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了《苦恋》的白桦

字体 -

罗二胖:
魏传统(1908-1996),四川达州人,1933年的老红军,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秘书长兼宣传部副部长,故称为“魏部长”。

白桦,当代剧作家、诗人,原名陈佑华,河南信阳人。1947年参加中原野战军,任宣传员。后在昆明军区和总政治部创作室任创作员。1958年被划为右派,开除党籍、军籍,在上海八一电影机械厂当钳工。1961年调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任编辑、编剧,1964年调武汉军区话剧团任编剧。1979年平反,恢复党籍,在武汉军区文化部工作。1985年转业到上海作家协会,任副主席。
白桦著作不少,当然最有名的是《苦恋》。电影剧本《苦恋》发表在1979年9月出版的《十月》第3期,据此摄制的电影改名为《太阳和人》,导演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彭宁,于1980年底完成。这是一部八十年代中国人耳熟能详却没有看过的电影。三十多年过去了,不妨简介下剧本的内容。
剧本写了画家凌晨光一生的遭遇。在旧中国,少年凌晨光虽家境贫寒,但很有才华,得到不少人的器重。青年时,被国民党抓壮丁,被船家女绿娘搭救,彼此相爱。后来,凌晨光因反对国民党被特务追捕,逃到国外。在美洲的某个国家,他成为著名的画家,绿娘也来到美洲,有情人终成眷属。
祖国解放后,凌晨光夫妇返回祖国。在轮船驶入祖国领海看到五星红旗之时,他们的女儿降生了,并取名为“星星”。回到祖国享受了短暂的快乐时光后,十年“文革”浩劫来临,凌晨光一家的命运堕入谷底:全家人被赶到没有窗户的昏暗斗室。在凌晨光生日那天,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女儿星星觉得在这个国家已经不能容身了,决定和男朋友到国外去。凌晨光表示反对,女儿反问父亲:“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凌晨光无法回答。此后,凌晨光被迫逃亡,成为一个靠生鱼、老鼠粮生活的荒原野人。剧终时,雪停天晴,凌晨光的生命之火已经燃尽,他用最后一点力量,在雪地里爬出“一个硕大无比的问号”。
从剧本发表的1979年9月到1981年10月,围绕这部电影持续了两年的争论,并在文坛上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引用一则《张光年日记》:“1981年2月23日,上午到周扬家开碰头会,着重谈了白桦的电影《太阳和人》修改问题,取得一致意见。但白羽、默涵咄咄逼人,碰得夏衍老头气恼不置。”这则日记可看出,当时的主管意识形态的部分领导如周扬、张光年、夏衍、陈荒煤等人,对于《苦恋》已经基本“取得一致意见”,即不枪毙影片,促使作者修改。林默涵和刘白羽虽同意这样的意见,但仍“咄咄逼人”。
1981年3月27日,邓小平在与解放军总政治部负责人谈话时,讲到第八个问题时,谈到了《苦恋》:“对电影文学剧本《苦恋》要批判,这是有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问题。当然,批判的时候要摆事实,讲道理,防止片面性。”以此为契机,刘白羽旗下的《解放军报》和主要由几个老军人主持的《时代的报告》开始酝酿对《苦恋》的大张旗鼓的批判文章。而周扬领导下的《文艺报》以及《新观察》、《人民日报》纷纷登场发出不同声音,更引出胡绩伟、胡乔木、胡耀邦、邓小平等多次谈话,当然,最后的结局,无外乎周扬、张光年、贺敬之等人精心组织出《论〈苦恋〉的错误倾向》一文在《文艺报》发表,而《人民日报》全文转载,白桦也以给《解放军报》和《文艺报》编辑部写信的方式,进行检讨。
据说凌晨光的原型是黄永玉,这多半是万荷堂主人自己说的吧。

转自《废纸帮》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