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 的存档信息

我的妈妈,是2800块买来的越南新娘

张汤圆: 1 我的妈妈是越南人。 1992年,19岁的她被人从中越边境拐卖过来,嫁给大她12岁的爸爸。在家里,亲戚们一般叫妈妈“阿梅”,背地里,偶尔也叫她“越南梅”。 打我懂事后,因为怕勾起她想家的情绪,我从不敢多问她小时在越南的事情,偶尔谈起的,只是关于外公家的一些简单情况。 从妈妈的只言片语中,我大略拼凑出了她的少女时代: 外公是位铁匠,收入不错,家里还算宽裕,… (阅读全文)

秦城监狱:一张巨大的历史底片

袁凌: 2006年的一天,著名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前副校长谢韬重访秦城监狱。近半个世纪之前,他曾作为胡风同案犯在这里被关押。重访没能再入秦城大门,同行者试图为他在监狱大门前留影,引起执勤者千预,拍摄的照片和视频被删除。 谢韬是少有的晚年重访秦城的当事人。对于多数曾经的秦城“住户”来说,由于在视线受限的状态下到来和惶然离开,他们往往对于这座自己年栖身的监狱不… (阅读全文)

夜读《南渡北归》

即便是夏日,夜读《南渡北归》,依然让我从心里感到寒意。窗外吹进的是丝丝热风,心里涌出的却是冰冰的寒凉,没有一点温热的感觉。 《南渡北归》,讲的正是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在历史分野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的决策,及其走上不同的道路之后,各自命运的遭遇和剧变。《南渡北归》,分为《南渡》、《北归》、《离别》三部,系首部全景再现中国最后一批大师群体命运剧烈变迁的史… (阅读全文)

义和团高层的悲惨结局

魏得胜: 我们前面说过,慈禧在出逃的途中,就对军队下达了剿灭义和团的指令。义和团被灭了,那义和团的高层(被慈禧任命为义和团总指挥者,或朝中力挺义和团的大臣)怎么办?慈禧任命李鸿章等为代表,与八国联军进行谈判,外国人的条件是,义和团要灭,义和团高层也不能放过。这是件很头疼的事,但慈禧不予以果断处理,她回北京的路就难以打通。老太婆狠了狠心,终于出手了。… (阅读全文)

张春桥幽灵

王友琴:  1976年10月6日晚,毛泽东的妻子江青和张春桥等4人突然被逮捕囚禁,他们被叫做“四人帮”。当时他们占据了中国权力场排名最前6人中的4个,张春桥是第4号权力人物。之前毛泽东的死亡与“四人帮”的被逮捕,是导致文革结束最重要的两个因素。4年后的1980年底,特别法庭发起了对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的审判。张春桥被判“死刑缓期”,两年后改为无期徒刑,19… (阅读全文)

文革中的地下艺术:无名画会

王爱和: 我会交朋友,但于团体,向来漠然,习惯一个人。国中文艺圈可尊敬的团体或许不少吧,但我从未在内心轻微嘲笑过的,惟“星星”与“无名”。 无名画会的光荣,是从来不属于美术界。中国美术界不缺少画家与作品,但无名画会提醒我们,许许多多狎弄艺术的人,并不是真的艺术家。——陈丹青 一.前言 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时代中国最重要的历史事件。它引爆了在党国体制与社会两者… (阅读全文)

我父亲曾娶过一个意大利间谍

谭雄飞 谭爱梅 : 壹 一九四八年,我父亲谭展超跟随孙立人赴台训练新兵,我们家人来台后,住在屏东市青岛街的一座日式房子里。孙将军的职衔是陆军副总司令、陆军训练司令兼第四军官训练班班主任。在意大利受过骑术训练的父亲在高雄凤山营区先后担任过骑兵总队长和步兵指挥官。那时父亲的官衔是陆军少将。 我们在青岛街的童年是无忧无虑的,虽然当时台湾的大环境风雨飘摇,但也… (阅读全文)

钢琴家

沈宁: 我初中时候有个好朋友,名叫周守正,他家是天主教徒。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父母的事情,只知道他跟舅舅舅妈住一起。那个时代,我们这样家庭出身不好的人,聚在一起,绝对不会讲各自的家庭背景。周守正的舅舅过去是北京西什库教堂的钢琴师,舅妈是教堂唱诗班的歌手。后来中国大陆政府消灭宗教,他们就都失业了,只能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活命。这样家庭的孩子,天生热爱音乐… (阅读全文)

周艾若口述:周扬之子忆父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 在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上,“周扬”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从上世纪三十年代起,他 便获得最高领导人的信任,成为其文艺路线的阐释者和代言人。周扬政治命运的每一步, 其实也是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历史的一个缩影。 对82岁的周艾若来说,与父亲周扬的隔膜,其实在他7岁那年的分离便注定了,这种隔 膜一直持续到父亲离世,“我从未感觉他作为一位父亲的回归… (阅读全文)

俞敏洪的逻辑他妈妈知道

1 俞敏洪昨天说了一些对女性不够友好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得不连夜道歉。 作为中国留学“教父”、前北大教师、上市公司老总,他绝对算得上是精英,可为甚“三观”还如此陈腐? 弗洛伊德说,要解剖一个男人,得从他老妈开始。 俞敏洪几乎从来不谈父亲,但凡公开场合,忆苦思甜,必深情款款地提及母亲李八妹。 冯裤子说王朔是他的“北斗星”。那么,李八妹就是俞敏洪的“太阳”,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