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 的存档信息

莫斯科印象

陈向阳:发表于 2019 年 01 月 19 日 莫斯科曾经在一些中国人心中非常神圣。后来她的光环逐步褪去。尤其现在,中国暴富起来,谁还把莫斯科放在眼里?但我们这代人心底多少总留着一点怀念,想去找寻一些当年的记忆。 苏联味道仍然浓厚 我们下了火车上大巴,没走多远就看见一座威风凛凛的建筑:超级巨大的“山”字形,中间雄伟的主楼高高拔起三四十层,然后又高耸起一根大尖柱,顶… (阅读全文)

40年前开启国门的那一刻

梁衡: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改革开放,这四个字已成了一个时代的标志,一代人永恒的记忆。 代表团在大会堂里向最高层汇报,听者无不动容,大呼“石破天惊” 现在的中国人,小学生假期出国游,都已是很平常的事了。但是不可想象,40年前中国的大部分高干都未曾踏出过国门。 “文化大革命”已使我们多年隔绝于世。“文革”结束后,1978年中央决定派人出去看看,由副总理谷牧… (阅读全文)

还我青春,纪念被迫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佳月:发表于 2019 年 01 月 09 日 1969年1月9日, 是五十年前我上山下乡的日子。那时我只有十五岁。 那是一个阴冷的冬日,飕飕寒风如刀般地刮着脸颊,天空不时飘下几朵细细的雪花。 早上,母亲一早起来,捅开火, 要为我准备早餐。我听到动静, 马上从床上跳起,对妈妈说:“妈,你不做, 让我来。我要走了, 让我再为你做顿饭。”我低着头说着最后两句话, 不让自己的声音发颤… (阅读全文)

中国是民众素质低,还是精英素质低

“中国民众素质低”的说法在中国人中有相当的市场。不少海外中国人常说,回中国去,觉得“刁民”太多,很多在西方行得通的东西到中国就行不通。我自己出国前也接受中国民众素质低的观点,并不是民主政治和言论自由的坚信者。但以我自身来美国后从对民主自由持怀疑无所谓态度到渐渐成为民主自由的坚信者的经历,我意识到人是可以逐渐转变的。人之所以为高级动物是因为人有思想,是… (阅读全文)

执政关键词点评—“代表论”

郑也夫:发表于 2019 年 01 月 19 日  2013年10月7日陈小鲁在北京八中向母校老师和领导们公开道歉。第二天我接到中青报某记者的采访电话。此举值得称道,我又是当年八中的学生,便谈了二十分钟。几天后他来信说只打算用我的三段话,请我斧正。我补上了电话采访中我最重视的那段话“我对陈小鲁道歉话语中的一个敏感的反应是:你不要说代表全体同学。你能代表打人者吗?他授… (阅读全文)

执政关键词点评–“不忘初心”

郑也夫:发表于2019年01月17日 初闻“不忘初心”,心头一惊。若是一个普通中共党员这么说,我不会上心。八千多万党员的思想必是形形色色。但是党首兼国国家主席这么说,大家都该深长思之。 我以为“不忘初心”包含两层含义。其一,当初吸引无数志士仁人走到一起的“共产主义的幽灵“,即“党的初心”。其二,你因何加入,可称为党员“个人的初心”。认识“初心”,二者不可偏废,但前者是… (阅读全文)

评价邓小平,兼谈六四教训

我一直想写一篇对邓小平的评价,因为自认为我对邓的评价在中国人(包括已经成了外籍人的中国人)里也许不算太典型,太一边倒,写出来或许能给大家提供一个独特的视角。但我又一直拖着没写,主要是觉得自己对邓的了解基本上来自国内媒介,恐怕不够全面。美国学者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出版后,我曾下决心要先读读这本书,以对邓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然后再写。可惜,我不是学… (阅读全文)

那些一味歌功颂德的“高级黑”才真可怕

周志兴:发表于 2019 年 01 月 19 日 【摘要:我们身边,有不少这样以正能量自居实际上却是起着相反作用的事例。特别是一些不分青红皂白的赞扬歌颂,看似正能量,实际上就是高级黑。再说负能量。看似负能量的提意见发牢骚,很多时候是可以纠正一些偏颇的急进的做法的,实际上是起到了正向的作用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正能量成了一个热词,不断出现在媒体上,响在我们… (阅读全文)

蒋介石与毛泽东,两个魔鬼之间的选择

 美国人常说,选政府领导人,常常只能在两个魔鬼之间选那个相对来讲更不坏的,英语就是 Choose the lesser of two evils。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选政府领导人,只有更不坏的魔鬼可选,而没有更好的人可挑呢?我说那是因为人自身的缺陷。过去中国那些被捧得如此伟大如此神奇的领袖,其实都是造出来的,不真实的。人都是有缺陷的,做普通民众,这些缺陷对社会的影响有限。随… (阅读全文)

艾滋病漫谈一一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

笑松:发表于 2019 年 01 月 19 日  当代医学面临的一个严峻挑战,是由新现病原体引起的传染性疾病。曾被称为“世纪绝症”的艾滋病就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新现传染病,它的病原体是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学界一般认为,HIV在二十世纪前半叶起源于非洲丛林中,一种野生猿猴携带的病毒通过血液进入某个猎人体内,经过一系列突变,最终演化为可以高效感染人类的新病毒,从1…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