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谁能代表谁篇(一)真假军人遭遇走资派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7 月  我的家乡是一个集体主义、爱国主义压倒一切的社会,个人看法、个人利益、个人主义是上不得台面的。社会成员个人,是必须由他人代表的。这些代表他人的人,先是家长、族长和县、州、省直至皇上这些手握生杀大权者,后来没有族长了,代表他人的人干脆就简化为各级书记了。从人们居住生活的地方来看,这代表权又变得复杂了:农村被城市代表,… (阅读全文)

【老夏的悲剧篇】(六)山道弯弯路漫漫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7 月 正如周九皋和崔茂成两位书记的预言,老夏没有抗命。翻过年后,他调整了水库工地上的施工人员,自己上阵带领大家猛干起来。一个受益最少的大队,却比主要受益的一些大队工程进展更快,让指挥部很是满意,老夏上了光荣榜。我为七零水库所作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草拟老夏的英雄事迹稿。 ‘团结(大队)的施工做得越好,指挥部答应的补偿,就越容易兑现… (阅读全文)

【老夏的悲剧篇】(五)上马钱、下马钱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7 月  陷入传统与现实、上命与下民矛盾中的老夏,最了解他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区委书记周九皋、公社副书记崔茂成。水库开建之时,团结大队民工连带队的,是队委都不是的顾大伯和知青的我,大队和生产队干部一个都没有露面。虽然指挥部中已有人开骂了,但老九和老崔并不担心老夏会抗命。那老夏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他到哪里去了呢? 团结二队… (阅读全文)

【老夏的悲剧篇】(四)另有神医藏深山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6 月 在罗大哥之外,脱产的赤脚医生还另有一个人选——三队贫协(贫下中农协会)组长董大叔。董大叔的外形,与罗大哥的文弱、瘦削刚好相反:个子不高,但很壮实。对他体形最贴切的描述,应当是成都话所说的‘墩犊’。我和人进中年的董大叔,曾有过一段共事的经历。 那是县区乡大队四级革委会都建起来以后,阶级斗争之风也刮到了这偏远山村。受不了羞辱的… (阅读全文)

【老夏的悲剧篇】(三)倒贴的保长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6 月 老夏注定是个矛盾人物。他虽不能像他的父辈祖辈那样成为护乡、护邻的英雄豪杰,但他却像山乡其他特别聪明、勤快的能人一样,成了一个好的庄稼把式,也成了一个能工巧匠。他的木工活、篾匠活儿,是被四邻八乡交口称赞的。同样一根扁担,经过了他的手就成为抢手货,很难保守得住。知青户曾经拥有好几根他做的扁担但没有一根能保住。拿走他加工制作… (阅读全文)

【老夏的悲剧】(二)那道山梁那条路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6 月  我们一行10多人离开水库,再往前走,就踏上了通往夏家梁子的蜿蜒山道。这是我一生中走过的无数道路中,记忆最深刻的一条。这不仅仅是因为1971年元旦,被厚厚白雪覆盖的它,留下过我的那位前赤脚医生的深深脚窝;还因为它串起了小山村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这条被密密松林所遮盖的山道,将华弹公社最高点的夏家梁子一分为二。一边是长满树木… (阅读全文)

【老夏的悲剧】(一)从那小小水库说起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6 月  老夏,深山里一个普普通通的汉子。在我们成为山民、与他在同一个生产队一起出工挣工分时,他还没有进入中年,孩子还不到上学的年龄。那时老夏还是我们生产队的队长。不久以后,山里也时兴革委会了,老夏又成了管四个生产队的大队革委会主任。“官”升了,但知青依然称呼他为“队长”。全大队的人都知道,知青口里的“队长”一定是老夏,而不是其… (阅读全文)

不怪不成加拿大14.围墙哪去了?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10 月 围墙是我父老乡亲心中的安全屏障。如果机关单位学校都没有了围墙、没有了门卫,领导和职工能安心工作吗?如果职工宿舍或居住小区没有围墙,任由各色人等自由进出,住户能安心睡觉、放心外出吗?很难设想,没有了围墙,连居委会大妈都耳熟能详、身体力行的‘防火、防盗、防特’任务能落实下去吗?加强门卫、保持围墙完好,从来都是单位领导常抓不懈… (阅读全文)

不怪不成加拿大13.人惹不起鸟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10 月 这几天有点烦。不是因为老婆孩子钞票,也不是因为家事国事天下事,只是因为那小鸟。 生活在加拿大,有许多令人头疼的事,要把小鸟烦人的事说清楚道明白,还不得不从气味说起。 这是一个提倡多元文化的国家。虽然官方语言是英语和法语,但在公开场合讲中文、讲其他语言,没有人会禁止你,即使是讲任何人都听不懂的鸟语。当然,讲鸟语也不会被戴上… (阅读全文)

不怪不成加拿大12.对承包说不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10 月 没有游行示威、没有抗议不公的声浪,没有拳脚相向,没有刀枪剑戟、汽油瓶、臭鸡蛋的参与,由不信任案触发的加拿大联邦大选,真资格地和平落幕了。选举前众说纷纭的预测,被选举后五花八门的分析所取代。预测和选举的结果大相径庭,对参与选举的政党,用得上‘几家欢乐几家愁’来概括。 大选中的输家是两个:自由党和魁人政团。高举魁北克省独立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