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被中国军队击毙的日军数目

字体 -

—–日本军人出国作战死亡的总数, 减去在太平洋战争中死亡的人数,得到的就是被中国军队消灭的人数,即:一百九十八万四千日军死在中国战场。

根据中华民国国防部保存的史料,共有二百零六位国军将领在抗战中捐躯。从如此多的高级将领牺牲在与日本军队的正面战斗中,可以推测阻击日本军队的艰难激烈程度。

根据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血祭太阳旗》一书(该书的许多资料都是从日本方面的文献直接翻译的),在华毙命的日军将领共有一百二十九名,其中大部分是被击毙的。被八路军击毙的有三个,包括阿部规秀中将。
要知道,日本当时是世界一流军事强国,装备的精良,训练的有素,远远非中国军队能够相比。但是,竟然有那么多的高级将领战死在国民政府军队手中,可见中国国民政府军队以血肉之躯抵抗之英勇,战斗之惨烈。
在抗战条件最为艰苦的1944年,仍有如下的日军将领被中国国民政府军队击毙:4月19日,陆军中将下川义忠在湖北被击毙;6月1日,陆军中将横山武彦被击毙;6月10日,日军的木村千代太中将在河南被地雷炸死;在7月21日,和尔隆基少将在长沙会战中,被飞来的炮弹炸死;7月23日,大桥彦四郎少将在湖南作战时被击毙;8月6日,志摩源吉中将战死在衡阳城下;8月20日,大西洋少将在空战中被中美联合空军击毙。
国军高级将领在抵抗日本的“一号作战”中,竟然有九位将军壮烈牺牲,他们是李家钰将军、陈绍棠将军、周鼎铭将军、王剑岳将军、王甲本将军、阚为雍将军、陈济恒将军、史蔚馥将军和吕邡蒙将军。同期在其他地方牺牲的还有吕广伟将军和张景南将军。有的将军虽然没有战死,但是仍然可歌可泣,例如衡阳保卫战就非常壮烈。在所有援军被日军击退的情形下,方先觉率领的第十军坚守了四十多天,全军绝大部分伤亡,无一退却。在日军突入衡阳城以后,国军逐街逐户进行防守时,方先觉给蒋委员长拍发了如下电报:“敌人今晨由城北突入以后,即在城内展开巷战,我军伤亡殆尽,刻再无兵可资堵击。职等誓以死报党国,勉尽军人天职,绝不负钧座平生作育之意。此电恐为最后一电,来生再见。”此战役令日本军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伤亡一万九千多人,几个将军战死,连参加此战役的日本军人都佩服方先觉等中国将士的献身精神。

关于日军在中国的伤亡人数,各种记载不一致。
何应钦在他的《八年抗战》中,记载日军在华的死伤人数是二百四十一万八千零二十八人,其中死亡四十八万三千二百零八人,受伤的是一百九十三万四千八百二十人。何应钦的数字很谨慎。
黎东方教授是现在海峡两岸都接受的著名史学家,他所用的日军在华伤亡的数字,没有用国民党的统计,也不用中共的统计,而用日本陆军部的部分统计,这就避免了政治宣传的夸大缩小的可能。关于日军死伤总数,黎东方说:“伊藤正德在他的《军阀兴亡史》中,列了七十八万九千三百七十人,作为在华日军的死伤总数。他不曾把桂黔会战和湘鄂赣会战的日军死伤人数包括进去。倘若包括进去,则在华日军死伤人数总数可能超过八十万人。”他根据日本统计的日军伤亡数字,但是只有几次具体战役,材料不够。
北京中央编译局根据日本的数字,在《血祭太阳旗》的最后有“侵华日军伤亡统计表”,从1931年开始,每一年的伤亡数字如下:
时间(年)  伤(人)   亡(人)
1931     4,800     3,000
1932     1,800     1,500
1933     2,400     2,100
1934     1,000     800
1935     2,700     1,900
1936     2,500     2,700
1937     170,000    160,000
1938     240,000    250,000
1939     88,000     57,000
1940     103,000     83000
1941     113,000     68,000
1942     76,000      27,000
1943     123,000     77,000
1944     158,000     147,000
1945     86,000      74,000
总计     1,172,200   1,055,000
将以上伤和亡的数字加起来,就是二百二十二万七千二百人。
显然,何应钦和黎东方的数字比这都太小!
中国抗日战争史丛书编辑委员会主任、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刘大年教授,他引用的数字是:一百九十八万四千日军死在中国战场。他是利用日本军人出国作战死亡的总数, 减去在太平洋战争中死亡的人数,得到的就是被中国军队消灭的人数。这个数字与上面提到的日本人的数字相差不大,也就是被中国军队击毙的日军人数实际上是两百万人。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