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6日 的存档信息

【不奇的奇迹篇】(四)盈亏的秘密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9 月 05 日  在荞窝劳改农场,经历了一夜由革命警惕性转化而来的虚惊后,我毫发未损地回到了糖厂(至于细胞有无损失或增生,就无从知道了)。总高约四层楼的蒸馏塔,也在不久之后运回了厂里。 这些生财器具,幸好是就近在荞窝加工生产的。不然的话,就算是分层运载,也超过了公路桥孔、隧道的限制高度。要绕开这些孔洞,往往得对一些路段作拓宽… (阅读全文)

【不奇的奇迹篇】(三)荞窝、荞窝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30 日  简陋的铁木社是‘劳释人员’安置处,有怨气随时需要发作的职工,令人们不到实在无法时,是不会选择它作就业单位的,不过它还没有达到令人谈虎色变的地步。在这个古代隶属会理州的地方,虽说历来都是流放之地,但初来乍到者对这里密集度远高于其他地方的劳改农场、劳改工矿,仍然心有余悸。从普格到宁南的路途中,就有这样一个让人心悸… (阅读全文)

【不奇的奇迹篇】(二)难忘铁木社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25 日  从山城重庆无功而返后,我领受了新任务:到铁木社督促加工一个铸铁件。 耸立在金沙江一侧的宁南县,是一个蕴藏铁矿却找不到煤的地方。外购煤从火车车皮上卸下后,再从西昌马道铁路货站用汽车送到糖厂,在崎岖山道上颠簸近200公里,仅途损就是不小的数字。省轻工设计院的工程师们想出了一个既省煤,又充分利用本身资源的两全其美好主… (阅读全文)

【不奇的奇迹篇】(一)山城初识腐败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23 日  人们常将看似办不成却又办成了的事称为奇迹。奇迹其实不奇,完全可以换一个词叫:怪事。本该由国营大厂承担的业务却承担不了,反倒让劳释人员立下了功劳。这与其叫奇迹,不如叫怪事。还有另一种怪事,也是一种奇迹,就是当下没有经过那个年代的一些人所相信的神话:计划经济时代没有贪腐。这些发生在权力机关、政府大厂里的腐败,在… (阅读全文)

【谁能代表谁篇】(八)选人民代表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17 日 在机关大院里,在宁南火辣阳光照得到的地方,再也见不着那个即将为人母的白肤美小殷了。对于一个微不足道的弱女子,小话世界和大话世界都不会有持久兴趣的。其实,不管是小话世界还是大话世界的人们,在议论和批判某个人物时,在感叹或评论他们倾刻间就从人人羡慕或权倾一时变为人人唾弃时,都无法预料自己哪一天也会突然被不当人似地收拾… (阅读全文)

【谁能代表谁篇】(七)那一个白肤美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阿木可’是彝语管家的意思,被彝族同胞转作对国家干部的称呼。而‘身价钱’则是彝家女儿在婚嫁中的分量,犹如当今女人择夫婿,要以自己的身材样貌等为尺度,去决定可接受对方的条件。彝家姑娘的身价钱与汉族婚姻中的讲求门当户对、‘钓得金龟婿’,其实都是‘比着箍箍买鸭蛋’,与情投意合是不太和谐的。但不幸的是,‘身价钱’这一称谓却成为‘买卖婚姻… (阅读全文)

【谁能代表谁篇】(六) 玩笑开大了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经过了一夜的迷迷糊糊后,我和小廖又回到了六铁乡的现实中来。 早饭后,高级社社长领着我们去察看旱情。我们沿着一条沟渠往前走去,在朝阳下闪闪烁烁的流水,怎么也觉得与干旱二字联系不上。在沟渠分岔处的一个水凼边,立着一棵我叫不上名的树。树下,一个着黑底彩色彝装的姑娘,正就着清亮的渠水,垂下长长的头发。社长叫出一个阿咪子的… (阅读全文)

【谁能代表谁篇】(五) 住进彝家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罗书记前后两次使用‘黑’的政治概念,看似不一样,其实是八九不离十的。黑五类的黑,是把部分国民逐出公民队伍,让他们任人宰割,赋予‘黑’以‘非人’的政治意义,是那个年代开除人性的阶级斗争理论。驱使‘黑五类’提供无偿劳役的罗书记,和心安理得享受无偿劳役的我们,都是那个年代那个歪理论的信奉者和执行者。 而‘黑队长’他们的黑,则是制… (阅读全文)

【谁能代表谁篇】(四)黑队长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导致老杨仕途坎坷的原因,有人说是被朋友黑了。还有人进一步深究,说是老杨不知‘远小人、近贤臣’,故有此难。更有人穷追:‘为什么我们的制度总能让小人得逞呢?’我没有顺着他们的思路去追问这种纵容小人的制度为何能持续存在,却在颜色问题上有了想法。色彩是什么时候进入社会领域,并成为人身份等级标识的,没有研究过,仅对成语大红大紫略知一… (阅读全文)

【谁能代表谁篇】(三)差别对待与浪漫的代价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8 月 李书记对来客的差别对待,其实既不是前无古人,更不是后无来者。他的差别对待,体现的还是‘为公(社)’,不是为他个人。而在我们仍然高唱为国家、为他人高调的今天,差别对待更多的则是让少数人占有更多的社会资源、获取比他人更多的好处。 在那个物资短缺的年代,最大宗的差别对待是农村人和城市人的不同权利。而城市人又有‘国家干部’和其他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