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5日 的存档信息

我的知青50年—插队纪事三则

张亦峥: 张亦峥 ,1950年代初期生于北京。1960年代后期赴山西、黑龙江插队。1970年代末期开始小说写作,两三年止。1980年代初期从事新闻出版工作。参与两本省刊和两本国家期刊的创刊、策划、采编及终审工作直到退休。 塬上的鱼 那时光,中条山北麓一带的山民是不吃鱼的。山脚流着一条唤作“涑水”的河里就出鱼。只是山民把鱼看作是神神,神神怎么能用来填充老农民的肚皮呢? 我… (阅读全文)

1978年高考那些事儿

张建田: 2009年问世的影片《高考1977年》是一部以恢复高考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为背景,讲述了30多年前,一群在黑龙江农场插队落户8年的知青如何立志赶考,继而改变自己命运的感人故事。影片风格激情澎湃、荡气回肠,不仅真实还原了当年知青生活的历史风貌,更通过曲折的故事情节、巧妙的人物关系设置、纯真质朴的情感表达,准确地展现了那个年代鲜明的时代特征和普通人的内心世… (阅读全文)

从天长小学到杭十一中,我的翻译家梦

袁敏: 我第一次知道巴金先生,不是从大家耳熟能详的激流三部曲《家》《春》《秋》中,记住巴金的名字,是因为一本叫《木木》的小书。 那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在杭州市天长小学上学,大约读五六年级。 有一天,很偶然地从一个同学的课桌抽屉里发现一本薄薄的小书,书名叫《木木》。泛黄的封面上,“木木”两个字很大,竖排的,右侧是一个素描笔触勾勒的大胡子外国人。下面… (阅读全文)

一个“反革命”冤案

1976年,贵州铜仁地区松桃苗族自治县牛郎区(辖今牛郎镇、大兴镇和沙坝乡),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特大冤案。该区以追查“反革命”为名,以群众运动取代公安机关,采用五十多种酷刑,破获所谓“反革命”组织36个,“反革命”组织成员1359人,涉及贵州、湖南两省4县;致死37人,另有263人被折磨致残。 事件的导火索,竟是一个地主子弟放的一个响屁。 横祸 1976年1月18日傍晚,牛郎大… (阅读全文)

1954年,怎样高效打击偷税漏税

姚白莞 兔透射: 1954年,上海知名企业中华铁工厂带头实行公私合营,经过四年改造,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造纸机械制造厂。 中华铁工厂能抓住变革时机,其前任厂长童伯型先生的政治觉悟是重要原因。但童伯型也并不是一早就觉悟高,这多亏1952年的「五反」运动中九岁外孙女的及时点醒: 「外公,你坦白了没有?」 童伯型当即彻底坦白,从此志愿成为一名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顺带… (阅读全文)

一代豪杰“傅大炮”

许纪霖: 谈到有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人们通常想到的是鲁迅、储安平、陈寅恪等等。他们似乎不是站在政府的对立面,就是与政治保持隔离的智慧。有没有一种知识分子,既坚决地拥护政府、站在政府一边,又守护其独立立场,不失其批判意识呢?想来想去,在现代中国,这样的知识分子,好像非傅斯年莫属。 傅斯年是史学大家,也是最一流的学术组织家,海峡两岸顶尖的学术机构,从中… (阅读全文)

1982年诸圣堂复堂

王翠芳: --口述者:王翠芳 笔录者:李明洁 王翠芳:上海市基督教诸圣堂堂委会主任、牧师, 生于1966年。1994年开始在诸圣堂服务。 李明洁: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民俗学研究所教授 最早的时候,美国圣公会在这里,那是1925年。教堂的椅子是从美国运过来的原松木整条做出来的,可以见证中美交流的渊源。1958年就联合了,十八个教派都被联合了。联合以后,还是圣公会的教… (阅读全文)

采访最后的梁漱溟先生

王碧蓉: 1987年秋,我刚刚调到民盟中央主办的群言杂志社做编辑记者。我接到编辑部的第一个任务是采访94高龄的梁漱溟先生,好像主编给我的理由是因为我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编辑部没有人比我更合适接受这个任务了。 我诚惶诚恐抱了一大堆先生的书来看,在王府井大街上迎面碰到了当时中央美院教师现是北京大学教授的朱青生,他自告奋勇地要与我一起拜访梁漱溟先生,我想他也… (阅读全文)

回忆我的中学教育

茅于轼: 重庆南开中学是1936年张伯苓创办的。应该说这是张伯苓的远见和运气。一年后就爆发了抗日战争,接着国民党政府把首都从南京迁到重庆,重庆很快变成了政治文化经济中心,许多党政要员和文化名人聚集于重庆。南开中学成为众望所归的一所中学。 当时许多国民党要员的子女都在南开上学。和我并排坐的一个同学就是国民党政府外交部长的外甥,但是大多数同学还是普通老百姓… (阅读全文)

奶妈

陆建德: 1954年春节过后不久,母亲要临盆了,近十五足岁的大哥宜山跑到庆春街燕子弄口叫接生婆。当天我生在建德村甲种十二号楼上朝南房间。母亲生下我以后,奶水不足,请了一位奶妈。她叫吴小球,二十七八岁,义乌人。她来我家,在木板楼梯下搭了一个铺,属于她的空间非常有限,但有一扇朝北的小窗。奶妈不说杭州话,我一直到现在都叫她“Na Mo”,想必是在我学语的时候,她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