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6日 的存档信息

周艾若口述:周扬之子忆父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 在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上,“周扬”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从上世纪三十年代起,他 便获得最高领导人的信任,成为其文艺路线的阐释者和代言人。周扬政治命运的每一步, 其实也是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历史的一个缩影。 对82岁的周艾若来说,与父亲周扬的隔膜,其实在他7岁那年的分离便注定了,这种隔 膜一直持续到父亲离世,“我从未感觉他作为一位父亲的回归… (阅读全文)

俞敏洪的逻辑他妈妈知道

1 俞敏洪昨天说了一些对女性不够友好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得不连夜道歉。 作为中国留学“教父”、前北大教师、上市公司老总,他绝对算得上是精英,可为甚“三观”还如此陈腐? 弗洛伊德说,要解剖一个男人,得从他老妈开始。 俞敏洪几乎从来不谈父亲,但凡公开场合,忆苦思甜,必深情款款地提及母亲李八妹。 冯裤子说王朔是他的“北斗星”。那么,李八妹就是俞敏洪的“太阳”,不… (阅读全文)

“平凡的世界”是如何写出来的?

路遥: 路遥,“平凡的世界”和“人生”的作者,著名作家,生于1949年12月3日,去世于1992年11月17日,享年43岁。 同作为陕西省著名作家的贾平凹在一篇纪念路遥的文章中写道:他是一个优秀的作家,他是一个气势磅礴的人,但他是夸父,倒在干渴的路上。 的确,像路遥这样以生命来写作,这样严肃对待自己所从事工作的人越来越少了,因此,路遥的去世是一种精神的逝去! 谨以此文纪念… (阅读全文)

知青述事:“青春梦魇”如何成为“青春梦想”

雷颐: “青春无悔”,是现在广泛流行的一句关于知青的概括,对绝大多数知青而言,此话根本不能成立。 只有对自己主动选择的事情,才有“悔”与“不悔”的权利;对自己根本无权选择、被迫接受的事实,也就根本没有“悔”与“不悔”的权利。 然而,在主流话语的形塑过程中,一代知青被迫接受的的事实,却变成是一代知青的主动选择。这简简单单四个字,却包含着集体记忆的形成、国家话语的… (阅读全文)

遭遇冤案的老革命

丁东: 周月林1906年生于上海,1925年加入中共,第一个丈夫张佐臣是五卅运动领导人,四一二事变牺牲。第二个丈夫梁柏台是瑞金中华苏维埃政府司法人民委员,周月林则是妇女部长。当时苏维埃政府中央主席团成员17人,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陈云等,女性仅周月林一人。红军长征,梁、周夫妻留守。1935年2月,项英见瞿秋白肺病恶化,何叔衡年近六旬,自己妻子张亮怀孕… (阅读全文)

晚清留美幼童的命运浮沉

谌旭彬:  1872年8月,第一批幼童30人从上海港乘船出发前往美国。 其后三年,1873、1874、1875每年各有一批,共120名幼童(年龄在10~16 岁间)到美国留学。 留学年限定为15年,另加2年游历以验所学,加上行前在上海预备学校肄习一年中西文,共计近20年时间。 史称“晚清幼童留美计划”。 计划最强力的推动者李鸿章曾如此表述其目的:“求洋人擅长之技,而为中国自强之图。” 尽… (阅读全文)

身体政治:中山装的诞生与流行

陈蕴茜: 服装是自人类文明出现以来重要的文化产物,它具有遮蔽风寒、保护身体、维持生命的功能。人类的服装行为受人的主体意识主导,它所体现的是人的生存状态以及人的自我意识,它具有满足自我表现与审美的功能。作为社会文化的产物,服装又具有象征性与标识性,是个人身份的标志,也是人们社会身份与等级的象征,因此,服装是一整套文化的象征系统。进一步而言,服装现象是… (阅读全文)

土改,中国传统道德崩溃的开始

陈沅森: 从1927年秋收暴动,入井冈山搞武装割据开始,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一直是沿袭“打土豪”的办法,解决军粮军饷的。他们每“解放”一个地方,便把那里的地主通通杀掉,夺取他们的财富充作军粮军饷。 1949年后,财政危机相当严重。“土改”的第二大目的是:用地主的鲜血,巩固新生的红色政权。自从“土改”将谋财害命、杀人越货,颠倒为备受赞扬的“正义事业”之后,人心涣散… (阅读全文)

陕北知青的爱情传说

陈幼民: 陈幼民,1951年生于北京。“文革”中毕业于北京第十三中学。1969年赴陕西延安地区延长县刘家河公社郭家塬大队插队。1971年底进延安汽车修理厂当工人。1973年考入西安美术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1984年调回北京,在中国工人出版社做图书编辑,后任副总编辑。2011年退休。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家生态文化工作委员会委员。从事绘画、摄影… (阅读全文)

陈丹青的回忆

回忆:艺术的美不是漂亮,漂亮不是美 --作者:陈丹青 上世纪赴欧学艺的著名官费生,先有二十年代的徐悲鸿与林风眠,继之有三十年代的吴作人与吕斯百,到了四十年代,赵无极、熊秉明、吴冠中三位先生,成为二战之后到1949年之前,民国政府派赴欧洲的最后几位艺术官费生。 2000年我初到清华美院,被领去拜访吴先生,问及此事。他说,抗战期间他考取杭州艺专,一路流亡,途中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