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 的存档信息

1952年,中国大学生死劫

庄秋水: 1967年冬天,武汉大学化学系教授曾昭抡孤独地死于湖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病房,时年68岁。他的太太俞大絪已经在上一年的冬天自缢而死,他们两人没有子女。据说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是一位侄儿在照料他,并为他料理后事;而就在这年年初,疾病缠身的曾昭抡还被冠以“全国大右派”“曾国藩的孝子贤孙”(他是曾国藩的侄曾孙)被批斗。 多年后,同为民盟领导人的费孝通回忆往事… (阅读全文)

一封没有送出的信:老外交官凌其翰的统战往事

徐自豪: 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岛内民众要求统一的呼声日益高涨,原本属于“政治禁区”的话题可以公开讨论,讨论的范围从民间逐渐发展到国民党高层人士,从要不要统一转为讨论如何实现统一。台湾与大陆对峙的坚冰开始松动。 1980年8月,外交部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凌其翰致信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并抄送王炳南: 进入八十年代,台湾问题已成为三件大事之一。……自觉对争取台湾归回… (阅读全文)

白桦与《苦恋》风波始末

徐庆全: 白桦的电影剧本《苦恋》发表在1979年9月出版的《十月》第3期上,据此摄制的电影改名为《太阳和人》,导演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彭宁,在1980年底完成。这是一部中国人耳熟能详却没有看过的电影,介绍这部片子,还得根据文学剧本《苦恋》。 剧本写了画家凌晨光一生的遭遇。在旧中国,少年凌晨光虽家境贫寒,但很有才华,得到不少人的器重。青年时,被国民党抓壮丁,被船… (阅读全文)

魏京生:怀念我的父亲魏梓林

当你忙于一些重大事务的时候,会把生活中的一些其它事情忽略掉。直到稍有闲暇或受到某种启示,才会突然想起这些并非不重要的“其它事情”来。前几天办事遇到一个陌生人提起“父亲节”,我才想起刚刚去世的父亲,心中突然有一股酸酸的感觉,深感对不起他老人家。 我和父亲的关系从来不好,这里面有我的原因也有他的原因。我是个天生就很淘气、满脑子各种鬼主意的孩子。刚满月还不能… (阅读全文)

批判《苦恋》前后

王端阳: (摘自王端阳1979—1981年日记) 前 言 白桦的小说《苦恋》由导演彭宁拍成电影后,改名为《太阳和人》,尚未公演即遭到公开批判。关于这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我没做过专门的调查和研究,也不加评议,我只是通过我的日记把我当时所听到和看到的如实整理出来,供有兴趣的朋友参阅。这些人中有文化界的头面人物,有作家和学者,有大军区的首长,当然也有普通的老百姓,如战士… (阅读全文)

我的父亲和母亲

王东成: 父亲名王士元,字冠三,1901年生于天津市宁河县崔成庄。家里房无一间,仅有分家所得的四分坟茔地。父亲是长子,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由于家境贫寒,父亲没怎么上学,只读过几个月的“冬仨月”私塾。父亲自修中国古典文学,算得一笔好账,写得一笔好字,全靠自己“三更灯火五更鸡”地勤学苦练和博闻强记。记得我读大学的第一个寒假,父亲已经卧床不起,… (阅读全文)

刘文典教授

乔传藻: 我们观照刘文典,也是在观照中国知识分子的生存环境,观照读书人的命运。一一题引 1. 刘文典先生去世那年,我还是个中学生,在玉案山下读高一。进到大学,处于当时的环境,先生的书我没有读过。有关他的负面传闻,倒是听了满耳朵。譬如:刘文典在会泽院教室上课,身子蜷缩在藤椅里,双手抱膝,闭着眼睛,学生嫌他声气小,有人嚷了一句:“大声点!”老先生的发声反倒是… (阅读全文)

隔壁好婆

吕丁倩: 吕丁倩,江苏常熟人,出生于教育世家,曾是内蒙古下乡知青,1977年考入内蒙古师院英语系,毕业后从事高校英语教学,后赴美国读研,现在纽约定居,从事写作和翻译,美国翻译协会会员,为中美文化交流笔耕不缀。 我在学前小学二年级读书,放学回家才四点多,家里没人。母亲总是在下午到县南街上的人民医院打针。开门的钥匙就放在门外的炉灶上。我自己打开锁,那是一把… (阅读全文)

写出了《苦恋》的白桦

罗二胖: 魏传统(1908-1996),四川达州人,1933年的老红军,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秘书长兼宣传部副部长,故称为“魏部长”。 白桦,当代剧作家、诗人,原名陈佑华,河南信阳人。1947年参加中原野战军,任宣传员。后在昆明军区和总政治部创作室任创作员。1958年被划为右派,开除党籍、军籍,在上海八一电影机械厂当钳工。1961年调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任编辑、编剧,1964… (阅读全文)

活着的我不是我——叶文福访谈

问:韩庆成 答:叶文福 韩庆成: 叶文福先生,您好!祝贺您荣获《诗歌周刊》第二届“致敬诗人”。 此刻我记起35年前的1979年,您的《将军,不能这样做》在《诗刊》社全国优秀诗歌评选中,获得专家和读者的一致好评而高票当选,但正式公布结果时,这首作品却被偷梁换柱,您能否介绍一下当时的感受?今天,您又是如何看待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的文字暴行的? 叶文福: 韩庆成先生您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