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4日 的存档信息

中南海里的炼钢运动

王凡《今古传奇·纪实版》2007年第01期 中南海里开始也炼不出钢来,后来改为像在大锅里炒菜一样炒钢,终于成功了。 毛泽东在中南海看机关干部炼钢。当时是1957年“反右”运动以后,在“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已经没一个科学家或工程师敢告诉他土高炉其实连钢的熔点都达不到。 1958年夏,一场有亿万中国人参加的“夺钢保钢”运动,在神州大地轰轰烈烈地发动起来了。一时间,一座座土高炉、… (阅读全文)

中南海孩子回忆一九六0年

送交者: 皇甫茹 小时候,记得街道上的邻居家家户户把绿萤萤的玻璃瓶放在屋顶利用阳光养小球藻当食粮。后来一直想了解些更详细的情况,今天终于发现了:原来是由《人民日报》1960年7月6日社论发起的。  ◎ 李讷:自报定量21斤  中南海里,机关干部们开始重新定量,先由个人报数,再由群众公议评定。身高体阔的毛泽东,自报粮食定量每月26斤。刘少奇报得最… (阅读全文)

荥经惨案与“暴动抢粮”救民案

–1958年的信息核实 民主制度是个信息核实体系,在专制的1958年,信息被政府垄断而堵塞了的中国遭遇了古今中外罕见的人祸–三年大饥荒.反右运动之后,整个中国被毛泽东动员起来要创造超英赶美的奇迹;竞相上报生产高指标推动着大跃进狂热超出了毛泽东的预测和控制;百姓、媒体、党和政府干部都陷入前所未见的盛世气氛之中,连自以为是全国情报中心的毛泽东也被自己所煽动起来的谎言… (阅读全文)

忆大跃进中往事一桩

杨其超 1958年秋初,县委江副书记率领太平等几个乡的党委书记(或乡长)外出考察。回来后介绍说在湖北孝感时,对全国农业劳动模范宫木生介绍他支持青年人挖坟取死人尸骨做肥料一事很受启发。还说,那里一些青年人因缺肥便去挖坟取尸骨捣碎用作肥料,但遭到家长反对。有的家长不仅骂儿女,而且不给他们吃饭。官木生知道后便去说服这些家长,劝他们不要指责青年,要解放思想,支持… (阅读全文)

一群死里逃生的上海人

依娃,出生于陕西富平,现居美国麻州。 一九六○年,因大跃进造成城市粮荒,上海五百多名「闲散人员」,被强迫移民到甘肃阿克塞哈萨克地区,饱经饥寒交迫大饥荒,仅仅半年饿死二百余人,十八岁的张方晦是幸存者。他描述了当年人间地狱的惨痛经历。 时间:2012年9月11日 地点:纽约市贝瑞吉区 依娃:方晦先生,请先介绍您的个人简历。 张方晦:好,我一九四二年出生于上海一个知… (阅读全文)

一九六一年的年夜饭

一九六零年,过“苦日子”的时候,母亲家里饿死了三口人,外公、外婆和一个舅舅。剩下三口人,十七岁的母亲和两个舅舅,一个十二岁,一个八岁。外公外婆是在快过春节的时候饿死的,为了多领粮食,外公死后,在家里停了半个多月。  六一年临近年关的一个下午,母亲在沩水河边的路上往家赶,突然听见后面的中年妇女惊喜地大叫:鱼!  母亲回头一看,一条鱼从水里跳到了… (阅读全文)

一个村饿死人的碑文和饿死者的名单

铁流:2007年9月 来稿 至今有人说,1959年1961年中国没有饿死人。说饿死人全是地、富、反,坏、右分子造谣生事,是一些仇恨社会主义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敌人,故意编造出这谎言反对毛泽东思想和诋毁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这些话的人不是无知,便是故意为他们的心中偶像开脱罪责。事实就是事实! 我是灾难的经历者和受害人。我们天府之国的四川就饿了一千二百五十万人(见原… (阅读全文)

我的姨夫是如何惨死在大饥荒中的

我从没有见过我的姨夫,因为他死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小时候我问我妈妈我为什么没有姨夫?她回答说是饿死的,我以为是在骗我。后来,我长大后才知道我妈没有骗我,我姨夫的确是饥死的,而且死得相当悲惨!   那是在1960年,我们苏南地区作为全国有名的鱼米之乡,和全国一样正面临着大饥荒的最严重的威胁!更可怕的是我们这里的干部竟不顾处于死亡威胁中的百姓,要开挖一条… (阅读全文)

“反右倾运动”和大饥饿

韦君宜 高干高知有特供,虽不够吃,比一般人自然还是高级多了。老百姓恨极了,北京市便出现了讽刺的民谣:“高级点心高级糖,高级老头上食堂。食堂没有高级饭,气得老头上医院。医院没有高级药,气得老头去上吊。上吊没有高级绳,气得老头肚子疼。” 有人说,1957年“反右倾运动”是中国建国初期上升的转折点,从此犯错误,走下坡路。我倒觉得,尽管五七年打倒的人很多,错误很大… (阅读全文)

“大跃进”的回忆

韦君宜 荒谬和冤枉并不是只发生在文艺界里。文艺界挨的骂是多一些,但真正残酷的事情并不在文艺界。工农业生产一点也不是淳朴无邪的桃花源。 “大跃进”一开始的时候,我一点不懂。 那时反右派刚完,我们这些“漏网之鱼”,对文艺界已经心惊胆战,对一切文艺工作都已心惊胆战,恨不得找个与文化文艺一概无关的地方去逃避。正好1958年春天,作协要下放干部,请了一个张家口地区涿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