

從桂南會戰到緬印絕地行軍——第五軍抗日作戰憶往

羅友倫口述 一、第五軍部參謀處長 我進陸大研究院,本來準備當教官,但最後還是回到部隊服務,先到第五軍擔任參謀處長,時在民國二十八年十二月。 最初來調我的是張發奎,張發奎在抗戰時是第四戰區的司令長官,他打電報給陳誠,陳誠則轉電報到學校來,要我擔任第四戰區的作戰參謀處長。這個職務是很高的,因爲下面有軍團、兵團,然後下面才有師、團……,隔了好幾層,所以職務範… (阅读全文)

马鸿逵:宁夏抗战与武功会议的回忆

日寇進犯寧夏 蘆溝橋事變前,日軍派出很多特務人員,到定遠營及寧夏城一帶活動。我防止日本特務滲透,令公路局不賣公路車票與日人,車上亦不准搭載日人,哒咭詽h奸罪殺無赦。記得在二十四年中秋節前一天中午,我由銀川飯店出來,見有四個日本人,搭乘定遠營班車而來投宿,其時政府為積極準備抗戰,對日人在國內各地活動,盡量容忍,避免發生事端,引起糾紛。我示意隨從人員,… (阅读全文)

陆宗舆:二十一条对日交涉记[修订本]

自民二第二次革命战之后。议会自散。项城忽召舆充驻日全权公使。时年三十八。以年轻才疏辞不获。项城谓我能外圆内方。故以畀此。初到东京。为政友会山本内阁。牧野长外部。不久大隈组阁。加藤高明为外务大臣。而难题从此多矣。时为二次革命之后。项城搜捕民党甚厉。故皆逃亡于海外。而日本为多。民党重要分子。中山为之魁首。其下著名人物。遍往东京。项城初欲引渡。某国要人… (阅读全文)

陆徵祥:我经手签订二十一条痛史[修订本]

民国三年冬,第一次世界大战方在酷烈进行之际,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於是年十一月上旬,突然奉召返同东京,与日外相加藤作密议,将对我国采取激烈外交行动。日置益於返国前夕,在北京曾入见袁世凯总统辞行,并说:「总统在敝国友好甚多,可否由我代为问候?」袁总统当时欣然托他返国後代候各友好,并盼他早日返任殊。不料日置益回国一月,於十二月中旬由日本返抵北京时,竟带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