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7日 的存档信息

大跃进奇闻拾屑

李凯源:发表于 2019 年 09 月 15 日 公社食堂要吃猴头、燕窝、海味 “大跃进”中,中央一些领导干部到基层宣传、描绘共产主义人民公社的美好前景,以鼓励人民的奋斗热情。当时国务院一位副总理在河南省遂平县讲得最为具体,不妨抄录下来。他说公社的好处在哪里? “首先,有好的食物,而不仅仅是填饱肚子。每顿有肉、鸡、鱼、蛋,还有更精美的食物如猴头、燕窝、海味等,都是按… (阅读全文)

我,一名厌倦的北京人

樊禹辰:发表于2019年10月06日 我因我是北京人而感到厌倦。 从元代定都北京,主宰北京的先后是蒙古人、安徽人、满人。到了民国,是河南人(袁世凯)、安徽人(段祺瑞)……。1949年后是湖南人、四川人、江苏人、安徽人、陕北人,没一个北京人。我因北京人总是主宰不了自己的北京而感到厌倦。 我们眼巴巴地看着一拨儿又一波儿的大款大腕杀入北京,而我们却只能一代又一代地为他们… (阅读全文)

去了印度,才知道华裔为什么干不过印度裔

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6 日  在美国(也包括在加拿大等),印度裔相比华裔,无论是在实业界、科技界、经济界、大学还是政府等等,都全方位超越华裔,这是不争的事实,相关报道很多。为此,我想我和很多人都会有共同的问题: 印度裔为什么在北美比我们混得好?我们海外华人有句口头禅:祖国强大华人才能更好,这是事实吗?如果是这样,那大家都公认中国比印度发展得好,… (阅读全文)

决裂之后

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7 日 1941年7月,日本不顾英美反对,强行接管了印度支那南部,控制了西贡机场。日军战机可以借此轻而易举地扫掠南洋航道和马六甲,日相近卫文磨高呼,“此乃皇国荣耀之体现。” 然后英美却对此陷入了恐慌。到了8月1日,美国突然宣布对日本实行石油禁运,9月,英美宣布断绝与日本的任何贸易,这使得日本决策层陷入震恐之中。 日本决策层的震惊是可以理解的… (阅读全文)

阶级被消灭了,天才和钢琴还留着

陈丹青: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4 日 在国中夜访朋友,楼道伸手不见五指,我盲人般趋探蹈步摸索前行,忽然,楼上,或楼上的楼上,传来叮咚琴声。 我就停住,偷听。瞳仁如猫眼,渐渐辨出昏暗中家家户户锅灶碗柜煤气罐自行车等等等等破旧庄严的轮廓。琴声断续,如牙牙学语。 在北京、上海、南京,我几度有幸与巴赫或肖邦的钢琴幽灵在浓黑楼道中相遇。据说,肖邦弹奏,他的腻友喜… (阅读全文)

贺卫方一篇没被发表的答记者问:国家和我

汉交会资讯 2014年 一、我和国 问:国家的进退,影响着个人命运,今天可能有很多人懵懵懂懂,生活其中而不自知。印象中,您是文革后全国恢复高考西南政法学院首届法学院学生,个人奋斗史和国家命运的走向相互交织。结合个人经历,请您谈谈,个人成长和国家发展有什么样的关联? 贺卫方:我的儿童时代经历着国家的灾难期,是典型的“文革少年”。那个时代,自己觉得所谓国家离自… (阅读全文)

关于祖国母亲,我被问得一脑袋黑线

爱提问爱思考的娜娜 娜娜是我侄女儿,今年上小学五年级,是个特别爱动脑筋思考问题的小姑娘。这不,国庆假日第一天,她就连珠炮似的问了我两个问题,弄得我差点没招架住。 问题1:大家都说祖国母亲,如果祖国是妈妈,那爸爸是谁呢? 不得不说,这个问题我差点没接住。总不能跟她说,祖国既是妈妈,也是爸爸,雌雄同体,不分男女…… 想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跟娜娜解释:“祖国母… (阅读全文)

我的祖国没有生日

徐崇德: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5 日 《今天是你的生日》这首著名歌曲第一句歌词是:“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无论谁演唱,一开口就唱错。因为词作者忽视了中国、新中国最基本的文化概念和法理概念,犯下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错误,不能不令人惋惜! 这因为,我的中国并不是1949年10月1日诞生的,中国一词也不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而创造的。 “中国”一词早在3060… (阅读全文)

10月1日不是我的祖国的生日

刘祖平:(北京时间2019年9月29日)      我是中国人。我生于抗战胜利那一年,1945年8月。今年74周岁。           每到国庆前后,国内各种传媒不停地高调宣传“庆祝祖国的生日”,往往还提到这一年是多少岁,比如今年是“70岁整寿”······说话的人也许体会不到,我听了多别扭——祖国怎么会比我的岁数小呢?      … (阅读全文)

悄然逝去的“吹哨”人

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7 日  2019年9月21日,20多年前艾滋血祸事件揭发人王淑平医生在美国犹他州心脏病发作去世,享年59岁。她生前是个普通的医生,研究流行病,30多岁时做了一件职责范围之内但需要勇气的事,然后为此付出了人生代价。 “吹哨”是件危险的事,因为会触动某些暗黑利益;吹哨者个人往往会因此付出代价。王淑平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没有考虑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